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美国股市 – 价值投资者的乐园

空头猎杀中概股 私有化退市无奈成归途

通过“借壳上市”的中国公司在美国的日子并没有他们想象般的美好。除了要面对缺少交易量的市场,它们还随时有可能成为“做空”势力的目标。

对于现在的中国概念股来说,浑水调查 (Muddy Water Research)是一个大家都不想听到的名字。在对绿诺科技、高速频道等中国公司“做空”之后,他们已经成为中国公司最恐惧的对手。

市值低下,遭遇做空,SEC介入调查,在一系列危机之后,这些“海外弃儿”们选择了用“私有化”进行退市的回归之路。

被“做空”的猎物

从绿诺科技开始到现在的中国智能照明,越来越多的美国投资者开始质疑起中国公司,在这些公司的财报里充满了虚假信息以及未披露的关联交易,更糟糕的是这还波及到整个美国资本市场中的中国公司形象。

罗仕证券也曾关注过绿诺,一个不断成长的清洁能源概念公司自然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罗仕证券曾先后派出几位分析师到公司做过尽职调查,但感觉到这家公司的工厂几乎没什么活力,很少能看到那种运输车来来往往热火朝天的景象。对此,企业的解释是它们的产品多是在客户端安装。但在它的周围,企业圈里对这个名字仍然感到陌生,当接触到其它当地企业时,它们对于这家公司的估值都感到惊讶,认为至少超出了十倍之上。

罗仕证券最终还是放弃了绿诺科技。现在回想起来,罗仕证券中国首席代表马峻仍然对于绿诺科技的上市有太多的疑惑。在过度包装之后,类似绿诺科技这样的企业纷纷选择了前往美国的OTCBB和“粉单”市场。

事实上,这已经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现象。纽交所北京首席代表杨戈介绍说,在现在的美国证券市场上,很多中国公司并不是通过PRO-IPO的途径来完成上市,而是选择了“借壳上市”。这些公司具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市值只有几千万,通过和美国一家未上市的公司合并,合并之后增发股票,再转到纳斯达克上市,上市之后因为财务问题会遭到投资者质疑,接着是被“做空”,之后SEC介入调查,股价大幅下跌,最终无人问津。

“我建议这么小的公司不要去国外上市,当时融资也就是一千多万美元,这样小的公司没有必要变成一个公众公司,它需要承担一个很高的成本。”在杨戈看来,通过引入VC/PE资金来充实企业资金,循序渐进地完成上市才是正确途径。

正是这些中小市值公司在财务上的问题给了类似“浑水”这样做空机构可乘之机。在美国,类似于浑水调查这样的做空基金还有很多。他们通常的操作手法是:先找到一些可能存在问题的企业建立空仓(美国可以手上不持有股票,从券商借股票建仓),然后写报告质疑该公司并列举出存在的问题。

“做空报告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认为估值偏高而做空,通常这种做空不影响投资人对公司的长期信心。另一种是直接认为公司是假公司,经常导致对股票致命的一击。通常继续下去会有律师诉讼,一些律师会成立公司调查小组,对公司提起诉讼,并免费邀请原告来参与官司,一旦官司打赢他们可以平分到不菲的赔偿金额,而且通常是出现庭外和解,公司花钱消灾。事实上这已经形成一个产业。”马峻介绍说。

在马峻看来,因为企业本身市值就不高,因此在上市时的财务、审计和法律程序都很不健全。一旦在美国市场出现问题,很容易被做空基金抓住把柄。

“私有化”退市成归途

在一些中概股的影响下,关于针对中国企业质疑的声音也开始在美国市场蔓延。仅在今年3月到5月间,SEC就对6家在美“借壳上市”的公司采取了一系列行动,部分公司还遭到了民事诉讼。

在这样的背景下,更多的中国企业市值遭到打压,对于他们来说,在美国市场融资变得愈发困难。加上国内创业板开启后市盈率普遍较高,很多企业开始了“私有化”退市之路。

罗仕证券的客户哈尔滨泰富电气是在美国分析师眼中能够列入“还不错”的公司。公司成立于2003年4月,并于2005年1月登陆美国OTCBB板块,2007年成功转板到纳斯达克,目前股价维持在18美元左右,市盈率为8倍。

据一位分析师介绍,在目前的直线电机市场,国内能够符合工艺要求的仅有3到4家公司,泰富电气算是这个行业的龙头企业,另一家是在A股上市的大族激光,其目前股价在20元左右,市盈率达到了38倍。

去年10月,泰富电气首席执行官杨天夫就曾表示市场对于公司估值过低的不满,认为针对中国公司的财务调查事件影响到了自身的股价。随后,公司提出了联合霸菱亚洲投资基金出资7.457亿美元收购市场流通股完成公司私有化的计划。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杨天夫持股比例为30.87%,霸菱亚洲投资基金集团打算以债权和股本的形式为此次收购提供资金。

在美国,私有化退市通常有两种:一种是公司大股东选择同行业大型企业对公司流通股进行回购,从而完成被并购。另一种是引入PE等大型机构的资金,完成对公司股票的回收和重组。

一位投资人告诉记者,企业“私有化”退市也是无奈之举。一方面,一些企业本身在赴美上市之前就没有做好市场调查;另一方面,受到中概股被“做空”的影响,一些原本还不错的企业受到牵连,股价大幅下跌,一些投机公司趁机打压公司股票来获取利润。

除了“私有化”之外,一些原本通过PRO-IPO上市的中国公司也因为市值被低估而纷纷选择回购。据投中集团数据显示,6月,已有7家中国公司宣布回购,涉及总金额达到1.52亿美元,其中网秦、博纳影业、当当及蓝汛目前上市均未满一年。

“一般来说,如果管理层认为目前公司股价被低估,宣布进行股票回购,会建立投资者对公司业绩的信心,短期内股价可能会受此影响有所反弹。”投中集团研究员冯坡介绍说。

观点交锋

正方

■美国纽约国际集团总裁Benjamin Wey :不应该认为非美国本土公司天生就声名狼藉或理所应当被怀疑,快速成长的中国公司给投资者提供了一个不小于本土成熟市场的机会,美国股民多看好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现状,希望分享中国经济的发展成果。

