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SEC律师:东南融通的SEC调查接近尾声

东南融通(OTC: LGFTY.PK)东南融通表示,其在8月24日收到了美国证券与交易委员会(SEC)发出的“威尔斯通知”(Wells Notice)。什么是“威尔斯通知”?收到“威尔斯通知”意味着什么?

i美股为此邮件采访了在SEC调查、RTO调查以及美国证券和公司调查方面拥有丰富经验的专家Jacob S. Frenkel律师。Frenkel认为东南融通不会继续起诉,而会与SEC达成和解,并且是在不需要承认或否认指控的前提下达成和解。Jacob S. Frenkel对此事的评论全文如下:

“威尔斯通知”通常表明SEC的调查已进入最后一个阶段。此时SEC执法部的雇员已经认定,当事人有违反美国联邦证券法的行为,需要受到民事指控。因为SEC执法部的雇员不能直接发起指控,必须由SEC委员投票决定是否进行正式指控。所以SEC执法部的雇员在向SEC申请下一步行动时,会书面通知当事人拟对其提起的指控。当事人在SEC决定正式指控之前,可以提交一份被称为“威尔斯申请”(Wells Submission)的书面或视频申请,陈述不应被指控的事实和理由。如果当事人选择提交“威尔斯申请”,SEC将会考虑其陈述的理由。是否提交“威尔斯申请”应慎重考虑。美国经验丰富的证券诉讼案辩护律师对整个“威尔斯程序(WELLS PROCESS),包括是否提交“威尔斯申请”、以及申请中应说些什么都特别谨慎。

对当事公司来说,“威尔斯通知”可能表明SEC已完成对该公司的调查,但对全部相关个人的调查并不一定结束。这意味着该公司可能与SEC就民事指控达成和解,并且是在不需要承认或否认指控的前提下达成和解。因此,随着调查的结束,该公司可以重新专心地搞好经营。

通常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当一家公司受到的SEC的调查结束后,该公司股价通常会出现反弹。如果这家公司有真正的业务和货真价实的合同,调查的结束和随后提起的民事指控可以解释这家公司在什么地方出了错。调查的结束可以消除市场的不确定性。该公司股价可以止跌回升的原因是,投资者可以更好地了解监管机构关注的问题,以及这家公司在那些方面通过了审查。这就是为什么SEC调查的结束对为公司来说是个好消息,以及公司为什么希望调查能尽快结束。

很有可能的是,即使SEC提起民事指控,它也会同时表示调查仍在进行中。这表明它正在继续调查相关的公司高管和其他它认为应对公司侵权行为发生或可能发生负责的个人。通常,一家公司的某种违法行为只会导致SEC的一次指控,所以SEC的继续调查一般并不意味着可能对该公司提起另外的指控。”

Frenkel律师是位于马里兰州波托马克(Potomac)市Shulman, Rogers, Gandal, Pordy & Ecker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也是该律所的证券交易法、白领犯罪和政府调查事务的主席。Frenkel律师曾在联邦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作为执法律师服务10年,主要负责调查反向收购中对空壳公司的股价操控。

嘉汉林业CEO在股票暂停交易令后宣布辞职

加拿大证券监管部门26日对嘉汉林业发布股票暂停交易15天令后,嘉汉林业28日宣布,其董事会主席兼CEO陈德源辞职,其他三位相关高管也已暂停工作。

综合媒体8月29日报道,嘉汉林业(Sino-Forest Corp)28日宣布,在加拿大证券监管部门责令该公司股票暂停交易后,该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陈德源(Allen Chan)已辞职,其他三位管理人员也已暂停工作,进入行政休假状态。

加拿大多伦多证券委员会(Ontario Securities Commission)26日早间宣布,责令嘉汉林业在多伦多股市的股票暂停交易15天,并要求该公司CEO陈德源、及其他四位相关管理人员辞职,并称,嘉汉林业、部分高管和工作人员显然未在股票上市申请报告中如实报告其营收、木材储量数字等数字,已具有欺诈或误导之嫌。

