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手起家的美国盈透证券老板,匈牙利商人、亿万富豪托马斯·彼得菲的投资传奇

文|John Hyatt

金融奇才托马斯·彼得菲(Thomas Peterffy)通过期权交易、做市和为专业交易员提供经纪服务而发家致富。现在他与我们分享了他的投资秘诀,以及他为什么在进行高风险押注时只仰赖于自己的研究。

盈透证券创始人托马斯·彼得菲。图片来源:Interactive Brokers(美国盈透证券)

托马斯·彼得菲出生于1944年,在苏联控制下的匈牙利长大。作为一个天生的生意人,他高中时就会以五倍的加价向同学出售走私的黄箭牌水果口香糖。1965年,他离开匈牙利,来到美国寻求致富之路,并入读纽约大学,但后来从该校退学,开始了建筑绘图员的职业生涯。之后他又入职了一家工程公司,并在那里磨炼了自己的电脑编程天赋。

后来他跳槽到华尔街,并且开始建立交易模型。在1977年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做市商,专注于股票期权的投资。他仅花了一个晚上设计的算法可以帮助确定购买期权的最佳价格,因此很快就赚得盆满钵满。到了1979年,已经有四位交易员为他工作,并且都运用了他设计的交易模型。进入1980年代,他又先于同行采用了新技术,从而进一步赢得了优势。

1993年,彼得菲创建了盈透证券(Interactive Brokers),向大众出售其公司的电子交易工具。2007年,他在IPO时出售了盈透证券10%的股份,获利10亿美元。在接下来15年里,随着高频交易员取代了盈透的做市操作,彼得菲把重心放在了证券经纪业务上,如今该公司为 240 多万个客户账户提供服务,包括对冲基金和交易公司。彼得菲仍然持有盈透证券75%的股份,而该公司超过330亿美元的市值使他的身家达到262亿美元,跻身美国最富有的25个人之一。与此同时,他还持有约30亿美元的投资产品和现金,以及5万6千公顷的土地,后者主要位于他 2014 年迁居的佛罗里达州。此外,彼得菲也是共和党和自由市场的重要支持者。

以下就是《福布斯》对他的专访:

福布斯:你是如何在投资领域起步的?

彼得菲:刚来美国时,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建筑绘图师,我在这份工作期间学到了如何进行电脑编程,然后我跳槽到了华尔街的一家大宗商品交易公司。他们告诉我,在进行电脑编程之前,我应该先学会商品交易,于是他们带我来到商品交易所,向我展示了大宗商品交易的过程,于是我就开始专注于研究期权交易。那时没有人知道该如何给期权估价。我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确定期权价值的公式。当我做到以后,我以为我是第一个想出这个公式的人,但其实在我之前就已经有了布莱克·斯科尔斯模型(Black-Scholes),只是我当时并不知道。

于是我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买下了一个席位,成为了期权做市商。我的业务很好,来回交易,薄利多销。然后我开始雇人,并创立了一家公司,在美国所有期权交易所都担任做市商,后来随着欧洲开设数字交易所,我们也进入了那里的市场。我们建立了一个大型的计算机系统来驱动我们的做市,每天交易成千上万的期权来赚取微薄的利润。有一天,我们决定在做市业务的基础上建立一家证券经纪公司,因为我们拥有庞大的国际网络,这家经纪公司就是后来的盈透证券。2007年,我们上市了。那时我们已经拥有了 40 亿美元的期权交易资金。后来,随着做市业务逐渐萎缩,我们发现自己被迫退出了这个市场,所以我们成为了一家纯粹的证券经纪公司,也就是今天的盈透证券。”

福布斯:在你的期权交易生涯中,你的交易策略是什么?

彼得菲:这一切都是基于我在1969年提出的公式,基本上就是对期权进行估值。它和布莱克·斯科尔斯发明的模型没有太大的不同;我创建了一个计算机程序来做这件事,然后雇佣了一些交易员,我们的工作基本上就是关于如何将公允价值提供给交易所的交易员,这是一个公开叫价系统。我们的系统还有过好几个版本。

1983年,我们发明了一台掌上电脑,这也是我的交易员在交易大厅携带的第一台手持电脑。然后,我们需要让所有交易员都知道仓位情况,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让计算机相互通信,但直到 15 年后才有办法做到这一点。因此,当时我们就在位于世贸中心的办公楼层里安装了阴极射线管——基本上也就是电脑屏幕,这样系统就能随时知道头寸的位置,从而让交易员们调整他们的出价和报价,这样每笔交易就更有可能是对冲交易和风险增加交易。

这就是我们这个系统的运作方式,而且效果非常好。在21世纪初的几年里,我们的期权交易量约占全球期权交易量的 15%到 20%,之后证券经纪业务才开始大幅增长,让做市商业务受到了影响,所以我们后来关闭了做市商的业务,变成了一家纯粹的证券经纪商,也就是我们今天的样子。

福布斯:你也投资了一些自己的钱。你的第一笔大投资是什么?

