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砖国家证券交易所成立合作联盟

结盟比并购高效 着重自身经营

金砖国家交易所成立合作联盟

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以及南非组成的“金砖五国”(BRICS)交易所12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举行的国际证券交易所第51届周年大会上,宣布成立合作联盟,让彼此的投资者可涉足新兴交易市场。由于之前一段时间全球大型交易所并购多数失败,新兴市场国家管理层更倾向于选择不影响自身经营发展的合作结盟之路。

七家交易所共联期指产品

参与这项计划的交易所包括巴西证券期货交易所、俄罗斯MICEX(现正与RTS Exchange合并)、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香港交易所,中国于联盟成立初期的代表)及南非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另外,印度国家证券交易所及孟买证券交易所也已署函表示支持,只待若干条件完成后随即加入。据相关机构统计,这七家交易所合计的上市市场总值达9.02万亿美元,8月份的股市成交金额为4220亿美元,上市公司数目共9481家。

据该联盟称,在合作初期,参与计划的交易所会先将其基准股市指数衍生产品在各个联盟成员的市场相互挂牌买卖,其后联盟会开发追踪BRICS市场表现的创新产品。截至今年6月,BRICS交易所合占全球所有交易所上市衍生产品合约总成交量逾18%。

投资者对BRICS经济体的兴趣日浓,主要是有关地区的经济增长预计高于全球平均水平,而且每个有关国家的中产人士数目与日俱增,消费力不断上升。

展现三阶段合作蓝图

“金砖国家”交易所联合推出的行动方案很具体,投资标的、操作方法以及发展规划都有涉及,具有很强操作性。

香港交易所主席兼国际证券交易所联会主席夏佳理表示,这次的合作计划得以落实,BRICS交易所之间关系密切可说是重要因素。现在,全球投资者愈来愈有兴趣寻找可涉足发展中市场的渠道。透过此项合作计划,各成员市场的基准股市指数衍生产品将会在其他成员交易所以当地货币挂牌买卖,全球投资者要投资这些产品将比以前容易。预计有关产品可于2012年6月前正式挂牌。

股指除了是市场表现的晴雨表外,也可以是其他交易产品(包括交易所买卖基金)的基础。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行政总裁Russell Loubser表示:“联盟交易所已同意顺势在合作的第二阶段共同开发新产品,在各有关的交易所相互上市。”

这第二阶段还包括发展一些可让投资者同时涉足所有联盟成员市场的股市指数产品。巴西证券期货交易所行政总裁Edemir Pinto说:“这些产品将会相互挂牌并以当地货币交易。透过这些产品,投资者将可通过已在本土市场上市的产品参与其他新兴市场。”

俄罗斯MICEX总裁Ruben Aganbegyan表示:“除产品互挂买卖外,我们还可探索其他潜力庞大、有助促进各市场进一步发展与了解的契机。”

结盟比并购更好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文章分析道,相比并购,交易所联盟可看作是提高商业竞争力更为有效的手段,前一阵的全球范围大交易所合并计划多数失败也印证了这一点。新加坡交易所对澳洲证券交易所(ASX)的收购计划被当地政府制止,伦敦证券交易所放弃收购多伦多证券交易所运营商TMX集团;而德意志交易所并购纽约-泛欧交易所正经历监管机构漫长的反垄断调查。

并购类似于企业的拓展扩张,合作更倾向于经营好自身业务后的逐步发展。根据期货业联盟数据统计,去年亚洲期货产品交易量首次超过北美地区。新兴市场地区的业务量处于高速发展阶段,管理层人士选择了逐步拓展的道路。

夏佳理表示:“我们一直在说,合作或结盟是我们可以考虑的事情,但不必进行全面合并。”他也对大型交易所的合并提出了质疑,“如果在文化上无法交融,你怎么让语言文化各异的交易所有效地合并在一起?”

透过市盈率看美国股市

从市盈率来看,当前美国的股价被低估了37%。但若稍微改变一下市盈率的计算方式,却又发现股价被高估了25%。

市盈率是价值投资的基础。本文将指点读者看明白某些对市盈率自相矛盾的解读,从而帮助读者决定究竟是该买进还是该卖出股票。

市盈率的计算方法是是用上市公司的股价除以该公司当年的每股收益率。该指标可以衡量出投资者为这家公司所创造的价值支付了多少钱,有助于迅速了解整个股市的大致情形。

美国礼来公司被压低的股价可能预示投资机会。

9月16日,标准普尔500指数收于1216点,其成份股在过去4个日历季度的实际收益为每股83.87美元。据此计算,该指数的往绩市盈率为14.5倍。

这与历史平均水平恰相一致。根据美国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Kansas City)的一项研究,在1872年到2000年间,美国股市的平均市盈率正好是14.5倍。

依此判断,投资者可以按需适当买进,但不要太过贪婪。

另一种计算市盈率的方法是使用“营运收益”,而不是监管者定义的收益。标准普尔公司(S&P)的高级指数分析师霍华德·西尔弗布拉特(Howard Silverblatt) 说:“法律并没有规定营运收益应该怎么计算。而且,怎么计算只是一个原则问题,我关心的是上个季度那些产品帮我赚了多少钱,而不是我如何为它们融的资。”标普公司是标准普尔500指数的编制者。

以营运收益计算,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市盈率为13.4倍,而1988年以来美国股市的平均市盈率是19.1倍。不过当前的估值是不是真的很低还很难说,因为营运收益的历史记录时间太短,泡沫成分太多,因而也就不太可靠。

