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交所卖给德国人是谁之过?

对一些美国人来说,把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多数股权卖给德意志交易所(Deutsche Boerse AG)无异于犯罪。

纽约证券交易所前首席执行长格拉索(Dick Grasso)

纽交所是一个美国机构,是美国金融和公司实力的象征。那么谁该对此负责呢?

格拉索(Dick Grasso)、塞恩(John Thain)和尼德奥尔(Duncan Niederauer)是过去10年中曾领导纽交所母公司的三位首席执行长。想像一下,假如在任由世界最大的证券交易所被一家非美国公司接管这件事上法院可以找出谁有罪,情况会怎样。

我请这三位首席执行长配合。

尼德奥尔和塞恩拒绝了,不过格拉索同意了。他说,我完全支持这桩交易。

那么,就让审判开始吧。格拉索的话是他的原话。

纽约证券交易所首席执行长尼德奥尔(Duncan Niederauer)

说的对,说的对。现在开庭。被告,请起立。格拉索、塞恩、尼德奥尔,你们被控在美国的象征纽交所死亡一事中玩忽职守。你们怎么说?

三名被告异口同声地说:无罪。

法官:陪审团的女士们、先生们

公诉人:尼德奥尔,你在纽交所任职的三年中,看到了纽交所最后被卖掉。纽约泛欧交易所集团(NYSE Euronext)的股票在你的领导下暴跌了逾60%。你没能利用纽交所在全球现金股票市场上令人羡慕的份额来进军利润更高的衍生品业务。此外,你还坚持说纽交所场内交易是市场的一个重要部分,这纯属谎言,尼德奥尔。纽交所不到5%的成交量来自场内交易。这是欺诈,尼德奥尔!你怎样结束了自己的统治?你把纽交所卖给了德国人,你自己却当上了首席执行长。叛徒!

尼德奥尔:这是对等合并!我要说多少次才行?

公诉人:合并?所有权归德国人。董事会由德国人控制。一个欧洲总部。一位德国董事长。纽交所现在像德国鸡蛋面疙瘩一样,没有一点儿美国味。你干脆给它起个德国名好了,比如Bundesmarkt、SauerBorse、Mein NYSE。

尼德奥尔:实际上,我们正在考虑叫它Blitztrade(闪电交易所)。

公诉人:塞恩,你只被控为从犯,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你的罪行就不严重。2004年你从格拉索手中接过了纽交所。表面上看,或许是你打心眼里对这个美国机构感兴趣,不过让我问你一个问题:金鹅在哪?在你任职期间,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hicago Board Options Exchange)、美国洲际交易所(IntercontinentalExchange)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hicago Mercantile Group)等交易所都在分享纽交所的午餐。衍生品还是毫无进展,塞恩。交易在哪,“解决问题能手”先生?你还自称是来自高盛(Goldman)!

塞恩:你是在开玩笑吗?我年薪只有大约500万美元,以纽交所的标准这简直不值一提。付我这样的薪水,你们获得现代化、职业道德的改革、公开上市、成本削减、大举进军电子平台、全球业务,以及通过收购泛欧交易所(Euronext)在股市上获得相当大的市场份额。如今,你却在抱怨衍生品问题?即便是我们想和芝加哥商业交易所、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美国洲际交易所做交易,它们又有什么理由愿意和我们做?我在衍生品上就说一句话:你可能知道我后来去了美林(Merrill Lynch)工作,衍生品完全不像人们说的那么好。

公诉人:非常精彩,塞恩。你曾和律师共事过吗?

塞恩:我倒是认识几个律师。在把纽交所买给德国人这件事上,我没有责任。

尼德奥尔:这是对等合并!

法官:肃静!

公诉人:格拉索,你面临的指控最严重。你不光彩地辞职了。你交给塞恩一家老态龙钟的19世纪交易所,还面临着涉嫌抢先交易的调查、公司治理的丑闻以及一个存在冲突的监管部门。斯皮策说你从交易所巧取豪夺了1.4亿美元。

格拉索:要说因我离职而起的种种传言导致了纽交所的员工进入严冬,那是不公平的。有关我离开纽交所的整出闹剧是:我是一年拿了1.39亿美元还是35年拿了这么多钱?答案是后者。似乎没人想关注这一点,所以董事会认为我最好离开。

业务在渐渐变化。监管政策在变,现金股票业务在变,公共政策在变(就接受价值发现的另类方式而言),你身处一个新世界中。把我在位时的业务和如今的业务进行比较,就好像拿苹果跟橘子比。我那个时代的纽交所是一家会员制公司,每一位主顾在董事会都有代表,其中包括最大的机构客户美林、摩根士丹利以及瑞士信贷。在纽交所的走向问题上,客户才是真正的决定者。

公诉人:格拉索,你说的确实不错,但在你徒劳地和纳斯达克比拼上市公司的数量之时,市场发生了变化。全球范围内,新交易所在创造投资者喜爱并愿意买单的产品。格拉索,你听说过VIX(波动率指数)吗?周二一天,VIX交易了276,327份期权合约,未平仓的合约数超过600万份。你又引入了什么新产品?