但多伦多证券委员会在之后不久撤销高官辞职指令,因其无权迫使上述相关人员在审查听证会前离职,预计相关听证会将在未来15天内举行。

嘉汉林业之后发布声明称,陈德源已自动辞去该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职务,William Ardell将接替陈德源,担任该公司董事会主席。陈德源未来将担任嘉汉林业元老级的名誉退休董事长职位,协助运营事宜,及与其相关的内部审查。

陈德源在声明中表示,其在多伦多证券委员会发出对该公司股票暂停交易的指令前就已提出辞职意愿。

嘉汉林业表示,其将与多伦多证券委员会合作,按要求提供相关信息与数字,并定期性提供相关信息汇总。并指出,多伦多证券委员会的股票暂停指控不会导致该公司出现未偿债务违约,其将继续评估旗下全部债务及其他契约性信贷安排。

另外,嘉汉林业也已成立独立委员会对经纪与研究公司Muddy Waters LLC 6月2日对其所提财务欺诈的指控进行内部审查,预计审查结果还需四个月才能发布。该公司未就股票暂停交易指控原因提供更多信息,并指出,伦多证券委员会对该公司股票发出暂停交易指令的起因尚未经证实,但仍具有一定严重性。

在中国概念股在北美深陷欺诈风波中,嘉汉林业所处漩涡更深,其中,Muddy Waters 6月指控嘉汉林业在提交的股票上市报告中,夸大了其在中国云南省木材储量数字,虚报价值达9亿美元,并指控该公司融资过程就是一场数十亿美元的旁氏骗局。上述指控导致嘉汉林业股价暴跌,尽管该公司坚持否认上述指控。

是否应抛售苹果股票?

来自苹果(Apple)的消息让人扼腕叹息。乔布斯(Steve Jobs)是当代最伟大的首席执行长,或许纵观历史也是如此。他将濒临破产的苹果改造成了世界最有价值的公司,至少以某些标准衡量是这样。

看起来是他的健康问题最终迫使他退出了。我们都希望他依然能恢复健康。

一路走来,苹果的竞争对手要么走向没落,要么破产,留下苹果成为科技界屹立不倒的巨人。巧合的是,在乔布斯掌权的最后几个月,我们却看到惠普(Hewlett-Packard)和诺基亚(Nokia)这样的公司表现出越来越多的吉斯通警察(译者注:Keystone Cops,指20世纪初美国无声喜剧电影中的无能警察)行为。

过去十多年,乔布斯在苹果创建了鲜有其他领导者效仿的管理模式,即便现在也很少有人效仿。

他大刀阔斧地裁减所有的亏损业务,他排除一切噪音和干扰,让公司专注于自己的优势。他一次只推一款重磅产品──iMac,接着是iPod,然后是iPhone,再后来是iPad。他确保这一切都做得很好,执行时精益求精,没有瑕疵,没有二流货色。

简单,确实很简单。干自己最擅长的,并且干好,仅此而已。

但很少有人能做到这点。和大多数人一样,每天我一半的时间都在惊诧于日常生活中看到的无能行为,另一半在琢磨一群平庸的CEO如何能保住自己的饭碗。苹果取得的成就不是没有可能。但为何没有更多的公司能做到?

如果你持有苹果股票,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在于:是该走还是该留?

苹果公司前CEO乔布斯(Steve Jobs)

我知道,现在开始对这只股票持谨慎态度为时尚早。(我曾认为苹果的竞争对手可能会足够有能力反击。显然我错了,并且他们也没有反击。他们的严重无能仍在违背我们的信念。)

目前,苹果市值为3,500亿美元,净现金价值为3,200亿美元。

是的,这样的市值很难获得高回报。传统来看,这家全球最有价值的公司一直都不是一笔好投资。

但苹果不是一只昂贵的股票。以净现金来算,其市盈率仅为11倍。按照目前处于纪录低点的利率水平,苹果有能力举债1,000亿美元并支付高额红利。或许库克(Tim Cook)上任之后会开始这么做。

与此同时,苹果也继续受益于宽松的竞争环境。我们依然在等待看到科技界的“吉斯通警察”最终会整顿自己的迹象。黑莓(BlackBerry)?诺基亚?惠普?微软(Microsoft)?

