投资美国股市 – 价值投资者的乐园

加拿大大选左派政党气势旺 或致加元与股市下跌

据“中央社”报道,加拿大联邦大选还有3天就要举行,左派政党新民主党气势旺到无法挡。最新民调显示,新民主党全国支持率已跃升至第2,仅落后进步保守党5个百分点。

由加拿大新闻社(Canadian Press)委托哈里斯-迪塞玛民调公司(Harris-Decima)所做的民调显示,新民主党(New Democratic Party)目前全国支持率达30%,进步保守党(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Party)全国支持率为35%,自由党22%。

加拿大联邦政府一向由保守党及自由党轮流执政,新民主党只是聊备一格而已。自由党在加拿大联邦执政的时间较久,有“加拿大自然执政党”之称。所以今年大选,新民主党支持率能超过自由党,令许多专家跌破眼镜。

本届大选初起时,新民主党的支持率才不过15%,如今能增加一倍,除拜党魁林顿(Jack Layton)能言善道,雄辩滔滔之赐外,女性选民倾向支持新民主党,也是异军突起的重要原因之一。

新民主党全国支持率不但已超过自由党,并即将赶上保守党,在魁北克省更打得声称唯一代表魁北克人利益的魁北克集团(Bloc Quebecois)抬不起头来。新民主党在魁北克的支持率高达42%,魁北克集团支持率仅22% 。

新民主党在卑诗省(BritishColumbia)声势也不弱,支持率只落后保守党2个百分点,领先自由党21个百分点。

在加拿大最大的省份安大略省,自由党仍保持领先优势,支持率为34%,保守党33%,新民主党25%。

哈里斯-迪塞玛的上项民调于4月20至27日进行,共访问有效样本1011人,误差率在3.1个百分点以内。

加拿大左派政党窜起,令市场不安。加元昨天在经过一天动荡后,今天对美元贬值0.07美分,以1加元兑1.0515美元收市。外汇市场分析师警告,新民主党若执政,或成为可左右政局的反对党,将会导致加元及股市下跌。新民主党增加公司税及社会开支的政纲,令投资人却步。

相关新闻:左翼政黨崛起 加股匯市不穩

〔中央社〕加拿大左翼政黨新民主黨(New Democratic Party)突然崛起,使得加拿大股票和外匯市場出現不穩。

今天公布的民調數字顯示,新民主黨的全國支持率已升至28.1%,只落後民調一直領先的進步保守黨(Progressive Conservative Party)5.9個百分點。保守黨目前的支持率為34%,遠低於組成多數黨政府所需的40%。

由於新民主黨氣勢如虹,加幣今天在北美外匯市場上跌跌升升,最後仍以小漲0.16美分,1加元兌1.0522美元作收。多倫多股市由於黃金股拉抬,終場勉強以小跌16.53點作收,收盤指數為1萬3892.57點。

分析家指出,新民主黨聲望鵲起,令投資人不寒而慄。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外匯交易處主任恩瑞特(Shane Enright)表示,金融市場不喜歡任何形式的不穩定。這可能就是今天加幣在外匯市場上跌跌升升的原因。

加拿大是美國能源最大供應國,自然資源豐富。在剛結束的全球經濟衰退中,加拿大表現得比大多數國家都好。

保守黨籍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今天表示,新民主黨聲望竄升,使選民必須要有一個明確的選擇。選一個揮霍無度,大幅加稅的政府,還是選一個減稅,促進經濟成長,創造工作的政府。

哈珀領導的保守黨,過去5年來,都是以少數黨地位執政。在這次即將於5月2日投票的大選中,哈珀一直呼籲選民,給他一個多數黨政府。但從最近的民調來看,哈珀的夢似仍難圓。

不過,由於新民主黨及第一反對黨自由黨(Liberal Party),爭取的都是中間偏左的選民,故新民主黨的崛起,可能會分散左派選民的票源,反而使保守黨不必獲得40%的支持率,就能組成多數黨政府。

本屆大選,保守黨若仍以少數黨執政,反對黨已表示,屆時可能會組聯合政府取代。新民主黨若在反對黨中獲得的國會議席最多,組成聯合政府後,黨魁將成為總理,使加拿大出現歷史上第1位新民主黨籍總理。

投资理财:加拿大投资产品大评点

评估长线金融投资回报

金融投资在过去数年大幅波动,使投资者的信心大受影响,并调低对未来的市场期望。同时,传统和新的媒体渠道对金融市场的报道剧增,最新的经济和金融消息如雪片般飞向投资者,当中并强调种种的投资风险。

然而,除了要频密处理买卖的交易员及专业的投资经理之外,大部分投资者不应把注意力集中在近月的数据上,也不应单凭短期的预言或风险来作决定。

事实上,极大部分的投资者为其投资组合作决定时,都应着眼于中期至长期的预期回报,而真正的难处在于如何去评估未来回报。

财经分析和金融产品常会附带免责声明,声明过去的回报并非将来表现的指标。可是,如果历史没有显示作用,我们在制订退休计划时应根据什么假设来作出策划呢?本文将根据对基本经济因素的预测,并以经济理论为基础,对各项主要资产类别 (现金、债券和股票) 的收益前景进行评估,而主要结论是一个均衡分散的投资组合可于未来10年,平均每年带来5%至7%的回报。

现金回报将为3.4%

对于现金的投资回报,我们以加拿大政府3个月期国库券的平均收益率为基准。这项投资是零风险,可作为估计其他金融产品回报的基础。3个月期国库券的收益视乎加拿大央行的隔夜利率而定,因为过去记录显示两者之间一向没有多少差别。