■共和党议员克里斯·李:中国经济正处在高速发展的阶段,其增长速度之快,为不当牟利和欺诈行为提供了滋生的土壤,一些中国公司在财务方面受到质疑,但不能以偏赅全,很多中国企业在美成功上市,并给他们的投资者带来了丰厚的收益。

■美国律师Bernita:美国资本市场反向收购监管规则相对薄弱,所以出现了这样的问题,两边都有责任,中国企业进驻美国资本市场,对美国经济的发展显然做出了贡献,“中国热”现象、中国公司在美国市场上的吸引力就证明了这一点,SEC在监管的同时,也要反思自己,而不是一味地苛责中国。

反方

□惠誉国际信用评级分析师约翰·哈顿:中国资本市场欠发达,中国企业管理需要采用更高的国际标准,中国法律存在地方腐败及系统诟病,因为中国和美国的“游戏规则”不同,几乎所有的中国公司在会计及透明度方面都存在欺诈行为。

□加利福尼亚精算分析师Mr Price:在中国市场环境下,规则是有弹性的,税单也是可以沟通的,但是在美国,没有弹性规则可言。虽然中国政府已经意识到这种状况,并已修改其外汇管制政策,但在短期内不会给目前的状况带来太多改观,中国公司给广大投资者带来的困扰仍不断。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投资者教育与宣传办公室总监洛瑞·朔克(Lori Schock):目前在美上市的很多中国公司本就不应该进入美国市场,但是在过去的十年中已形成一个庞大的产业,包括银行、律师、会计及保荐者,他们本应该为投资者把关,却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把一些不符合海外上市条件的中国公司推向了市场,这给很多投资者带来了挑战。鉴于潜在的风险,投资者应特别小心考虑通过反向并购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首先检查其经审计的财务报表,如果一家公司没有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注册,应避开它。

Teavana营销方式:现场体验+网络互动社区

北京时间7月29日,美国茶叶零售商Teavana周四正式登陆纽交所,股票代码“TEA”。发行价17美元,上市首日收盘报27.80美元,较IPO发行价上涨63.53%。成交量达883万股。

Teavana在IPO中发行了714万股普通股,发行价17美元,募集资金1.214亿美元。美银美林和高盛担任IPO的主承销商。

下面是该公司的四类营销方式:

1,现场体验:Teavana的商店选择在客流量高的地方,并给顾客提供互动的、充满知识性的以及身临其境的体验式的服务。较其他零售商来说,在传统广告费用上花费较少。

2,网络营销:营销策略非常注重对官网www.teavana.com、社交媒体以及移动应用程序的应用等,以此来创造一个茶叶爱好者的社区,培养顾客重视度,并促进品牌意识。

比如,及时更新公司博客“Heaven of Tea”、Facebook主页以及Twitter上面的有关茶叶、茶道、与茶相关的创意礼品等等信息。

2009年12月,我们在iphone和ipad上面免费提供 PerfecTea Touch 这个应用程序。这个应用程序可以浏览商店的各种茶类商品,定位销售店,获取商品信息,并为用户泡茶的时间设定一个内置音乐的计时器。

3,网络广告:利用展示广告、搜索引擎优化以及CPC模式等为公司官网导流量。

4,邮件营销:截止2011年1月30日建立了30万个个人电子邮件库(客户来源于网络订购或者商店购买),及时通过邮件发送公司的新茶品种以及促销信息等。

Teavana是美国茶叶专业零售商,提供超过100种茶叶,目前在美国35个州拥有161家直营店和19家特许专卖店,同时也通过官网进行网上销售,平均每次交易额为36美元。该公司计划到2015年年底将商店规模扩张到500家。

国际板概念股喧嚣的背后

伴随着国际板推出的种种迷离揣测,不仅券商、会计事务所等机构摩拳擦掌,四处“呛声”,各类“国际板概念股”亦随之波动不已。

这周,不少媒体报道国际板概念股票再次令人侧目,周三午盘颇有斩获。东睦股份上涨6.01%,张裕A上涨5.71%,中国国贸涨3.19%、双汇发展上涨2.98%;周四这一波行情仍旧有余震 ,珠海中富盘中一度超过7%,张裕A、多伦股份、双汇发展等继续活跃……这是今年以来国际板概念股的又一波热潮,东睦股份甚至在5月份曾创下数天超过30%的涨幅。

牛市猪会飞,熊市则泥沙俱下,当下不上不下的“牛皮市”中,国际板概念股票则起起伏伏,玄机何在,能否持续?

所谓国际板概念股,按照目前国内市场的普遍看法,往往是外资股东作为大股东的上市公司。从数据来看,国内目前外资参股或控股的上市公司接近30家。从分布来看,所涉行业不少, 但多集中在制造业与房地产业,这一趋势也暗合了外资投资内地市场的一贯策略。

有外资股东是否就意味一定能上国际板呢?进一步看,上国际板对于外资股东是否绝对利好呢?再进一步,外资股东的利好能否转化为控股公司的优势呢?

目前看来,这三个问题的答案都是“不一定”。首先,目前看来,世界500强及外资银行拔得国际板头筹的希望最大,而国际板概念股票的股东与此并非高度重合;其次,从数据以及经验来看,两地上市对于公司的股价拉抬并不明显,甚至有妨碍流动性的可能;第三,股东的优势对于子公司的发展是否有利,相信熟悉A股市场大股东做派的投资者自有评价。

回到市场圈定的国际板概念股板块。这些股票的从基本面来看,业绩水平高下不一,经营管理也千差万别。虽然其间不乏翘楚,但某些个股的估值、成长性令人堪忧,很难整齐划一地归为同一类型。如今“鸡犬升天”的表现委实令人狐疑,与其说是国际板即将开锣消息利好,毋宁看作市场缺乏炒作题材之际的自我娱乐。

有外资券商曾经指出,潜在的上国际板的候选企业分三类。第一,内地业务规模较大、以中国作为主要市场且对人民币有较大需求的外资企业,譬如宝洁、可口可乐、联合利华、西门子等;第二,恒指成份股企业,汇丰控股、东亚银行、长江实业;第三,则是大盘红筹股,比如中移动、中海油、联想集团等。如此看来,理性的投资者,应看目前有无A股公司参股这三类公司,而这些公司才算真正与国际板“沾亲带故”。