终有一天,竞争者会展开有效的反击。但这一天还很遥远。

苹果公司增长最辉煌的日子或许已经结束。随着乔布斯隐退,增长型投资者可能会惊慌失措地抛售苹果股票。

但苹果现在是一只价值股,如果股价长时间下跌,价值型投资者或许可以好好利用这一点。

巴菲特将投资美国银行

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周四表示,旗下的Berkshire Hathaway Inc. (BRKA, BRKB)可能将会执行权证、认购7亿股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 Corp., BAC)股份,此举将使得Berkshire的持股比例略高于6%。

在其控股公司宣布向美国银行投资50亿美元后不久,巴菲特接受CNBC电话采访称,他是在周三兴起就投资事宜联系美国银行首席执行长Brian Moynihan的想法的。

Berkshire将获得50,000股美国银行优先股和可认购7亿股美国银行股票的权证。这批权证的执行价为每股7.14美元,可在交易完成后的10年内全部或者部分执行。

香港证监会指控中信泰富前高管进行内幕交易

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Securities and Futures Commission, 简称:香港证监会)周四指控中信泰富有限公司(Citic Pacific Ltd. ,简称:中信泰富)前财务部副主管崔永年,指其涉嫌于2008年中信泰富发出盈利警告前,就该公司的股份进行内幕交易。

香港证监会指出,崔永年当时掌握了有关中信泰富外汇亏损的机密及股价敏感资料,并在这些信息公开前通过沽售股票而避免承受约136万港元的损失。

崔永年目前担任中国大陆房地产开发商雅居乐地产控股有限公司(Agile Property Holdings Ltd., 简称:雅居乐地产)的首席财务长。

崔永年周四否认两项内幕交易控罪。据香港证监会发布的公告显示,崔永年分别被指在2008年9月9日及9月12日沽出合共81,000股中信泰富股份。

公告补充称,中信泰富其后于2008年10月20日发出盈利警告,披露上述外汇亏损。

雅居乐地产的一位代表拒绝置评,仅表示崔永年周四没有在办公室。

中国在美上市公司亟待提高信息公开度

一些投资者认同“飞镖理论”。对那些投资在美上市中国企业的人来说,真会有那种蒙起双眼投飞镖的感觉。

中国晶圆生产商江西赛维LDK太阳能高科技有限公司(LDK Solar)的股价上周五暴跌23%,此前这家公司大幅下调了截至6月30日的季度的收入预期。一些投资者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前一个收入预期是江西赛维在那个季度刚结束时在7月份的一个投资者会议上发布的,而这家在纽约上市的公司直到现在才对该季度的收入预期做出修改。

为何选择现在宣布下调收入预期不难让人理解。就像许多通过发行美国存托凭证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一样,江西赛维的注册地是开曼群岛,因此它可以不遵守美国的许多信息披露规定。

但许多投资者依然不知道的一件事是,如果江西赛维的股价跌破6美元,将会发生什么事。该公司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一份文件称,公司首席执行长彭小峰用他手中的江西赛维股票做担保为该公司获得了贷款。其危险性在于:如果江西赛维的股价跌破“某一水平”,彭小峰将被迫拿出更多股份做贷款担保。2010年5、6月份时就发生过这种情况,当时江西赛维的股价跌破6美元,从而引发了追加保证金通知。

目前存在的一大问题是:已经将江西赛维31%的股份用作贷款担保的彭小峰是否有财力在接到通知后追加保证金。如果出现债务违约,向江西赛维放贷的机构可以没收彭小峰用作贷款担保的江西赛维股票,这就使其有可能获得对江西赛维的控制权或将手中的江西赛维股票卖出。

鉴于有价值上百亿美元的中国公司股票掌握在美国投资者手中,发行这些股票的公司往往又因在开曼群岛登记注册而得以免于遵守美国上市公司通常要遵循的那些信息披露规则,投资者可不能放松警惕。

全球股市市值到底损失了多少?