倘若加拿大央行让其目标通胀2%维持不变,而加国于未来10年,每年有2%的经济增长趋势,经济分析显示短期利率平均应为3.25%至4%。一个常用的经济指引是泰勒定律 (Taylor Rule),当中说明中央银行应如何因应经济增长的变化来调整利率,以达致其通胀目标。泰勒定律建议隔夜利率一般是处于3.5%至4%的范围内,我们选择此范围的中间数3.75%,作为评估现金的长期基准。

然而,我们必须指出现行利率处于异常低的水平。加拿大央行将需要渐渐调高利率,未来几年间,短期利率将低于其长期平均数。接着下来的岁月里,现金的平均回报预料将接近其长期的基本水平。由于回报处于低起点,现金于未来10年将有平均为3.4%的投资回报。

债券回报将为4%

我们以DEX环球债券指数作为评估加拿大债券的基准,它包括联邦、省及市政府和企业的债券。首先是绘制一条加拿大政府债券的收益曲线,这些债券没有违约风险,但比3个月期国库券多了一个期限溢价 (为投资者提供更高回报,以作为锁定资金的补偿)。展望未来增长温和、通胀率低,加上财赤逐渐下降,退休基金及其他投资者对联邦债券的需求殷切,将令加拿大政府10年期债券的回报较现金收益高出100个基点 (即一个百分点)。因此,收益曲线 (将不同年期的固定收益投资工具的回报串连绘成) 将是向上倾斜,由现金的3.75%上扬到10年期联邦债券的4.75%。然后,我们为省、市政府和企业债券加上风险溢价,分别为20、50和95个基点。根据各类债券在DEX环球债券指数中所佔的比重,估计有5.1%的长期平均收益。

我们也要指出目前的债券收益是远低于预计的长期平均水平。当利率上升,将会导致债券出现资本亏损的情况,而亏损最大者是长期债券。若利率于未来数年间逐渐回到较为正常的水平,DEX指数于未来10年的平均每年回报将降至约4%。积极的债券交易员可透过减少长期债券的持有比重,把资本亏损减至最少。若採取保守的财务策划立场,我们会建议把回报率假设为4%。

股票回报将为7.5%

加泰证券(Questrade):交易佣金最低的加拿大本土券商(提供中文服务)

加拿大股票的基准是标普多伦多综合指数。我们以两种方法来估计长线回报,一是使用股息增长模型,二是对股票风险溢价作一估计,而这个溢价是较无风险的3个月期国库券收益高出一个幅度。

我们向股息增长模型注入关于长期经济增长 (平均为2%)、通胀 (平均为2%) 及股息率 (平均为1.9%) 的预测,此外,还假设股票收益将大致反映国内利润加上海外出口所得利润。虽然国内利润预期会以4%的年率上升,但保守估计全球收入增长转强,加上商品有强大需求,将支持加国出口利润录得7.9%的增幅 (约佔标普多伦多综合指数的50%)。我们对这个利润预测加上1.9%的股息率,将支持加拿大股票取得平均每年7.9%的回报。

关于加拿大市场的股票风险溢价,没有多少专业文献可作参考。然而,投资者预期从股市所获的回报应较投资在没有风险的3个月期国库券为高,这点无论是在加股还是美股市场均不会有很大分别。美国方面的文献显示,股票与现金相比有3%至6%的风险溢价,但最近期的估计是3%至4%。我们同样採取一个较保守的做法,以范围内的较低溢价为准,预期投资者可从股票投资取得7%至8%的回报。

因此,上述两种方法均得出类似的结果,故此在估计投资组合的回报时,我们假设股票的平均每年回报率为7.5%。

至于海外股票,美国的企业利润佔名义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一直十分稳定,而且两者应肩并肩地增长。我们又再假设股票收益将反映国内利润及海外出口所得利润,按股息增长模型来看,标准普尔500指数可有7.8%的回报率。如以股票溢价作分析基础,则预料有7%至8%的回报。这意味着美国与加拿大股票的回报率应不会有显着分别。

环球股票的基准是摩根士丹利欧澳远东指数 (MSCI EAFE Index)。我们採用股息增长模型,预料日本的经济增长微薄,欧洲的增长温和,而亚洲则有强劲增长,根据EAFE指数中所佔的投资比重,将有5%的利润 增长,这比北美洲的利润增长缓慢,但EAFE的股息率较高,有2.50%。

因此,预计长期的全球股票回报率在大体上跟标普多伦多和标准普尔500指数的相同。歷史证明了有时候某指数的表现会胜于其他指数,但这些情况一般不会持久出现。

上述分析意味着工业国家的平均股票回报是每年约7%至8%,但这个估计有几点要当心。

第一,在未来10年里,股票的估值可能会大幅波动。事实上,经济歷史给我们的启示是可能会有另一次衰退和復苏出现,导致股票的估值显着波动。我们必须强调上述预测是一段10年期间的平均回报率。

第二,这是保守的估计,没有顾及估值的相关变动;换言之,我们假设市盈率没有增加。

第三,有关预测是对各项主要基准作出的,而投资组合经理的表现会因人而异。

第四,我们只着眼于工业国家的主要基准,对于许多以行业选股的投资,其回报可能大幅异于各大指数。再者,我们没有把新兴市场的投资考虑在内。由于预期发展中国家于未来10年将有强健的经济增长,摩根士丹利新兴市场指数可取得11%至12%的年度回报率,但投资者需要小心注意,因为这样高的回报是反映投资于此等市场所要面对的更高风险和波动。

第五,我们没有考虑货币汇率的浮动对投资组合的影响。我们预期商品将有很大需求,以及除加拿大以外的工业国家在财政上备受挑战,所以假设加元将保持强势。虽然匯率会波动,但是道明经济分析部 (TD Economics) 相信平均而言,未来10年汇率波动对投资组合的影响有限。