既然如此,为何屡屡强扭“山寨”版的国际板概念股呢?根据安永报告, 2011年第二季度,中国企业在全球IPO宗数和融资额中继续领跑。共有108宗IPO,融资总额达204亿美元,分别占全球IPO宗数的28.6%和融资总额的31.6%。IPO狂潮背后,A股今年以来却一直处于几乎不涨不跌的“牛皮市”。市场光景寡淡之下,各类新旧题材再换新颜,国际板概念粉墨登场亦不奇怪。

话说回来,喧嚣的国际板与我们距离几许?在6月末的上海陆家嘴论坛上,中国证监会主席尚福林给出的回答是“我们离推出国际板越来越近了”。然而,从现实来看,对于“近”的定义,永远存在着不同的思量与想象。譬如,对于今年年内是否推出国际板,近期两家知名会计事务所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判断。

不考虑时间问题,国际板方案中的诸多争论尚在未定之数,美元还是人民币?CDR(中国存托凭证)还是IPO?红筹还是外企?募集资金境内投资还是境外使用?……看来,国际板还会在空中飞一会儿,纵然这些国际板概念股再按捺不住躁动情绪,亦可以休矣。

德交所和纽交所合并交易将损害市场竞争

北京时间7月28日晚间消息,德意志证券交易所(DB1)和纽约-泛欧证券交易所集团(NYX)的最大客户向欧盟表示,这两家交易所运营商的合并交易将损害衍生品和股票市场上的竞争。目前,监管机构正在考虑延长对这项交易进行调查的时间。

据彭博社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欧洲金融市场协会(Association for Financial Markets)在向欧盟委员会提交的这份文件中称,该委员会应对7个领域的问题展开进一步的反垄断审查。欧洲金融市场协会代表着高盛集团(GS)、美国银行(BAC)、德意志银行(DB)和瑞士银行(UBS)等大型银行和券商。

德意志证券交易所和纽约-泛欧证券交易所集团在今年2月份宣布这项合并交易时表示,预计该交易可节省4亿美元的成本。欧洲金融市场协会称,该协会“没有证据表明这些节省下来的成本将被公平分配给终端用户”。该协会进一步指出,在德意志证券交易所和纽约-泛欧证券交易所集团进行运营的“某些市场上,竞争机制的运作目前存在着很大的缺陷”,而这项“合并交易将会加剧竞争性问题以及引发新的问题”。

欧盟监管机构正在对德意志证券交易所的竞争对手和客户进行调查,目的是查明该交易所对纽约-泛欧证券交易所集团大约93亿美元的收购要约是否会削弱衍生品及股票交易和结算市场上的竞争。欧盟在这份调查中列出了165个以上的问题,其中包括这项将会创造出全球最大股票和衍生品市场的交易将对投资者获取市场数据造成何种影响等。

德意志证券交易所发言人弗兰克-和肯霍夫(Frank Herkenhoff)、欧洲金融市场协会发言人Rob McIvor和欧盟委员会发言人阿梅利亚-托雷斯(Amelia Torres)均拒绝就此置评。

欧盟委员会竞争专员杰奎因-阿尔穆尼亚(Joaquin Almunia)曾在今年3月份表示,该委员会已经将8月4日设定为决定是否批准这项交易的最后期限。他当时表示,在完成最初为期一个月的调查以后,欧盟委员会将对这项“复杂的交易”进行深入审查。针对这项交易的延长调查可能最多会持续90个工作日。

炒港股须防骗 有人冒充港交所授权代表

在A股市场跌跌不休的情况下,不少资金掮客开始打起了港股的主意,并以港交所的名义在内地市场招摇撞骗。

近日,港交所专门发布公告提醒内地投资者,无论是否设计证券投资或其他事宜,港交所并未授权任何人士代表其进行集资活动,也没有授权任何人代其提供投资服务。其原因在于,有人冒充港交所授权人士在包括内地的区域内以代理投资服务的形式招摇撞骗。而实际上,由于“港股直通车”尚未开通,内地投资者直接投资港股暂时还没有合法的渠道。

券商业内人士表示,内地居民想投资港股市场的话,应该到香港去选择合法正规的渠道开立证券账户。不过,由于外汇管制的限制,大笔资金想要划拨出境投资港股仍然比较困难,但这也不应该轻信骗子而出现财产损失。

有人冒充港交所授权代表

港交所在发给南都记者的声明中表示,其获悉近期有人冒充香港交易所授权代表的人士曾直接、或透过互联网接触内地及香港的公众投资者,并与他们签订协议,而据协议内容,有关投资者须向香港交易所支付一笔款项作投资证券之用。

据港交所了解,近期还有一份声称以香港交易所名义草拟、印有香港交易所公司标志的证券投资协议正在公众之间流传。

而据相关媒体报道,以港交所为名进行诈骗的行为在内地南方一带较为活跃。7月14日,港交所曾经接到一名来自内地的投资者的投诉,声称因诈骗损失30万元。而据南都记者了解,在上述个案背后所牵涉到的总诈骗规模目前无从统计。

港交所对此郑重表示,香港交易所并无授权任何人士代其进行任何集资活动(不论是否涉及证券投资或其他事宜),亦无授权任何人士代其提供投资服务。

该机构称,上述协议是在香港交易所不知情且未经香港交易所授权下流传的欺诈文件,上述投资活动实属欺诈投资者的骗局。

“投资者若发现有冒充香港交易所代表的人士以投资或集资为名与其接触,宜审慎处理,并请即时向当地警方报告。”港交所还在声明中表示,公众人士如怀疑自己是欺诈事件的受害人,宜即时联络当地警方。

内地投资港股渠道狭窄

券商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内地投资者个人投资港股的渠道仍然相对狭窄。其中涉及的环节包括开户和资金划拨两个部分。