另外,计算市盈率还可以使用预期收益。华尔街分析师预计,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今年的营运收益将创新高,并将明年的收益预期上调了14%,因此按营运收益计算的2012年预期市盈率仅为10.9倍。不过值得怀疑的是,尽管近来各种迹象显示欧洲可能再度陷入金融危机,而美国经济复苏脚步又出现停滞,但分析师们的乐观预期却几乎没有改变。

西尔弗布拉特说:“我认为这些预期太高了。感恩节后,分析师们会重新调整模型,到时候2012年的收益预期有可能会被大幅下调。”

简单的往绩市盈率(按此指标衡量,当前股价处于正常水平)至少是基于已知的收益计算出来的,因此在判断股价是否过高时,这个指标还比较好用。但是它有一个缺陷:如果去年的收益相当高而且不可持续,那么由此得出的市盈率就会大幅偏低。

一个补救方法是利用过去多年收益的平均值。耶鲁大学的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主张使用过去10年且经过通货膨胀调整的收益数据。他计算出来的“经周期调整的市盈率”是20.8倍,而自1881年以来的市盈率平均值是16.4倍。

从席勒的计算结果来看,当前股价有些高了,这与另外一个指标显示的结果相符。根据美国政府的统计数据,当前企业的税后收益与员工工资之比已接近历史高位。根据过往的经验,这通常意味着收益将出现大幅下滑。

历史是否会重演尚不确定,因为同过去相比,如今美国企业将更多赚钱的业务放到了海外。“政府数据似乎可以看作是一个警讯,”席勒说。

这个时候必须要谨慎行事,不过也没必要从股市仓皇出逃。席勒认为,算上股息,美国股市经通货膨胀调整后长期回报率为每年4%,比10年期美国国债的收益率高出1倍。

而且,根据圣地亚哥的基金管理公司布兰帝投资伙伴公司(Brandes Investment Partners)的研究,当前价值被低估的股票与价值被高估的股票之间的差距比以往任何时期都要大。该公司研究显示,市盈率排在倒数10%的股票的价格比40年前至少便宜了20%。过去,当差距如此之大时,市盈率低的股票会在接下来5年中有强于大盘的表现。

增持低市盈率股头寸的方式之一是投资于WisdomTree盈利指数基金(Wisdom Tree Total Earnings Fund)。这只基金选股时会考量上市公司的收益,按照其标准入选的个股,市盈率都低于平均水平。另外一只直接将低市盈率和其他价值衡量标准作为选股标准的基金──Wisdom Tree大型资本成长基金(Wisdom Tree Large Cap Value Fund)也值得推荐。另外还有一只更加关注市盈率的基金:Russell低市盈率交易所交易基金(Russell Low P/E exchange-traded fund)。

就个股而言,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分析显示,至少有81家涵盖各个行业的大型美国公司的市盈率(按监管机构确定的往绩收益计算)在个位数水平。

所有这些公司股价之所以便宜都是事出有因的:投资者们对其增长前景感到担心。不过根据美银美林(Bank of America Merrill Lynch)的研究,从1989年至今,市盈率低的股票的表现明显好于市盈率高的股票。

市盈率低且分红诱人的上市公司包括美国礼来公司(Eli Lilly)、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微软(Microsoft)、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和美国阿彻丹尼尔斯米德兰公司(Archer Daniels Midland)。就算上述公司的股价没有迅速上涨,平均3.7%的收益率大概也足以让人欣慰了。

伦敦证交所和新加坡交易所联手或能如愿购LME

联合收购者经常在企业併购中构成彼此的羈绊。但伦敦证交所和新加坡交易所的组合虽然令人意外,但却看起来非常强大,使他们有可能在对伦敦金属交易所(LME)激烈的收购角逐中成为有份量的竞购方。

伦敦证交所已经著手对一家大清算所进行收购,如果单凭自己的力量,恐怕难以筹集到足够资金拿下开价10亿英镑的LME。今年稍早澳洲当局否决了新交所对澳洲证交所的收购,因此新交所可能会篤信拥有一家当地合作伙伴的价值。

LME也许在12月之前都不会向竞购者公开其财务状况,但我们不难理解為什麼已经有多达10位竞购者表示出兴趣——其中很可能包括Icap、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和德意志交易所旗下的欧洲期权与期货交易所。因为LME的成交量仍然处于纪录高位,且是全球为数不多的仍然由其会员拥有的大型交易所。

售价10亿英镑 市盈率逾百倍

传闻的10亿英镑售价也算绝对不菲,对於一家2010年净利润为940万英镑的企业而言,这预示其市盈率超过100倍。

作为一家由会员拥有的交易所,LME的费用较CME等同业更為便宜,这很可能是有意而為之。其现有股东兼客户也许乐意坐享高价售出带来的丰厚回报,并试图把更高的相关费用转嫁给他们自己的客户。当然,监管者肯定也不会袖手旁观。目前LME也在著手建立自己的清算业务,这会增加交易费和利息收入,但会对伦敦证交所要收购的LCH。Clearnet构成打击。

如果伦敦证交所成功收购LME,将有助於实现其执行长Xavier Rolet在拓展盘后服务、金融技术和衍生品业务方面的目标。伦敦证交所目前的财务状况十分稳健,截至3月31日其净负债约為未计利息、税项、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的1倍。但如果它成功购得LCH的多数股权,成交价或许為5亿欧元,其收购LME的操作空间将大大缩小。

两所携手有望让双方擦出火花

而对於新交所而言,其目前与LME在铜、铝和锌等金属期货方面的业务关系,可能使其对于金属交易机制,以及如何在亚洲拓展LME业务有更深刻的见解。伦敦证交所与新交所近来在併购方面都属时运不济,都曾被人拒绝的相似经歷兴许能让双方擦出火花,联手做成一笔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