市值蒸发数万亿后仅反弹几十亿美元的场景又在股市重演了。

一名交易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外休息。

过去两周的市场动荡局势席卷了从纽约到悉尼的全球股市。总的损失很难确切说清楚。

就拿各家媒体报道的数字来说,他们对8月1日至5日这个交易周内全球股票总市值损失的估计从2.5万亿美元到逾4万亿美元不等。追踪全球市值的股票指数提供的估值区间稍微狭窄一些。

这些无疑是令人惊恐的数据,反映了许多投资者一直以来所感受到的黯淡前景。但是,捕捉全球市场瞬间市值的努力有其局限性,经济学家和投资专家称,除了反映(也许还会影响)每日的市场情绪外,不清楚这些数据的背后还有多么重大的意义。

指数供应商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MSCI)的执行董事兼欧洲研究部门主管蒂米特瑞斯·迈勒斯(Dimitris Melas)称,估算全球市值的变化只有非常有限的作用。该公司编制的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所有国家世界指数(MSCI All Country World Index)是统计此类数据的一个主要资料来源。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创立这个指数是为了给投资者和投资公司提供一个可以复制其投资组合的模板。

他说,“在每个交易日结束时,无论市场是涨是跌,对长线投资者来说,在将投资变现以前,这些都是账面收益或账面损失。”

股票在全球金融资产中大约占四分之一,但它们很容易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相对容易追踪至少是部分原因。和某些债券及其他资产不同的是,股票是公开交易的,而且交易很频繁,因此它们可以被实时定价。

全球范围内所有股票的估值大约在30万亿至55万亿美元之间,具体取决于这个估值有没有包括私人持股、政府所有的股票或者一般投资者无法获得的股票。

世界证券交易所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of Exchanges, 简称WFE)对上个月全球市值的估计为55.81万亿美元,属于估值区间的高端,但这个数字可能仍然低估了实际价值,因为它没有包括非会员交易所或场外交易的股票。

WFE副总干事彼得·克里福德(Peter Clifford)称,WFE的统计学家“对我们所采集的所有数据都存在强烈争议,”他们正在考虑采取一种涵盖面更广的统计方法。

另一个难点是数据的不完整性。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经济及金融学教授安迪·艾特克森(Andy Atkeson)称,许多全球性市场的数据保存得不是很清楚。他说,最好是用数量级而不是确切数字来估量全球市场下跌的程度。

指数供应商富时集团(FTSE Group)首席营销长乔纳森·霍顿(Jonathan Horton)说,估值数据的差异反映了如今的指数业务有多么复杂。富时集团估计8月份第一周全球市值大约损失了3.785万亿美元;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所有国家世界指数反映出来的损失为2.794万亿美元。

有些媒体对8月1日至5日这周市值损失的报道根本没有可比性,例如,英国《卫报》(the Guardian)的报道为2.5万亿美元,而彭博资讯(Bloomberg)的报道为超过4万亿美元,不知道他们采用的是什么资料来源。这两家媒体的发言人都未提供上述数据的资料来源。

艾特克森教授称,“3万亿美元是一个比较合理的大概数字。我们还能得出更确切的数字吗?也许不能了,而且考虑到市场形势发展迅速,可能也没有必要弄得更确切了。”

一些投资专家称,这些数据不一定代表经济对市场的影响。道富环球投资管理(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旗下Global Equity Beta Solutions驻波士顿的首席投资长林恩·布雷克(Lynn Blake)说,“在你做分析的那一天,这些变化确实反映了当天的市场情况。”她补充说,“这些只不过是标题数据。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被摆在那里是为了引起读者的兴趣。”

这些数据还具有一种剧烈波动的倾向,这周的交易就证明了这一点。麦肯锡(McKinsey & Co.)旗下的经济研究机构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驻哥伦比亚特区的研究主管苏珊·兰德(Susan Lund)称,与实体经济缩水几万亿美元相比,股票市值蒸发同样金额并没有那么严重,因为市场可以很快反弹。