“有部分香港券商是借助内地券商的渠道作为中介,由香港公司派人过来见证后,即可为内地投资者开设投资港股的账户。此外还有一部分在香港有分支机构的中资券商,也可以借助其在港机构为个人投资者开立证券投资账户。”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业内人士表示。

除此之外,任何其他个人或者团体声称能够代开港股证券投资账户均属非法途径。业内人士称,前述假冒港交所名义在内地行骗的行为,正是利用了内地投资者对港股市场规则不熟悉的弱点。

而在证券投资账户开设完成之后,内地居民投资港股必然涉及资金如何划拨出境的问题。业内人士称,在完成开户之后,投资者需前往有外汇业务资格的银行,将人民币兑成港币,交付一定异地存款手续费之后,可以将港币汇入自身在香港开设的证券投资账户中,然后才能进行港股的买卖。

“但现在个人购汇的上限是5万美元每年,超出部分通过正常渠道是汇不出去的,因此有些投资者通过地下黑市将钱汇到香港,但这也往往容易导致各种欺诈行为。”前述券商人士对记者称。

据记者了解,内地尤其是广东有不少投资者“奋战”在港股市场,但大多数都是设法将资金汇到香港之后找本地证券交易服务机构来操作。有资深投资者向南都记者表示,虽然汇款到香港的额度较小,但目前也只有这条路可走。

美国投资者做空中国概念股赚得盆满钵满

今年以来,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接连爆发账目问题,而让信誉一落千丈。一群美国投资者却反向操作,通过做空中国概念股而赚得盆满钵满。

英国《金融时报》今晨报道称,一位来自洛杉矶的研究员就成了赴美上市中国企业的灾难。而他在做空这些中国企业时,甚至从未离开他在洛杉矶比弗利山庄舒适的家。

这位名为安德鲁·莱弗特的研究员说,中国中小型公司进入美国资本市场是一种趋势,未来这种趋势依然会继续,虽然大部分是合法公司,但他相信之后被揭露造假的问题公司会更多。

而莱弗特正是利用中国公司在美国市场上的这种“生长痛”而从中获益。

不用出家门

每天百度比对  做空中国公司

报道称,莱弗特是投资研究公司香橼研究(Citron Research)的创办人,在过去5年中,他至少准备了针对18家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的研究报告,指称其存在欺诈、会计核算不规范和信息披露违规等问题。

不过,莱弗特并不了解中国,而且他有大约15年时间没来过中国。他依靠的“法宝”是每天阅读大量的资料并进行比对,并每天监控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申请档案。

报道称,他每天到百度、Google查看特定公司的资讯,还聘请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中国留学生为其翻译,再加上用他的经验判断,便找出这些公司不对劲的地方。

香橼研究与浑水研究是质疑与做空中国概念股最知名的两家公司。

至今,香橼研究让中阀科技、中国高速频道、东南融通等中国公司股价暴跌或停牌。

浑水研究则指控了东方纸业、绿诺、 中国高速频道、 多元环球水务等中国公司。

打如意算盘

做空公司  借中国问题企业上位

记者登录香橼研究官方网站发现,该公司专门开辟一个叫做“我们了解中国”的栏目,里面罗列了它所发现的中国问题企业,并宣称:“18家经香橼研究做过报告的中企,有13家跌幅在50%-100%之间,两家退市,15家承受了灾难性损失。”

香橼研究也试图唱衰新东方科技教育集团,但事与愿违,在发布报告之后,新东方的股价上涨了100.89%。不过,这并不能掩盖其绝大部分做空成功的事实。

借中国问题企业上位之后,莱弗特已经不满足于做空中国企业。他表示,在8月香橼研究成立10周年之际,他们要先把中国放在一边,将做空更多美国国内上市企业的股票。

有欺诈前科

曾被美国国家期货协会逐出行业

不过,在美国国家期货协会的监管机构备案中很清晰地显示,莱弗特是一个欺诈性操作的主要角色。

报道称,1998年,美国国家期货协会裁定认为莱弗特做了虚假和误导性陈述,以致欺骗了客户。该案涉及20多人。

因此美国国家期货协会宣布3年内禁止莱弗特进入这个行业,还要求他学习道德培训课程,并记录与所有客户的对话。

在美国市场中,做空属于合法行为,因此浑水研究与香橼研究可以一边发表质疑报告,一边做空公司的股票,从中获益。莱弗特每次在他的个人网站上发布报告之前,都会提前卖空。

被做空的中国企业及股价跌幅

中国科技开发公司 84.50%

美国通路商新泰辉煌 99.99%(出身台湾)

China VoIP Digital 99.99%

新华财经媒体 98.59%

中国金融在线 88.56%

Terra Nostra 99.76%

美国超导 82.42%

新东方(增幅) 100.89%

奥瑞金种业 56.91%

Sino Coking  86.26%

Coal & Coke

中国生物   退市

中国新博润 72.79%

中阀科技 62.74%

中国高速频道 89.95%

德尔集团 4.19%

东南融通 退市

天魔有限公司 57.63%

哈尔滨电机 13.33%

注:来自香橼网站,三公司未列中文名

神秘的罗斯柴尔德缘何挺进中国

5月份以来,中国概念股做空风波从美国蔓延到中国香港,国内很多媒体都在猜测下一个目标会不会是国内资本市场,25日沪深股市的暴跌似乎给这场猜测提供了一个给力的证据。因为在西方媒体纷纷传出看空中国经济发展前景的背景下,中国资本市场想要独善其身有点难。

然而,在看空和做空中国的大浪中,西方最为富有、头上拥有无数神秘光环的罗斯柴尔德家族首次来到了中国。7月18日以来,该家族第四代勋爵雅各布·罗斯柴尔德的首次访华日程可谓是繁忙异常:拜访副总理王岐山、召开媒体见面会、赴北大演讲、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招待晚宴等等。

在国人眼里,对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了解估计大多数是来自于前些年的一本畅销书《货币战争》,书中对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诸多神秘描述让国人对这个金融帝国三百年来的发展轨迹略知一二。然而,相对于巴菲特和索罗斯那些在国人心目中鼎鼎大名的资本大鳄而言,雅各布·罗斯柴尔德这个名字还是有些生疏。