投资组合回报将为5%至7%

最后是为部分具代表性的投资组合计算回报。附表显示3类投资组合:现金和固定收益佔大比重的收入型投资组合;股票佔大比重的增长型投资组合;以及均衡型投资组合。根据我们对现金、债券和股票表现的预测,估计不同投资组合的回报将介乎5%至7%。

主要结论是投资者不应期望投资组合能带来高单位数或低双位数回报,在投资市场上当然有些时间可见到这样的回报,去年就是例子,但市场总有疲弱的时期,把平均回报率拖低。

固定收入投资的低回报率 (尤当各地央行调高利率使债券出现资本损失) 也是另一原因解释为何投资者也需持有股票,才可令其投资组合维持较佳的表现。

上述分析对投资回报的评估,显示最有可能出现的回报率是中位的单位数字,这可能会使一些投资者洩气,但在制订财务计划的时候,作出保守的期望是很重要的。在策划财务时作出错误的假设,未必会影响结果。若制订一个保守的计划,当投资组合的表现胜于预期,可为日后的退休带来财务之喜。然而,若所假设的回报过高,而没有足够的储蓄,就可导致退休生活水平下降。

IPO之前人人网调低关键指标新增用户数

中国的社交网络公司人人公司(Renren Inc.,简称:人人)在招股说明书中修正了用户数量这一关键指标。此举凸显了中国高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统计数据的不透明。此次人人公司计划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募集资金5.84亿美元。

人人网,也被称为“中国的facebook”。图为2009年该公司参加一个北京的展会。

在4月15日提交文件正式申请首次公开募股(IPO)时,人人说旗下网站人人网(renren.com,常被称作中国的Facebook)在一季度增加了700万单一用户,这样其每月活跃用户数达到3,100万。

此前人人网花了两年时间才增加了这么多用户。

在面临其它网站的竞争时人人网的用户数还能有这样的增幅不禁令一些分析师和投资者对数据的准确性产生了疑问。本周早些时候《华尔街日报》问及此问题时,人人的一位发言人说备案文件是准确和可靠的。

但周三该公司修改了递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备案文件,称一季度人人网只新增了500万用户,另外200万用户是去年四季度增加的。

数据的修正意味着一季度人人网用户基数的增幅从此前报道的32%降至19%。

招股说明书没有解释数据变动的原因。周四,人人的发言人以公司正处上市前的禁声期为由拒绝置评。

研究机构RedTech Advisors (China) LLC的董事总经理克伦德尼(Michael Clendenin)说,往好里说,这是一个无心的错误;往坏里讲,这会给投资者留下一种印象,即该公司并不可靠。

对人人网用户数据的质疑也凸显了中国互联网数据的统计之谜。北京的一位跟踪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投资者毕晓普(Bill Bishop)说,由于该公司的估值很高,缺乏可靠的数据就显得非常惹眼。毕晓普说:精明的投资者是不会相信这些数字的,也就是把它们当做显示大方向的参考指标而已。

最近一批中国互联网企业都在准备进行IPO。尽管有报道说过去两个季度人人公司的收入出现下滑,并存在经营亏损的现象,但该公司估值仍高达44亿美元。

最近几个月,包括人人网、在线视频提供商土豆网和婚恋交友网站世纪佳缘网在内的一批中国公司纷纷申请在美国上市。在线视频公司优酷网的股价自去年12月首次公开募股以来涨了近两倍,尽管该公司尚未盈利,但市值已接近70亿美元。

中国互联网初创企业的泡沫化估值,与硅谷互联网企业的估值激增如出一辙。银行家和潜在买家正围着美国私营科技公司团团转,并赋予Facebook Inc.、 Twitter Inc. 和Groupon Inc.高估值。

中国拥有的网民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这点虽然争议不多,但对于中国究竟有多少网民各方却颇有分歧。政府研究机构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简称CNNIC)估算,截止2010年底,中国共有4.57亿网民。

根据美国研究公司comScore Inc.更保守的估计,中国仅有2.83亿网民。估算数据存在差异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二者定义用户的方式不同,CNNIC统计了6岁以上的所有用户,而comScore计算的是15岁以上的用户。

经营着中国最受欢迎的即时通讯服务QQ的腾讯说,其拥有6.477亿活跃的QQ账号,这令对中国全部网民人数最慷慨的估算数字也望尘莫及。除QQ外,腾讯还有在线游戏业务并拥有一个社交网站。

北京互联网研究公司易观国际(Analysys International)的首席执行长于扬(Edward Yu)说,QQ活跃用户实际数字更接近于这个数字的三分之一或更少,因为许多用户有多个QQ账号。他在谈到人人网时说,由于面临新浪微博的竞争,人人网的增长率“应该肯定在下降”。

腾讯发言人说,通过将活跃用户账号数字分成两组,可以估算活跃的唯一QQ用户账号数字,但无法准确衡量。她说,公司的计算标准“是业内最严格的”。

人人网创建于2005年,比Facebook晚一年。去年的收入为7,650万美元,较前年增长64%。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长陈一舟(Joseph Chen)现年41岁,是在美国接受教育的互联网创业家并且是美国公民。该公司此次上市的承销商包括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德银证券(Deutsche Bank Securities)和瑞信证券(Credit Suisse Securities)。

中国概念股在美遇信任危机 PE化身白衣骑士携手相助

4月28日消息,近期在美上市的中国概念股频遭做空者的阻击,在质疑声中已经有16家在纳斯达克或纽交所上市的中国企业被停牌。今日美国罗仕证券董事长拜伦-罗仕向新浪财经指出,中国概念股正遭遇着两极分化,PE基金介入私有化或投资可以帮助企业重新获得投资者的信心。