而且市值的变化还总是取决于比较基数。与两周前相比,全球股市是急剧下挫了,但和两年半以前的低点相比却上涨了逾60%。

为麦肯锡全球研究院编纂近年度全球金融资产资料的兰德博士指出,股票的账面价值一直在稳定上升,其间伴随投资者估值的波动,这种估值是基于投资者对未来收益的预期。换句话说,这种高达万亿美元的价值波动更多地代表了投资者情绪的波动而不是基础资产价值的波动。

而且,诸如市值损失数万亿美元这种耸人听闻的数据可能刺激投资者的情绪。Mellon Capital Management驻旧金山的股票投资组合管理部门主管Karen Wong 称,市值在很大程度上与情绪有关。她认为目前市场上正在发生的很多情况都非常情绪化。

股市风险令富豪望而却步

当股市在2008年惨烈下跌时,艾伦•曼特尔(Alan Mantell)损失了大约15%的投资。

现在,这位从事房地产投资及商业顾问业务的亿万富豪把较多资金放在现金及私人企业上,较少投资于美国股市,从而使自己更好地规避股市震荡风险。

曼特尔是总部位于纽约的投资顾问公司Mantell Advisory LLC.的总裁。他说,“现在,我投资的首要原则就是做到无害,不犯大错误。投资不再是一味追求回报。对我来说,投资就是要做到真正的多样化,不那么依赖传统的股市。”

在2008年承受了巨大风险和重大损失之后,富有的投资者都成了金融界的凶事预言家,他们保守地选择现金、黄金、农地及其他具有避险作用的投资工具。这种“谨慎的投资组合”基本上使他们在最近的市场动荡中幸免于难,当时,标准普尔500指数连续四个交易日每天起落4%以上。

然而,他们的这种行为会让整个国家付出代价。市场反弹常常是在富人的投资活动和承担风险的意愿推动下出现的,一般来说,富人对经济的看法比普通投资者要乐观一些。然而,当前的调查显示,富人属于对经济抱最悲观看法的那部分人。他们不是把钱投在能够创造就业的股票或公司上,而是通过囤积现金、黄金和其他安全的资产,押注市场会继续动荡及缓慢增长。

穆迪公司(Moody’s Corp)旗下穆迪分析(Moody’s Analytics)的首席经济师马克•赞迪(Mark Zandi)说,“如果富人们选择躲避起来,那么经济就会岌岌可危。对我们的经济失去信心很快会演变成一种自我强化和自我实现的恶性循环。”

当然,并非所有的富人在投资时都谨小慎微。总部位于芝加哥的研究公司Spectrem Group发现,就在市场下挫前,有三分之一的百万富翁投资者在7月份打算增加股票的持有量。和许多资产管理公司一样,洛杉矶的Bel Air Investment Advisors在今年早些时鼓励其客户将持股量从35%增加到40%。该公司称,2011年又将是股市跑赢债市的一年。现在这种预期仍有可能实现。Bel Air的发言人没有回电就此事发表评论。

然而,从目前来看,忧心忡忡的富人们表现得就像有经验的聪明投资者。他们的谨慎行为显示了一种从2000-2010年中期开始的势不可挡的心理变化,当时的许多富人以赌博的心态在上升的股市中搏击。根据Spectrem Group的资料,2008年,拥有100万美元以上可投资资产的家庭平均损失了30%的投资,近五分之一的百万富翁损失了超过40%的投资。

现在,富人们更关心的是保持而不是增加他们的财富。总部位于纽约的亿万富豪投资俱乐部Tiger 21的创始人迈克尔•索纳菲尔德(Michael Sonnefeldt)称,目前他的会员平均持有大约14%的现金,约为2000-2010年中期的两倍。在该俱乐部会员的投资中,黄金平均占5%左右,不过有一些会员的黄金持有量超过了20%。

索纳菲尔德说,“我们的会员两三年前就未雨绸缪地封仓了,现在他们还在严阵以待。眼下省钱比挣钱容易。因此,我们的会员剔除了很多风险因素。”

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可能表现在2009和2010年较低的投资回报上。私人投资者学院(Institute for Private Investors)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拥有3000万美元以上可投资资产的投资者2010年的回报率为11.3%,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同期上涨了15%。

曾任华尔街管理人士的汤米•加拉赫(Tommy Gallagher)是一位富有的投资者。他说,去年股市上扬了,他侧重于安全的投资仅带来微薄的回报,他为此而埋怨自己。他差一点就把更多的钱投入股市了,但他抵制住了这种诱惑。

他说,“这种落差让我一整年都懊恼不已。当你参加聚会时,其他人都挣钱了,只有你没挣到任何钱,谁想成为这样的笨蛋?”