雅各布·罗斯柴尔德名下的罗斯柴尔德资本合伙公司(RIT)是英国最大的上市信托投资基金,RIT目前最新的资产净值规模超过190亿英镑。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在过去10年里,RIT的每股净资产上涨了166%,其股价同期上涨了近200%,而同期的摩根士丹利全球指数仅上涨了11%,同期的由巴菲特掌舵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股票涨幅为69%。由此可见,雅各布·罗斯柴尔德的吸金能力比巴菲特还强。

此次雅各布·罗斯柴尔德首次访华,最重要的目的即是推介其掌管的RIT与中国民企科瑞集团及投资顾问公司Quercus Ventures日前共同成立的一支规模为7.5亿美元的人民币私募股权基金“JRC基金”。按照雅各布在北大演讲时的说法,该基金将主要投资于欧美国家的医疗保健、生物科技、新能源、高端设备制造、节能环保和IT技术等领域,和中国正在大力发展的战略新兴产业几乎是如出一辙。在基金募集和运作模式中,该基金将以“境内人民币募集,海外美元投资”的新模式运作,JRC基金除了1亿美元的种子资金外,其余6.5亿美元资金将从中国民企筹集,实际运作中主要侧重以少量股权收购的形式投资于中国以外(除日本)的海外企业。这是雅克布·罗斯柴尔德第一次和中国人做生意,在谈及对中国的印象时,他说:“非常好,看到的一切都给我很大的信心,这个国家比其他国家成功的可能性更大,在未来克服困难的可能性也更大。”

凭借多年的投资经验、商业洞察力和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欧洲的广泛人脉,雅各布·罗斯柴尔德相信他的基金能够把握住中国经济转型带来的新机遇,因为他把宝押在了中国经济升级转型最缺的东西:品牌和国际先进技术。西方公司在医疗保健、科技、能源等领域具有国内企业难以比拟的优势,西方一些拥有良好口碑和专利技术的公司目前的估价也是非常诱人,利用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欧洲的人脉资源,中国资本在走出去参股和并购欧洲企业时,拥有了更多的便利,这或许是罗斯柴尔德家族虽然迟到了中国但是依然充分相信自己能够和中国企业一起求得双赢的关键所在。

“短线操盘手把我害惨了”——一位中概股老板的上市与退市

编者按:一年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概念股(中概股)集体陷入信用危机,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被停牌或退市。无论是真造假还是被错杀,他们的声音都值得聆听。其中一位不愿公布姓名的退市者向南方周末记者讲述了他上市与退市的经过,他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给出忠告:如果你想上市,一定不能找短线操盘手;如果你想继续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待,得把审计公司和律师所的关系处理好,否则还是安心发展企业吧。

中国北方一家科技公司董事长(其公司是这波中概股信任危机中最早退市者之一) 采访整理:南方周末记者 张育群

过去很多银行行长专程到公司拜访我并给予大额授信,但现在他们都不接我的电话了

我是底层工人出身,对资本市场几乎一窍不通,我只能跟他们说:你说的我都听不懂,但你是朋友介绍过来的,那咱们就是哥们,就照你说的做吧。

我已经掏了1000多万美元的服务费了,可他们还在向我要钱,而且一张口就是500万

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一定会对这些资本掮客说不

在浑水公司发布了那份看空报告后20个小时,我疲惫不堪地从纽约回到了国内。一周后,也就是2010年年底的一天,我向美国审计公司“承认”部分合同存在问题,接下来,铺天盖地的电话和谴责几乎把我淹没了。

“这件事对你和公司的500名员工,会有多大伤害?”市长在电话里问我。我疲惫不堪地赶往他的办公室,这位56岁的市长马上凑近过来问了我一堆问题。

6个月之后,我对这个问题仍然没有一个特别准确的答案。在这半年里,我经历了创业以来最大的一次考验,甚至险些没有熬过去。这股质疑小盘中国概念股的浪潮中,一些生长在反向并购流水线上的创业公司,在美国资本市场遭到做空者的集体围猎——我的公司不幸成为最早退市的企业之一。

如果这一切没有发生,我的公司仍将是行业里有潜力的明星企业。我有着白手起家的故事。从2003年创业至今,在短短七年时间里,公司成为了这个竞争并不激烈的领域内的未来之星。在过去四年时间里,每年销售收入都以100%以上的速度增长。

但这一切均伴随着浑水公司的那一份报告戛然而止。退市后,诸多大合同因信誉受损而无法继续。在过去,很多商业银行行长专程到公司拜访我,并给予大额授信;到如今,各家银行都给予了公司信贷风险警示,我现在给行长们打电话,他们都不接了。

不仅仅是我,员工们在退市后半年多的时间里一样是战战兢兢。春节后,德勤会计事务所及斯格特事务所的独立调查组在公司驻扎了45天,并和员工挨个见面盘问。这对大伙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他们中许多人因为听信了公司要破产的谣言而辞职。这让我不得不花费更多精力去和公司骨干交流,甚至许诺提前支付五年的薪水,劝他们留下来。

对有些机构来说,中概股信用危机是不错的生意机会 (唐志顺/东方IC/图)

对有些机构来说,中概股信用危机是不错的生意机会 (唐志顺/东方IC/图)

行政力量推动上市

四年前,地方官员鼓动我们上市——中国官员的政绩单里包含这两项重要内容:招商引资必须要达到多少,必须有多少上市公司。

在官员们的推荐下,我接触到了香港和美国的几家中介机构 (如果时光倒流,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一定会对这些资本掮客说不),并和他们签下上市意向书。这些公司听上去名声都很大,什么“道格拉斯公司”之类——后来才知道他们都是小公司。

这些资本掮客们竭力鼓吹在美国反向并购买壳上市的好处——费用极低,融资很快。他们同时强调自己技术熟稔,在最近几年,这类手法已经成功将几百家类似于我们的中国企业送到美国资本市场。

作为一个底层工人打拼出来的创业者,我对资本市场几乎一窍不通,只能跟他们说:你说的我都听不懂,但你是朋友介绍过来的,那咱们就是哥们,就照你说的做吧。随后,在他们操作下,我的公司采用“反向并购”的迂回方式,买入美国OTCBB(美国场外柜台交易系统)的一家壳公司并实现上市。