彼得菲:我的第一笔大投资是(在90年代末)做空骑士交易集团(Knight Trading Group)。他们和我们一样是做市商。我们经人介绍认识,他们带我去公司参观,那里有数百人坐在终端机前,根据他们从其他公司购买的订单进行交易。我不记得这些交易的市值了,但他们的规模非常大。我记得当时有支股票的股价约为150美元。我在那里呆了半天,我确信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操作,所以我做空了很多股票。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那支股票的价格从150美元跌到了20美元左右。于是我赚了很多钱,大约有3000万美元。

福布斯:你有没有做空其他公司的股票?

彼得菲:[有],我总是觉得适合做空的股票更容易识别:你知道它的价格很高,然后你问自己,“为什么这支股票的价格这么高?”然后你撬开它的引擎盖,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除非你真的做了大量分析,否则适合做空的股票比适合做多的股票更容易找到,因为做多需要做很多工作。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说,空头有时会遭到挤压,就像我们在“网红股”(meme stock)热潮中所看到的那样。幸运的是,我没有卷入其中(笑)。

福布斯:那你有遭遇过其他做空被挤压的时候吗?

彼得菲:上世纪70年代末,我对杜邦公司(DuPont)的一次押注让我损失惨重。当时我还只是一个小人物,拿出自己的积蓄进行投资,那是我的全部资本。有一次,我在交易大厅看到有人走进人群,试图卖出300份杜邦期权的看涨期权,当时该期权还有几天就到期了,但没人竞价。于是我以每份18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它们。这是我到当时为止做过的最大一笔交易。

当那个人走出人群后,另一个人走了进来,要求向我购买500份(期权)。我被我在5分钟内突然获得的短期收益冲昏了头脑,于是以31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他500份看涨期权。我赚了一大笔钱,但唯一的问题是我超卖了200份。那个人刚一离开,杜邦的股票就停止交易了,同时有消息传出,杜邦公司的收益惊人,因此他们要把股票一拆三。我刚才以31美元的价格超卖的200份期权,我必须以每份450美元的价格买回来,相当于总共损失了近8万美元,那可是我花了10年时间才存够的积蓄的一半。这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也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糟糕的一笔交易。

福布斯:你从那次经历中学到了什么?

彼得菲:我学会了永远不要卖出便宜的期权,而且要非常小心,以免其他人在这种情况下利用内幕信息进行交易。

福布斯:快进到2023年,你如何看待当前的市场?你今天的投资策略是什么?

彼得菲:我的大部分钱仍然投资于盈透证券。我在储蓄之外还有几亿美元,其中一部分投资于股票,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更关心的是保本,而不是利润。即使一切都变得混乱,我仍然可以在哪里投资以使资产保值?这就是我所关注的。

保护资本和自由市场经济永远是最重要的。所以如果现在展望20年后,我会说,“美国和其他司法管辖区尊重和捍卫私有制的可能性有多大?世界上还有其他地方值得投资吗?”这些概率随着不同地区发生的各种政治事件而波动。

福布斯:从私营企业的角度来看,有没有哪个国家或地区是你看好的?

彼得菲:我所关注的是社会主义下一步可能会在哪里出现,我认为美国就是其中之一。带着这个问题,我考察了新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南美,以及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地。我并不是说那些地方现在比美国好,但情况可能正在改变。美国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像一个集体主义社会。那么,资本主义还在哪里有生存的机会呢?

我基本上认为,如何投资没有什么重要的秘密,你可以从别人那里学到的东西也不多。这都是合乎逻辑的。你对事实了解得越多,知道的事实越多,你作为投资者就做得越好。多年来,我在这些行业中所学到的是,亲力亲为的工作是无可替代的。

福布斯:你对未来的投资者有什么建议吗?

彼得菲:如果我是一个刚入行的年轻人,我会说我一定会研究某个细分领域,专攻那个领域,以及那个领域的公司。那么我会涉足什么领域呢?我想我会研究能源的采购、生产和分配,以及该领域各种正在使用和将要使用的不同技术。考虑到绿色能源和传统能源的概念,以及关于减少碳排放的讨论,我会从能源领域开始我的职业生涯。我认为这将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领域,可以作为一名投资者进行专攻。

福布斯:你会推荐投资者读些什么书吗?

彼得菲: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有读过关于投资的书。就像我说的,我认为这都是逻辑使然。你必须自己做一些工作,研究简单的事实。这才是投资的要义所在。对于那些写投资类书籍的人,你必须问自己一个问题: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他们真的知道什么投资秘诀,他们也不会告诉别人。

译自https://www.forbes.com/sites/johnhyatt/2023/12/22/this-self-made-wall-street-billionaire-has-never-read-a-single-investment-book/?sh=77f96de33a08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白手起家的美国盈透证券老板,匈牙利商人、亿万富豪托马斯·彼得菲的投资传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