或掀私有化热潮

4月20日晚,又一家中国公司多元环球水务被纽交所停牌。在这之前,已经有中国高速频道、艾瑞泰克、盛大科技、盛世巨龙、纳伟仕、智能照明等十余只在美上市中国概念股被相继停牌或退市。

“最近中国企业在美股遭到停牌和质疑的挺多,一共有16家,并且集中在2、3月份,这对美国投资者信心打击非常大。”今日美国罗仕证券董事长拜伦-罗仕在出席2011ChinaVenture 中国投资年会时对新浪财经表示。

罗仕证券是一家专注解决中小市值公司融资的美国券商,自2005年来,罗仕开始将目光投向中国,帮助中小市值中国企业赴美融资。

据罗仕介绍,由于面临信任危机、估值不高、交易不活跃,使得一些美股被边缘化的中国公司开始谋求私有化,近期有六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宣布私有化。而现在仅成功了一家。

事实上,将上市公司私有化的交易相当常见。“让PE基金将公司买下来,经过一番重组和业务调整,在香港或者A股、甚至过两年后重新在美国上市,因为确实一些公司上市太早。”罗仕表示。

罗仕认为,今后一定会有更多公司跟着PE基金选择私有化,因为私有化将给投资人信心带来提升,而另一个方面,多空博弈情形也会随之变化。“许多做空基金阻击上市公司,做空报告出来,一定是大跌。而如果有一批私有化的公司成功,带动股价一定会大涨。”

PE基金介入提升信心

“如果不想做漫长而且成本不低的私有化,那么一个知名的私募投资上市公司,对投资人信心提升也比较大,而且有人用钱投票可以推动股价上升。”罗仕表示。

目前,仍在交易的中国概念股境遇也是冰火两重天。据罗仕证券研究,中国概念股出现了两极分化,一些市值较大的知名企业受到热捧,而小市值企业板块集体疲软。“12个月以来以来,市值大于10亿美元的公司,投资回报在30%左右,而那些市值在5000万-2.5亿之间的公司,回报率却为-23.5%。

对此,罗仕认为PE基金的介入可以提升美国投资者对中国概念股的信任度,而对企业也是一个提升。

“美国投资人对中国市场非常有兴趣,但是缺少信心,尤其是缺少对低市值公司的信心。信心从哪里来?一是要有名望的审计,二是有对中国非常熟悉和了解的VC\PE进场,如果这些聪明人的钱进去,那么美国的一些机构就会跟进。”罗仕表示。

他指出,一些小市值公司上市后表现不错的,通常是有好的PE基金在里面。目前有一些处于低估的中国概念股,这对来自亚洲或香港的本地PE基金是个机会,因为他们对宏观环境了解,也可以去公司进行考察。

赴美上市是否失宠?

一边美股的中国小市值公司被边缘化,一边中国又在轰轰烈烈的打造多层次的证券市场体系,推出创业板、新三板,对于不太知名的中小企业,美股仍然是融资宝地?

“我相信中国的创业板和新三板对于企业来说是多了一种选择,但是海外上市和境内上市吸引的是不同的企业,对于一些构架和盈利状况并不是特别好,但是成长性很强的企业,或者有海外扩张计划或主要依赖出口的企业,仍会选择境外上市。”罗仕表示。

罗仕证券投资银行董事总经理杨斌也对新浪财经表示,目前在中国的上市实行核准制,使众多有发展前景,有较好业绩又急需资金扩展的优良企业难以实现股市集资的愿望。据有关报导统计,中国有 3000 多家企业希望上市,但每年能够在中国上市的企业不足 100 家。由于政策限制,民营企业更难争取到上市机会。

而据罗仕证券统计,与前些年相比,赴美上市企业的平均融资规模是减少的,这意味着其业务空间越来越大。而对于一些小型企业,宁愿选择专注中小企业融资的投行帮助其上市。据悉,除了参与诺亚、晶科等知名公司上市IPO的项目,自2009年以来罗仕在全球一共完成178次融资交易,大部分是小市值公司。

“我们一般不会追很热的行业,而更希望是分散在各个领域,在美国我们关注医疗、新能源、TMT,在中国我们也在开始建立TMT团队。”罗仕表示。

如果没有证券交易所合并会怎样

北京时间4月28日,路透社网站刊登题为《如果没有证券交易所合并会出现什么状况?》的评论文章,现全文摘要如下:

如果没有证券交易所合并,很难想像会出现一种什么样的情景。新加坡交易所与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的合并交易被正式否决。一些加拿大专家认为多伦多证券交易所运营商TMX是十分重要的国家战略资产。纽约泛欧交易所的任何交易都将面临许多挑战,德国证交所或纳斯达克OMX集团同样也将面临各种挑战。

一些监管禁令或股东的抵制会使一些小的证券交易所被边缘化。作为一个相当独立证券交易所,TMX、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伦敦证券交易所的业务几乎没有超出其边界范围。然而,新加坡交易所要想在业务领域胜过香港和上海的竞争对手,仍有一段非常艰难的路需要走。现实生活中,还存在“割喉式”的竞争,特别是在股市中。与新的交易所相比,传统交易所正不断失去市场份额,这种情况已持续多年。新交易所渴望增大市场份额的迹象日趋明显。即便市场规模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两三年的营业收入加上合并所带来的成本降低,也会产生相当大的吸引力。早期合并所带来的好处已消耗殆尽,当前,成本削减规模已成为纳斯达克、洲际交易所、纽约证券交易所以及德意志证交所之间争斗的焦点。纳斯达克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鲍勃格雷菲尔德已将自己置于这个焦点位置上。他正试图通过反向操作力来使美国股市取得进一步发展。但由于没有相互协同的措施,他很难说服大家支持自己的观点。如果其做法失败了,他不仅将失去当前的工作岗位,还会导致纳斯达克被降级。