牵头的财务顾问公司向我们介绍包括审计师事务所、投资者关系公司等整个链条上的服务机构,那些审计所和律师所听上去也都很大牌,结果一见面发现全是美籍华人(后来我才知道,这些都是很小的、不知名的、不那么让人放心的机构)。为我们出具审计报告的会计师事务所,来到中国办公室里第一件事情是收几十万美元,再予以签字——这家声名狼藉的会计师事务所后来在漩涡中推卸责任,并进一步把我们推向深渊。

两年换了四个CFO

从外界看来,上市是一个值得炫耀的里程碑,但对掌舵者来说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和繁忙。我得面对无数蓝眼睛高鼻梁的外国投资者,每个月我都必须飞美国一趟,会见各个投资者。为了省钱,我们都坐公务舱去,一飞十几个小时,腿都肿了,每个月到了要飞美国的时候,都要下很大的决心。在这些国际航线上,头等舱都是投行和律师——在过去五年愈益蓬勃的中国概念股上市的业务中,最大受益者也是这些人。

每个月我要在美国开三天会,再加上路上的时间,一个月有一周的时间都花在和投资者交流与倒时差上。我经常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所以每次都带一箱方便面过去。尽管十分不愿意去国外参加投资者会,但他们总告诉我说必须去——不去股票就要跌,投资者就会认为你对股民不重视,或者企业有问题。

即使回到国内也没得清闲。在过去两年,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投资者的应许之地,每周都会有投资者来中国开会,投资者和中介机构过来拜访你,没有哪家我可以不接待,否则他们又要写报道说我们不行了。最后我看老外都长一样,累得都记不住他们的名字和脸了。

从OTCBB市场转至主板时,我们换了一波中介机构。当时根本不懂怎么找律师、找审计公司,都是美国投资者介绍过来,签合同,一个月给多少钱,干什么活。在上市后,我们也被指责为两年内换了四个首席财务官(CFO)——这是因为在很长时间里,我们通过猎头、朋友和投资者等各种关系,却发现找不到一个熟悉美国资本市场且愿意呆在这座城市的CFO。

资本市场的羔羊

2010年一季度,我们公司毫无悬念地创下销售业绩的新高。相比2009年同期增长三成多,股价也冲到了历史最高位,然而我没有想到,在表面繁华之下,危机正在集聚。

对华尔街的股票做空者来说,高股价的小盘中国概念股一直是其梦寐以求的狩猎对象。几乎毫无预知,我还在美国参加董事会的时候,一家名为浑水的研究机构发布了一篇针对我们公司的报告,称找到了地方税务部门2009年的纳税证明,发现我夸大了营业额;同时称给几家客户打了电话,发现我们的客户及合同根本不存在。

浑水公司看似无懈可击的报告让投资人产生了恐惧,并导致我们股价在随后的一周暴跌,直至我们主动停牌时,已经跌去了60%。交易所也于此时下发了退市通知,称除非我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出来,否则公司将直接摘牌退市。

我当即明白有做空机构盯上我们公司了。看到报告那天,我立刻订了下一班飞机回国。这时我的电话已经被打爆了,股东、律师还有家人,都问我有没有什么事,因为国内谣传我被扣在美国了。

浑水公司是一家营利性机构,他们向投资者出售研究产品及服务。更重要的一部分收入来源,则是他们每次发布看空报告前,就已经做空这一股票,待股价下跌后再平仓获利。在这一年里,浑水公司通过猎杀多家公司成为了华尔街的明星企业。

让人感到吃惊的是,在做空我们公司时,部分中国企业落井下石甚至推波助澜。从浑水公司的报告,我一眼就看出了浑水背后我们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的身影,他们希望借助浑水的力量把我们干倒,从而成为行业里的霸主。这让我非常愤怒。

告诉浑水公司通过税收证明来判断我们的营业额,应该是这家竞争对手的杰作,这显然能让税收政策与中国迥异的美国投资者相信——在国内,税务局如果看到我们企业今年纳税任务已经完成,则允许今年营业额的部分税款暂缓上交,放到明年再缴纳,这是很常见的一种作法,为的是避免下一年度更重税收任务的财务安排。另外,从企业自身经营角度而言,上年度如果我的流动性不充裕,我可以延缓到下一年度缴纳税款。浑水公司却把这个税收证明当成最锋利的匕首,刺向了我们。

然而,压垮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我们的审计公司的报告。在主动将股票停牌的四天后,那家每年收取我们近30万美元费用的审计公司,把我们的电话会议录音提供给美国证监会(SEC):他们称我在电话里承认了造假,其中部分客户合约子虚乌有。

这些合同并非虚构,而是跟客户签订的框架协议,我曾经在过去一再跟他们强调,框架协议执行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但这家审计公司跟我说只要是协议就有效,可以计入报表。不过在遭到投资者质疑时他们却矢口否认这些合同的合理性了。随后,我就接到了退市通知——在这轮与资本空头的鏖战中,我坐了一回人生的过山车,最终以完败收场。

在过去两年时间里,我也没有卖过一手股票——因为不懂,也没有人帮我参考。所以很多人说我们拉高股价实现高位融资,这让我感到很委屈。我们是资本市场上无知的羔羊,被空头们盯上的羔羊。

对同被猎杀者的忠告

退市给我的日常经营带来了巨大损失。2010年我跟一个客户谈定了一个8亿多元的项目,可到现在,他开始犹豫要不要与我签合同了。那客户跟我讲:从你个人人品我们相信没有问题,你企业的技术实力没有问题,可是有一点,我把预付款给你,你干到一半倒闭了怎么办?