总部位于匹兹堡的资产管理公司Greycourt的董事长及创始人格里高利•柯蒂斯(Gregory Curtis)说,他和他的客户从来都不真正相信所谓的反弹行情,因为这主要是依靠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注入的大量流动性,而不是受强劲的经济基本面驱动。

他说,“我敢肯定有些富人家庭盲目轻信了贝南克(Bernanke)的话,然后引火上身。但我所知道的这样的家庭不多。”

柯蒂斯说,本周有很多客户打电话来询问消息。但他们都很镇静,基本上都是在寻找机会。他们的语气中没有2008年时的那种恐慌。

拥有大量投资的黛博拉•米德纳柯(Deborah Midanek)是一位扭亏转盈专家,原先还是一位抵押贷款专家。她说,在2008年之后,她基本上就放弃了股市。她在那场危机中没有亏损多少,这多亏了她在大宗商品市场的投资。但她说,这场危机对她和她的许多有钱朋友来说都是一个决定性时刻。现在她持有农地和房地产。她的投资组合中有超过10%的现金,她说,“这个比例对我来说已经很高了。”

她说,“在2008年之后,我意识到自己对股市完全一无所知。我想,和我一样的人都会这么说,‘谁还去关注股市?我要投资我能弄明白的东西。’”

然而,她补充说,最近股价下跌了那么多,以至于她忍不住买了一些股票。她说,“我就买了一家公司的股票。我是这家公司董事会的成员,所以我了解它。”

全球股市或将迎来新一轮波动

就在全球股市经历了属于历史上最为最动荡的一周并在为本周一的开盘做准备之际,一些国家的领导人周日期间对令人担忧的全球经济状况发出了警告。

世界银行行长佐立克(Robert Zoellick)周日在访问澳大利亚时说,我们即将进入一个新的危险区;世界各国领导人应采取强有力的长期和短期行动以恢复市场信心。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说,鉴于欧美经济的不确定性,全球经济可能出现再次衰退;欧美经济的不确定性可能拖累中国和印度等亚洲大国。

由于市场担心美国经济的实力以及欧洲不断深化的债务危机,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上周曾大幅波动。周一早盘在好于预期的GDP数据支撑下,日本股市开盘涨1.3%。

虽然美国上周的“股市交响曲”结束在了一个高音上(道指上周四和周五累计上涨5.1%),但很多市场分析师说,道指的大幅起落特别是大跌,说明金融市场在金融危机爆发三年后还远未达到稳定的程度。

这些市场分析师说,股市可能会出现更多波动,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治领导人一直无法解决沉重的债务负担和经济停滞等困扰很多发达国家的核心问题。

法国总统萨科奇(Nicolas Sarkozy)和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计划本周举行会谈,商讨欧洲问题。另外,投资者也将在本周得到有关制造业活动、住房市场、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和欧洲经济增长的数据。这些数据都有可能影响市场信心。

有些分析师把眼下的市场情况与上世纪30年代和70年代分别出现的长期市场困境进行了对比,那两个时期世界各经济体和市场花了十多年时间才恢复元气并回归常态。并非所有人都同意这个观点,但那些持怀疑态度的分析师正在提醒客户为日后出现更多市场困境做好准备。

关于股票将在短期内继续回升还是继续下跌仍存在很多争议。一些分析师上周末发布报告安慰客户说,股市过去一周的表现是其已触底的典型迹象。另外一些人则坚持认为,现在预测世界大事将如何影响股票表现还为时过早。