纽约证交所和德国证交所的情况相当要好一些,因为两家交易所在多个国家都拥有股票交易业务和金融衍生产品业务。纳斯达克和洲际交易所预联手竞购纽约-泛欧证券交易所,但两家交易所的管理状况以及财务状况遭到了专家们的质疑。在这场并购当中,洲际交易所或许能够全身而出,至少是不会受到大的损失和影响。因为,洲际交易所已经受益于快速增长的商品和外汇市场,其每股盈利已增长约一倍。

作者是路透Breakingviews专栏作家,文中观点都是其个人看法。

硅谷再掀网络狂潮 1999重演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创办了一家让人用手机叫车的新公司。34岁的他最近发现主动权就掌握在自己手中。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创办了一家方便用户打豪车的公司“Uber”。

好几家重要的风险投资公司都争着要投资这家名为“Uber”的新公司。卡兰尼克在Benchmark Capital的办公室介绍自己的商业计划时,曾中途暂停下来给另外三个潜在投资人打电话。他此举传递出的信息是:Benchmark公司得赶快行动。

Benchmark的合伙人比尔•格利(Bill Gurley)不愿意放过这笔生意。他对卡兰格尼说,不用跟那些人谈了,我们就在这里搞定交易。经过两天的“恋爱”,Benchmark出资近1,200万美元购买了Uber公司20%的股份,使整个公司的估值达到6,000万美元。

这只是硅谷新一轮淘金热中的一幕。这里,淘金者在激烈争夺有活力的创业公司,创业公司则是从多个资金充实的投资者当中任意挑选。这种趋势引得华尔街投行、富豪炒客和资深风投人士为达成交易而争得面红耳赤,不惜相互中伤。以强凌弱、人身攻击、争夺势力范围的现象比比皆是。

格利说,突然之间所有人都想投资硅谷;争夺一直都在上演。

全美风险投资协会(National Venture Capital Association)的数据显示,2010年风险投资从2009年的12年低点183亿美元增至218亿美元,出现三年以来的首次增加。这家协会说,2011年一季度美国风投基金募资规模超过70亿美元,较2010年一季度增长76%。

对科技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的需求也在急增。活跃型二级市场SharesPost Inc.的创始人兼总裁格雷格•布勒格(Greg Brogger)说,一年前的一个90天时段里,这个市场处理了涉及五家公司约20笔交易。而在刚刚过去的90天中,它经手的交易超过300桩,涉及公司约40家。

在二级市场如此繁荣的情况下,科技业投资者正在越来越多地延长持股期限,而不是敦促公司创始人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的方式让企业上市。

华尔街投行不想等到IPO时才挣钱,现在就已经在纷纷入场。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在1月份时适时出手,与未上市的Facebook达成投资协议,从而使后者具备了500亿美元的身价。一个月后,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 Co.)成立“数字成长基金”(Digital Growth Fund)专门用于投资高科技行业。

在部分投资者看来,这种氛围让人想起1995年Netscape公司IPO引发网络狂热、吹起科技股泡沫的时候。这个泡沫在2000年破灭,让科技行业到处都是破产和亏损。

另一些投资者认为今天的繁荣更加可持续。SV Angel是一家为科技类创业公司提供种子基金的公司,它的执行合伙人David Lee说,很多富人和公司都在资助科技行业创业家,但现在的创业家更为优秀;这些公司拥有数百万活跃用户,或者是产生了实际利润;投进去的不只是胡乱投资。

受投资者追捧等因素影响,Twitter的估值在几个月之内就达到了原来的两倍,它已经成为这一轮新兴淘金热的象征。去年12月,风投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同意将这家社交网站估价为37亿美元,随后交给它约两亿美元的资金。两个月后,摩根大通的科技基金加入,从其他股东手中购买了Twitter公司10%的股份,使其估值达到45亿美元。

钞票仍在Twitter周围游荡,但这家公司说它目前并不打算进一步融资,而且其管理层在最近也出现了一定的震荡。近几个星期的二级市场行情显示,Twitter股份的买家对整个公司的估值是77亿美元。

和银行不一样,经验丰富的硅谷投资家既可以提供资金,也可以提供建议,这样一种双重优势常常使他们能够进入公司董事会。大家都想进入董事会,往往会给信息的进一步披露、股份的进一步发行创造条件。

正在为一家新创业公司融资的Napster公司联合创始人肖恩•范宁(Shawn Fanning)说,并非所有投资者一律平等;我们也希望专长与人脉兼备、可以成为我们合作伙伴的投资者加入,让这里的长线投资者受益。

尽管投资者的兴趣主要集中在时下流行的社交网络和手机应用程序公司,但对交易的争夺也令其它特定技术市场中的公司受益。

GreenGoose是一家制造轻型传感器的公司,旗下产品可以追踪诸如锻炼和服药等各种活动。2月份的时候该公司曾申请在旧金山投资者大会上推介产品,但遭到拒绝。

创始人Brian Krejarek被安排到了远离主会场的会议中心大厅的开放式空间里,那里挤满了向路人推销产品的初创企业。

但一位大会发言人看到了可以在沃尔玛等超市销售这种传感器的前景,在最后一刻决定让Krejarek上台推介。Krejarek说,到周末时,GreenGoose就成了香饽饽,从投资者那里总计获得了50万美元的投资。