几个月后,美国资本市场上中国概念股泡沫彻底破灭。中国高速传媒、中国教育集团、中国绿色农业……众多“羔羊们”被空头一一猎杀。在过往5年,中国新股上市的业务愈加蓬勃,绝大部分都是真实和可信的公司。当然,也会有一些害群之马存在。只是无论如何,最终获益的,并非企业本身。

通过这次危机和一些审计公司接触,我吃惊地发现在美国,官司是能把企业拖垮的。遭到投资者质疑后,我们花了大价钱找来几家国际大行做调查报告,希望能帮我们正名。他们声称能够45天调查出来,但却审计了三个月,每拖一天就意味着我要付出更多的服务费用,后来我已经掏了一千多万美元服务费了,现在他们还在张口跟我要,而且一张口就是500万美元——我总共融资才融来1亿美元,这些看上去温文尔雅的中介机构,他们是想把你吃得只剩一张皮。

前几天有几个美国律师给我打电话,说愿意免费给我们打官司,我想都没想就挂了。旧时江湖已远,我早已置身于外——我对重新上市已经不抱幻想了。做实业的人就应该离资本市场远一点。这些天,我经常看《华尔街风暴》、《华尔街不相信眼泪》等书,这些书描述的公司跟我的经历有些相通。越看心里越郁闷,悔不该当初。

仍不断有中国概念股被空头们拖下水。这坚定了我一个看法:中国企业要在美国上市,一定不能找短线操盘手,他们会把你害死,你一定要找长线投资者和服务商。上个月,我给另一位置身漩涡中的中概股老板打电话,告诉他:把心态稳住,量力而行。如果你想继续在美国资本市场上待,你得拿出超过1000万美元的资金做预备,把审计公司和律师所的关系处理好;否则还是安心发展企业吧。

美股评论:股票未必是长线之王

导读:一直以来,股票都被认为是长期表现最出色的金融资产,但是MarketWatch专栏作家高德(Howard Gold)却援引专家的意见指出,当初得出这样结论的研究,引以为据的统计结果是存在问题的,在未来,投资者对股票必须更加谨慎。

以下即高德的评论文章全文:

在过去短短几个月当中,我的想法改变了许多。

去年夏季,我开始对股市采取乐观的立场,当时正是联储主席伯南克宣布第二轮量化宽松的前夜。在联储的推动之下,股票和其他风险资产纷纷起飞,于是乎,标准普尔500指数一路上涨了30%,达到了4月29日的高点。

可是,4月中旬之后,我却变得愈来愈紧张,愈来愈怀疑,因为市场想要继续前行,必然要面对若干季节性因素和基本面因素的强大障碍。

于是,就像我建议投资者所做的那样,我撤回了部分投资,卖出了一些股票基金和ETF。

现在,我并没有将所得资金重新投入股市的打算,哪怕联储主席伯南克几天前说过,他们可以考虑更多的货币宽松。

显而易见,我之前都干得不错,我可不想把自己辛苦获得的成绩毁掉。可是,更为重要的是,我了解到了一些研究的结果,这些结果对传统的投资理念发出了明确的挑战——一直以来,传统投资理念都坚信,哪怕是老人,也必须在投资组合当中持有相当的股票,唯有如此才能确保他们能够面对通货膨胀的压力,确保他们不至于提前耗尽自己的储蓄。

这种需要终生持有相当数量股票的概念,在当前的投资世界当中,或许是最害人的一个。许多老人都听从了理财规划师的意见,在自己的投资组合当中持有60%到70%的股票,结果金融危机突然来袭……那些无法坚持下去的人,或许已经遭受了永久性的亏损。

正如鲍威尔(Robert Powell)不久前所指出的,在一个下跌的市场当中卖出股票——太多的人在2008年和2009年当中都是这么做的——会造成连锁反应,直接导致未来所得的减少。

不过,这些并不是我要强调的重点,我其实是专注于一个很多人都认为是正确的前提,即股票的长期表现必然是要好于其他资产的,这一点也有助于削弱它自身的风险。看上去,这个前提似乎无可辩驳,因为1925年至今,股票的表现确实要好于普通债券、国债,乃至黄金等等——哪怕这段时间之内,股市前后经历了至少四次大规模崩盘,也不能改变结论。

这也正是西格尔(Jeremy Siegel)在著名的《股票—长线法宝》中所提出的观点。这部书很可能是整整一代投资者时间当中最有影响力的大作。

这位宾夕法尼亚州大沃顿商学院的金融学教授搜集了近两个实际的股市表现数据来支持自己的结论:“最安全的长线投资显然是股票,而不是债券。”

挑战传统理念

可是,有两位教授却不这么认为,最近他们就对西格尔发起了令人吃惊的挑战。他们的研究报告在小圈子当中已经传阅了一两年,很快就要在声誉卓著的Journal of Finance上发表了。在这份报告当中,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帕斯托(Lubos Pastor)和沃顿商学院的斯坦堡(Robert F. Stambaugh)本质上就是在说,前述的那种观点是错误的:股票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波动更剧烈,哪怕长线也是如此,因此,投资者不应该在投资组合中持有那么多股票。

帕斯托接受采访时对我表示:“确实有若干时期,股票的三十年表现不及债券或者国债,而在四十年周期当中,股票也不过将将击败债券而已。”

帕斯托和斯坦堡的观点本质上是基于统计数据的。他们指出,股市长期之内的适度波动性其实就是典型的回归均值的结果。因此,股票的长期标准误差(波动性的度量指标)是每年17%。

可是,他们宣布,当他们使用不同的,将未来平均回报的波动性纳入考虑范畴的统计技术时,这一“前瞻性”波动性指标就将产生出一个更高的结果:年标准误差21%。这就意味着,在长达三十年的周期之内,股票每年的风险都比我们之前认为的高出将近25%。

更多的波动性

帕斯托甚至走得更远,他宣称,西格尔所搜集的两百年股市数据虽然令人印象深刻,但是实际上还不足以成为令人信服的基础,用来预测未来的表现。

诚然,这两百年历史当中包括了若干次萧条,两次世界大战,几次小规模战争,一次内战,多次自然灾害,以及大量的市场恐慌……可是与此同时,这些数据其实也赶上了最好的运气,经历了美国从世界边缘到新兴力量,再到领导世界的超级大国的发展历程——不必说,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美国的明天会向着怎样的方向发展,这问题还不小吗?