乐观派指出,企业最近几个财季的盈利异常强劲,只要公司收益呈继续强劲上涨之势,目前的股票价格看起来就并不高。

持怀疑态度的人则坚持认为,公司将很难维持强劲的盈利上涨态势,而这可能会影响未来的股价上涨。

股市在过去九个交易日里,共有五个交易日上涨,四个交易日下跌。资金管理者说,这让客户信心发生了动摇。

美国芝加哥哈里斯私人银行(Harris Private Bank)的首席投资长埃布林(Jack Ablin)说,在股市遭受重挫的时候他总会接到很多客户来电,最近几乎每隔一天就出现一次这种情况。埃布林说,股市暴跌当然让投资者的担忧加剧。他说,为保护客户资产,他已经采取行动,减少了哈里斯私人银行在高市场风险类股的风险敞口。

这种焦虑情绪可能不会很快烟消云散。资产管理公司BlackRock Inc.的投资策略师克斯特里奇(Russ Koesterich)说,投资者情绪将反复波动,因为整体经济环境将动荡不安。

高频交易商利用市场震荡疯狂获利

股市最近的狂野波动让很多投资者惊慌,但行业分析师和基金经理说,高频交易商从中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回报,一改几个月来回报令人失望的局面。

在全球性恐慌引发市场急剧下跌、大幅反弹然后又进一步下跌之际,一些交易员中断8月份的假期回到电脑桌旁。

投资者和华尔街交易执行经理说,交易员们不知道极度波动的行情和高企的成交量将会维持多久,但他们不希望错失机会。

Tradeworx的马诺杰•纳朗说,高利润缘于高成交量。这家公司位于新泽西州雷德班克,执行高频交易和其他类型的投资。

投资公司Telesis Capital LLC负责人纳朗(Rishi Narang)说,波动性的增加是突然的,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纳朗是一家高频交易公司的创办人,现在为高频投资者和基金经理做计算机交易策略的咨询。

他说,上周在南加州与家人团聚期间,他抽出很大一部分时间跟踪所投资基金的行情和业绩。他说,波动意味着你可以在短时间内做更多事情。

作为投资世界中的一个小圈子,高频交易员利用高性能计算机来辨别股票和外汇、大宗商品等其他证券转瞬即逝的波动,一秒钟内多次进行买进卖出的操作。

纽约市场研究公司Tabb Group估计,高频交易商这个月的股票交易量达到了平时的三倍左右。Tabb估计,他们的交易量在美国股市总成交量中的比例,已经从8月份波动行情之前几个月的53%左右,提高到65%左右。

成交量比例的提高,发生在市场交投十分活跃的时候。8月8日,在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下跌635点之际,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的复合成交量达到有记录以来的最四高水平。

Tabb公司估计,同一天高频交易商仅在美国股市就获得了约6,000万美元的创纪录利润。放在全球市场背景下,这个数字显得不是很大,但这是一天的利润,换算成一年的利润则在150亿美元左右。不过分析师和交易员说,这一天的利润可能是不可持续的。

Tabb公司估计当周其他几天的利润在4,000万美元左右到5,600万美元不等。相比之下,该公司估计2009年高频交易商从美国股市获利72亿美元,已经是有记录以来最高。Tabb原先估计,今年高频交易行业的总利润将不到50亿美元。

Tabb利用公开的交易量数据和自己对高频交易量和每股利润的研究,来形成自己的估计数字。其中考虑到了执行成本和其他费用,并以它与一系列高频交易公司的访谈作为部分依据。

高频交易公司在8月8日获得丰厚回报之时,很多没有它们那么敏捷的投资者却受到重创,其中包括一些知名对冲基金。道指当天下跌5.5%,收于10809.85点,为去年10月份以来最低。

纳朗的兄弟马诺杰•纳朗(Manoj Narang)说,高利润缘于高成交量。马诺杰负责的公司Tradeworx Inc.执行高频交易和其他类型的投资。对于这家位于新泽西州雷德班克的公司来说,8月8日是个好日子,道指反弹4%的第二天则是一个更好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