菲什巴克(Bo Fishback)带头研发了一款网购服务产品Zaarly。

此类一夜成功的故事正变得越来越常见。今年2月在洛杉矶举行的“初创企业周末”(Startup Weekend)活动上,菲什巴克(Bo Fishback)用一分钟向所有人推介了自己年轻的公司。该公司的产品是Zaarly。这是一款手机应用程序,允许用户确定所需的东西(从个人助理到遛狗人),然后程序会按照用户愿意支付的价格安排交易。

在听完公司的简要介绍后,女演员黛米•摩尔(Demi Moore)在Twitter上推介了这家公司。她的留言是“一切有价!”──这句话来自于她出演过的影片《不道德的交易》(Indecent Proposal)中的一句台词。影片讲述的是一位富翁出价100万美元与一位陌生人的妻子共度良宵的故事。48小时内,Zaarly获得了第一轮共计100万美元的种子基金。据菲什巴克介绍,蜂拥而至的投资人包括黛米•摩尔的丈夫、演员阿什顿•库彻(Ashton Kutcher)以及在线团购巨头Groupon的创始人创建的一家风险投资基金Lightbank。

投资人的慷慨也惠及了处于发展中后期的企业。传统的风险投资公司,像Andreessen Horowitz,正汇集10亿美元的资金,希望能在相对成熟的科技类企业中收购一定股份。

WeatherBill说该公司最近收到了风险投资公司送来的四份书面投资要约。该公司向那些依赖气候模拟数据保护财产的农户提供天气保险。

投资人对这家公司的兴趣很大,以致WeatherBill的创始人弗里德贝格(David Friedberg)占据了优势。弗里德贝格说,他告诉竞标者,他们的标书看上去应该激发人的参与意愿。在截止日,两位竞标者提出的投资额均让WeatherBill的估值增加了50%。

弗里德贝格最终选择了两家公司:Google Ventures和Khosla Ventures。其选择依据是:WeatherBill是一家有五年历史的公司,估值为4,200万美元。

Square公司制造的信用卡读卡器。

Square是一家非常热门的初创企业,在最近一轮2,750万美元的融资中,可供Square挑选的投资人非常丰富。联合创始人兼公司首席执行长多西(Jack Dorsey)说,每一位投资人都在问我们什么时候开始下一轮融资。多西也是Twitter的主席和创始人。

Square的估值现为2.4亿美元,Square选择了硅谷最有实力的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作为主投资人。红杉资本的合伙人伯塔(Roelof Botha,PayPal的前任高管)将加入Square的董事会。Square的主要业务是允许个人和企业在手机上使用信用卡支付业务。

在这种投资热情高涨的市场,即便那些未经美国市场检验的公司也能轻松达到数十亿美元的估值。俄罗斯DST公司计划以5,000万美元收购欧洲一家提供音乐共享服务的公司Spotify 5%的股份。Sportify的估值为10亿美元。

但不是所有人都为眼下的疯狂所动。

Twitter早期投资者梅普斯(Mike Maples)说,今年一季度我没有做成任何一笔交易,市场实在太疯狂了,简直就是重现了当年加州掘金潮。

中国海外并购热 加拿大银行未沾光

几乎加拿大提供的一切资源中国都想要,不过它的银行服务除外。

这一点很奇怪。中国渴望得到加拿大的石油、天然气、稀土金属和碳酸钾等。此外,加拿大资源还包括140万有着多种“关系”的加籍华人,他们可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推动在华业务顺利进行。而在经历了金融危机这场暴风雨之后,加拿大银行业相对来说可谓是安然无恙,从而为自己树立了可靠的声誉。

据加拿大亚太基金会(Asia Pacific Foundation of Canada)的统计,中国渴求资源的国有企业在过去一年半里,对加拿大能源和矿业产业交易已投资逾100亿美元。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今年1月宣布,计划在多伦多建立第一个海外办事处。数据提供商Dealogic透露,中国去年已完成的海外并购从金额上看,加拿大排名第二,仅次于巴西。

然而,当交易涉及到中国企业时,加拿大银行业却因缺席而颇为惹人注意。

2010年中国海外并购活动银行赚取的咨询费排名中,加拿大丰业银行(Bank of Nova Scotia)位列第九,而这是源于一笔单独的大规模交易。在这个排行榜上,下一个出现的加拿大银行是加拿大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Canada),位列第59,它为两笔总计不超过10亿美元的交易提供了咨询服务。不过今年截至目前,加拿大皇家银行的排名是第五位,原因是它为加拿大能源公司(Encana Corp.)斥资54亿美元与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PetroChina)建立天然气合资企业提供了咨询服务。
除为那些拥有中国企业希望收至囊中的资产的加拿大客户提供咨询外,鲜有证据表明,加拿大银行业已建立了中国并购活动持续咨询业务所需的企业联系。

这其中的部分原因是双方缺乏理解。香港专业咨询公司RFP Co.说,加拿大知名银行的70位高管中,只有六位有亚洲的生活经历。

中国国有企业一般喜欢中资银行或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等全球知名投行为自己提供咨询服务。驻亚洲的加拿大银行业人士表示,相关的专长,比如说拥有矿业方面的专业人员或地质学家之类的员工,对于中国国有企业来说似乎不怎么重要。

加拿大丰业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Canadian Imperial Bank of Commerce)、多伦多道明银行(Toronto-Dominion Bank)和蒙特利尔银行(Bank of Montreal)这五个加拿大银行巨头都在中国有分支机构。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些机构所做的业务更侧重于理财和保险,而其投资银行部门的业务重点一般是涉及美国企业的交易──鉴于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最近的一份报告显示,2010年86%的加拿大交易涉及的仅为加拿大和美国企业,这一点不难理解。