他对我说:“哪怕有两百年的数据,美国依然面对着大量的变数。”

“过去两百年的历史对美国很是眷顾,但是现在却有相当的可能性,我们会输掉一场战争,有相当的可能性,我们会遭遇金融崩溃,谁也不能担保我们还能够东山再起。”

事实上,美国正在众多问题的纠结之间挣扎:停转的就业机器,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竞争压力,浮躁的政治体系,还有一场若隐若现的债务危机,后者什么可能的结果都会出现——除了不留任何后遗症的解决。

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帕斯托觉得,美国股票未来的回报率可能要比预想的低。“我确实相信,股市未来的平均真实回报率要低于历史数字。”帕斯托在回应采访的邮件当中写道,“如果有人能够证明7%的历史真实回报其实是4%的可预期回报加上3%的不可预期回报——或者不如说就是好运气——我是丝毫不会感到吃惊的。”

他的个人观点是:未来的平均真实回报将比历史回报低大约2到3个百分点。换言之,他认为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的影响之后,美国股票将来的年平均真实回报率将在4%到5%左右。

寻找平衡点

现在,轮到我们所有人来思考了。如果帕斯托是正确的,股票在未来将波动更剧烈,回报更低,那么对于股票是长线之王的说法,这无异于是釜底抽薪。

帕斯托觉得,人们应该使用抗通胀国债来保护自己,完成击败通胀的任务。伴随退休年龄接近,他们应该逐渐减少股票在自己投资组合当中的比重,在余生中不要让股票占据太大的分量。

较为富有的退休者可以持有较多的股票,但是那些每个月都量入为出的人,则几乎不该持有任何股票。事实上,帕斯托认为,40%的股票比重都嫌高了,尽管许多目标期限基金投资组合的股票比重都比这要高。

我自己几年前的一次研究就发现,只要注意开支管理,一个三分之一股票,三分之一债券和三分之一现金的投资组合在一个人达到九十岁之前都是很难耗尽的。

对我来说,退休还不是眼前的问题,但是帕斯托的结论,我必须去仔细斟酌。正是因为这样,我还将继续坚持持有相当数量的股票,但是,我恐怕不会将不久前兑现的利润再投回到股市当中了。我们现在所面对的,是一个充满变数的世界,所有的规律都在变化。

穆迪再度出击中资企业 佳通轮胎列入“可能下调”

继上周对49家海外上市的中资上市企业亮红灯之后,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穆迪公司昨日继续开击中资上市公司,其在一份报告中将佳通轮胎的评级列入可能下调的复评名单。原因是担忧佳通轮胎无法为即将到期的2亿美元债券顺利融资。

而消息人士称,德意志银行安排的中国佳通轮胎2.25亿美元三年半定期贷款案,已获六家银行参与。

那么,此次穆迪的担忧又意在何处,是否正如市场人士所说的,这是唱空中国、做空中国概念股的延续?

疑问2亿债券融资能力

穆迪分析师邹吉明表示:“此次将佳通轮胎列入可能下调的复评名单反映了穆迪担心该公司尚未为其2亿美元高级有抵押票据完成再融资,而该票据将于2012年1月26日(即6个月左右之后)到期。”

佳通轮胎在2007年1月19日启动了价值2亿美元债券的发行,债券收益率为12.375%,当时穆迪将该批债券的评级定为B3,标准普尔公司将其评级定为B-,于2012年到期。

在报告中,穆迪将复评重点放在佳通轮胎是否有能力获得资金来清偿其美元票据。“若佳通轮胎无法完成再融资,其流动资金状况可能会受到严重影响,尤其是在中国国内银行信贷紧缩以及因此导致融资困难的情况下。”邹吉明表示。

此外,报告中指出,若佳通轮胎不能顺利完成融资,将会对其所持有的Gajah Tunggal TbK 49.7%的股份造成财务影响。“Gajah Tunggal TbK据称已违反了股息发放契约,并可能会导致违约。” 邹吉明认为,此反契约事件的解决情况如何将对佳通轮胎造成潜在影响。

印度尼西亚轮胎生产商Gajah Tunggal TbK在6月30日向股东分派了418亿印尼盾的股息,而股息的分派可能减弱该公司的资金流动性,从而可能违反Gajah Tunggal债券的股息发放契约。

目前,穆迪已将Gajah Tunggal TbK 列入可能下调的复评名单。

融资或可确定

据路透7月13日报道,佳通轮胎已经为这批2亿美元债券找到了融资帮助。该消息称,德意志银行安排的中国佳通轮胎2.25亿美元三年半定期贷款案,已获六家银行参与。

贷款案可能在7月中旬完成。贷款全部提款期为3.5年,平均期限为2年。受邀银行分三个层次参与,含全部费用的综合价码介于375-400个基点,利率为伦敦银行间拆放款利率(LIBOR)加码325个基点。贷款以佳通轮胎一家美国买主的应收账款作为担保,贷款资金将用于为旧债再融资。

而穆迪在昨日发布的新闻稿中,并未提及此贷款案。

更多负面?

自4月起,穆迪就开始频发针对中国房地产及银行业的负面评级报告。而在上周一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穆迪更是对49家中国公司亮出了“红旗”(Red Flags),以警示这些公司在财务和公司治理方面存在较大风险。

穆迪使用“红旗”(Red Flags)测试系统对61家中资非金融企业测试,依它们存在的问题分为五大类,并给予其中的49家公司“红旗”警示。其中,包括西部水泥、永晖焦煤、旭光高新材料、恒鼎实业、龙湖地产在内的5家在港上市的民企被点名为“高危”中资企业,被给予了最多的“红旗”。

此报告发布的第二天,被警示的42家上市公司集体下跌,7月12日单日就蒸发市值逾394亿元。当天港股市场上,恒生指数下跌3.06%,其中国企股大跌3.72%。

对此,市场上的争议声响成一片。被点名企业纷纷发布公告进行反击,分析人士则认为,穆迪此次的负面评级与做空中国概念股密切相关,是二季度以来海外资本市场中国概念股危机的延续,只不过,这次火已经烧到了家门口。

经济学家谢国忠认为,未来穆迪会有更多的负面报告,这既有自我救赎的考虑,也有迎合国际投资者的可能,因其更希望看到负面内容。某种意义上,穆迪也是在为自己重拾信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