中国已找到了加拿大的潜力所在。普华永道表示,去年中国在加拿大的并购活动较2007年的峰值增加了392%。对于加拿大银行业来说,现在的问题是,它们能否挖掘中国企业对自己的兴趣并赚到可持续的咨询费。

比尔盖茨成加拿大国铁最大股东

蒙特利尔加拿大国家铁路局(CN)近日透露,到今年2月25日,世界第二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拥有其10.04%的股份,价值达32亿元,成为国铁最大股东。

国铁透露,盖茨自2006年成为国铁股东以来,一直通过Cascade投资公司购买其股票,目前拥有国铁4.607亿的股份,并担任比尔&梅琳达盖茨基金信托共同委托人。

周一(4月25日)多伦多证交所上午盖茨国铁股票交易价格为69.75,下降13分。国铁4.586亿股份的市场资本价值为32亿。

盖茨朋友巴菲特(Warren Buffett)通过其控股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去年年初全部收购美国国家铁路伯灵顿北方圣太菲铁路运输公司。
预计国铁周二会公布二季度财务报告,汤普逊‧路透分析师国铁调整后收益每股预计会增加88分,总计收益21亿。

港交所李小加:为内地民众投资海外做好准备

香港交易所(Hong Kong Exchanges & Clearing Ltd.)行政总裁李小加(Charles Li)说,香港交易所上市的首只人民币计价股票将为一场“巨大变化”奠定基础,那就是中国允许内地公民更自由地投资海外。

李小加(Charles Li)

李小加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独家专访时说,香港交易所官员正准备应对中国更大规模的对外投资,投资将推动香港人民币相关产品的需求。他还简要介绍了自己将构建一个衍生品业务、在中国内地客户与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之间架设起桥梁的雄心壮志。

李小加的话反映出他十分关注将香港交易所与基本尚未开发的中国内地投资者市场连接起来。李小加现年50岁,是北京人,曾是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 & Co.)银行家,从事中国西北部油井业务。自2010年1月担任香港交易所行政总裁以来,他尤其着重于把香港交易所打造成能够从人民币国际化中获益的交易所。

成果之一是汇贤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Hui Xian Real Estate Investment Trust, 简称:汇贤REIT),这是中国内地以外上市的首只人民币计价股票,本周五将在香港交易所上市交易。此次股票发行依托的是亿万富翁李嘉诚(Li Ka-shing)在北京的房地产,已经筹集了人民币104.8亿元(合16.1亿美元)。

对人民币升值的预期使香港人民币存款额增至人民币4,077亿元,较去年年初增加了五倍以上。银行家们预计香港的人民币债券发行将较2010年的人民币360亿元增长逾一倍。在汇贤REIT之后,李小加希望今年晚些时候再看到数只人民币计价股票在香港上市。

不过,李小加对人民币计价股票上市的雄心壮志却不是针对香港投资者的。他说,随着中国允许内地投资者在海外投资,他们将在我们的市场逐渐发生的巨大变化中发挥作用。

李小加说,拦住内地大规模投资者基础的那扇大门、那个大坝将开始崩塌。他还说,结果将是相对任何其他事物来说,能够给目前的全球资本市场带来更多的变化。

李小加认为,香港交易所把握内地投资者需求的关键是拥有“货币中立”的人民币产品。换句话说,这样你就去除了汇率风险的因素。银行家们说汇率风险通过现有的配额制度压低了内地投资者对海外股票的需求。

他说,随着人民币产品的日益增多,我们正与(中央)政府合作,游说有关部门,通过针对高净值个人投资者的新配额逐渐开放并允许更多的境外投资。

在这之后,他相信香港可能会希望以人民币计价的股票在上海和香港同时上市。最后,两个市场的投资者也许都能自由地交易这些股票。

他说,这是我们的美梦。他还说港交所已经“与很多其他人”讨论了这些想法。

长久以来,中国内地资本流出国门的梦想在香港一直具有独特的吸引力。2007年8月,一项允许内地投资者绕过现有壁垒直接购买香港股票的罕见计划推动香港基准股指十周内飙升近50%。后来该计划被取消,股票也随之回落。

在采访中,李小加随后谈到他有意让港交所在大宗商品和金融衍生品市场发挥更大作用,以利用内地的需求,中国内地已经在全球能源、金属和农产品市场中占据强有力地位。

他认为利率互换是有巨大潜力的市场,因为人民币的使用正日益普遍。

为达到这些目标,港交所正与内地三家商品交易所及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探讨合作方法。

李小加对港交所的改革并非都广受欢迎。今年早些时候,港交所开始允许内地中资公司使用中国的会计准则和审计员。批评人士说,这一旨在降低股票发行方审计成本的举措削弱了对投资者的保护。港交所官员为此进行辩解,他们认为中国已经提高了国内会计准则,审计员会受到中国财政部的严密监督。

“滚刀肉”美、中炒股之我见

“滚刀肉”原名周一民。由于它的作风有点像滚刀肉故而取名为滚刀肉,有点像死猪不怕开水烫,当然它一直是我的好友。

以前已经述及,“滚刀肉”数年前已经移居加国,并在移居前已经对中国当时之垃圾股ST九州以1.5元吃进了10万股并在3元左右抛出了5万股(最低价1.44元,最高价到了3元上方),而后因为退市要进行转板划转,但它已经在加国了而无法进行划转,它通过网上了解到该股转至三板后并最低跌至0.17元。

由于转板而它又在海外使它对它失去了炒作的机会,幸好余下的5万股基本上是无成本股票而总觉得无所谓?

它的体会就是这些三板股票因为没有什么成交量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可能已经失去再生的机会?因为新的重组方需要在承担债务的情况下并注入新的资产,而对于目前在主板的垃圾股大部分都可以跌至1元下方,而主板具有收集筹码之方便,显然对于三板的退市概念股如果需要转板到主板可能至少需要持续三年的赢利才可能转主板,因此这些退市概念股显然重组的机会在减少,那就是因为壳资源的消失,而重返主板也存在套现的压力,毕竟主板也有几毛钱的垃圾股。因此在重组方无法在低位区吸到足够的筹码,没有筹码的三板对于新的重组方而言显然是得不偿失的。

从目前三板的低成交量以及散户化行为更加注定这些股票的未来所具有的不确定性。从目前的趋势来看,未来的三板由于可能九州的持续跌停而进入几分钱,虽然目前九州已经三个涨停,但都十分勉强。从三板网站可以看出,平均每人每次买入平均不到1万股来说,三板的散户化是非常明显的。近期由于主板反弹、清远健北的转板概念以及退市概念股的极其超跌,吸引了短线客的介入,但从长远来看,其前景并不很乐观。

由于全流通可预见性,股票市场的显性和隐性扩容是必然的并且是超量的,对于一个在日益庞大的市场好股票未来应该会不少的?因此三板股票重组的机会由于这些退市概念股复杂的债务关系而变得比较渺盲?

当然由于股市的投机盛行,每每由于大盘创新低时这些垃圾股总是冲锋在前,向死亡的边缘冲刺,而大盘转危为安时,它们又总是迫不及待地由于极其超跌而持续的上涨,其上涨的幅度通常可能由于严重超跌而跑赢大盘,但这并不能代表本身具有长线的投资机会,仅仅是投机更加盛行而已。

滚刀肉对于中国股票的关心程度并不亚于海外股票,虽然它在加国拥有并仅凭一个帐户可以买卖全球三十多个国家的股票,包括中国的B股,但它对于垃圾股的钟爱远远甚过其它股票。

它最喜爱的是美国的OTCBB的股票,因为它是全球最活跃的股票,可能任何一个其它市场都可能无法与它相比。但在投资初期它总是全盘皆输。

以前已经述及,它的第一支股票是GWDB,由于在它看到后的第一次缩股并跌至0.0001元买入了1亿股而最终再次跌到0.0001元而全输,但在第二次缩股后它再次跌到了0.0001元并再次买入了1亿股,随后进行了第三次缩股并跌到0.0003元而它已经彻底地亏损了2万美元。

或许也人会问这个问题,它缩股后为什么还具有缩股的能力?或许问题就出在股份的置换?我们通常所说的换股,由于它总在不断的换股或置换,因此无论它怎么缩股,总有很多股票给你去缩股的。

当然,滚刀肉由于吸取过去它不断缩股的问题而避免遭到再次缩股的命运,当然总股本要小是先决条件。

由于OTCBB缩股前总是有太大的股本,缩股可能已经成为让你全输的致命问题,避免缩股可能成为你选股的先决条件。

当然事实上,缩股本身却昭示了本股票的破产,前面提及的GWDB事实上相当于两次破产已经发生才导致滚刀肉2万美元成为泡影?

但近期滚刀肉却出现了两次重大转机,在此前动用了1万美元分别在0.0001元处买进了AXAI和GFYD各5000万股,后者此前是10000股缩成了1股。

近期奇迹发生了:AXAI在第一上涨日最高冲至0.0008元,但第二个交易日很快冲至0.0018美元,而由于美国(事实上是在加国)具有提前30日下单功能,它在0.0010元全部成交5000万股,而获利5万美元。

与此同时,由于GFYD在AXAI的带动下也打开0.0001元的封单并上冲至0.0003元,滚刀肉成功地在0.0002元全部卖出。

两次机会带来了收益3万美元,每次交易费为29元,则为29*8=232元。收益应该是相当可观的?

但AXAI在两个交易日上冲至0.0018后同时快速回落至0.0006元,第三个交易日则改名为AXIG并进行了1000股缩成1股,缩股后目前最低价至0.11元,最高冲至0.24元。

而GFYD目前仍然收在0.0002元,而买单却在0.0001元,该股是10000股缩成1股,也就是从1元跌至0.0001元,时间也就3个多月。

作为OTCBB股票而言,它们在下跌过程中同样遵循一个道理,下跌到一个阶段进行反抽,而GWDB、GFYD同样在下跌过程中也有50%或翻番的行情发生,但GFYD最终从1元跌到了0。0001元,下跌幅度高达99.99%。

尤其是这些跌到0.0001元时总是放出天量出来后才会出现奇迹,奇迹的发生一年中可能也就一次,而上涨的幅度虽然很高,但持续的时间非常短暂,一二个交易日可能是最常见的现象,而它在上涨过程中却是无量上涨。

这与我国的股票正好截然相反,下跌过程中是无量的,而在天价后却会有天量的伴随发生,诱多的成份昭然若揭?

我国股票的天量后往往伴随着漫长的下跌。当然,美国的天价后往往伴随着漫长的下跌,近期我们的百度BIDU就在天价150元后在不太长的时间内持续下跌到了75元的下方,腰斩时间是异常地短暂?

可想而知,美国人炒股远比我们来得凶狠,暴炒暴跌可能是其主要特点?而这可能与它们吃肉有关?

而我们炒股却温和得多,虽然我们的大盘在2000多点并跌破1000点但却花了4年时间?而我们的垃圾股三板退市概念股,数年后仍然未到0.1元下方,其温和程度可想而知?

或许这与国情有关,毕竟炒股之钱是我们生存的一部分,并非像北美人炒得一分钱没有时还可以申请救助,并获得相当于免费的食宿?倘如某一天你成功地移居加国,你在三个月后已经无法生活,而你有一个老婆和一个孩子,你完全可以获得1000加元而可以租得一个独单,生活费也就足够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