格拉索:你能告诉我还有哪家企业的规模是原来的五倍?我接手时,纽交所每日交易量3亿股。我被迫离职时,已经达到每天14亿股。市场份额从78%增加到84%。我认为没有几家能达到这样的成就。

法官:结案陈词?

公诉人:作为我的结案陈词,我想让大家听听美国民众的声音。新泽西州诺伍德的商业分析师莫蒂卡(Henry Motyka)谈到此次纽交所被德意志交易所收购一事时说到:这重要吗?作为一个美国人这非常重要!这次事件真的伤害了我们的自尊。因为至少在我看来纽交所是美国强有力的象征。

巴雷特(Chris Barrett)的父亲在纽交所工作了30年,他写道:我肯定我的父亲气得天旋地转。如果他在这儿,他肯定会痛心疾首。他总是为纽交所感到非常自豪,对于美国来说,这不仅是令人悲伤的一天,这还表明我们变得有多疲弱。

法官:被告?

尼德奥尔:我知道对很多美国人来说这看上去像是我们失去了美国的一小部分,就好像我们将自由女神像卖给了外国人(我的意思是“合并”)。但这是一笔强有力的交易,会让纽交所变得更强大。德意志交易所会拥有交易后的投资组合,我们则有上市公司。既然纽交所是上市公司,任何人都可以拥有我们的股份。外国人持有我们的股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纽交所还是纽交所。我们依然打着美国的旗号,我将继续负责。虽然我的名字是尼德奥尔,但我和你们任何一位一样,是一个美国人。

法官:陪审团做出裁决了吗?

陪审团主席:是的,法官大人。我们的裁决是:无罪!

塞恩:谢谢。

尼德奥尔:非常感谢。

标准普尔最快的一次翻番

这是否为美国经济好转的信号?

日前,标准普尔500指数的点位比2009年3月6日的低点翻了一番,总共历时712天。正如早些时候指出的那样,这也是标准普尔500指数有史以来最快的一次翻番。

根据Capital IQ公司做的一项简短的调查,此前标准普尔500指数最快的一次翻番用了890天。那一次是从1996年7月30日开始,当天标准普尔500指数收于635点;后来该指在1999年1月6日完成翻番,收于1272点。

排名第三的纪录是903天,不过这个记录需要打上星号,因为它和上一个排名第二的最短纪录有所重合。它从1995年1月25日开始,到1997年7月16日结束,当天标准普尔500指数收于936点。

不管怎么说,这项新的纪录比之前的纪录提高了20%——这可以说令人印象深刻,也可以说令人精神紧张,完全取决于你看待事情的角度。

相关新闻:美国股市独领风骚 标普500指数已翻倍

美国股市传达的信息非常明确: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过去12周中有11周上涨;标准普尔500指数在709个交易日内较2009年3月份的盘中低点上涨一倍,所用时间为1936年以来最短。近来,美国股市只涨不跌。美国依然是世界第一!

新兴市场的颓势则与美国的大好形势形成鲜明对比,尽管经济增速更快,但新兴国家央行的货币政策对股市却没这么友好。自去年11月初以来,SPDR S&P 500 (SPY)指数大涨10%,但iShares MSCI Emerging Markets (EEM)指数却下跌5%,同时iShares China Index Fund (FXI)大跌10%。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Fed)正在印发钞票、刺激经济,但新兴国家央行并没有这么做。投资者已连续第四周将资金撤离新兴市场股票基金(2008年10月份以来连续时间最长的一次),撤离的资金规模已达到去年投入新兴市场资金总规模950亿美元的五分之一,出现这些情况也就不足为奇了。

尽管伊朗战舰穿越苏伊士运河,同时美国总统2012财年预算案中的赤字数额依然惊人,美国股市盛宴却没有受到干扰。即便俄罗斯超模Irina Shay泳装照登上《体育画报》(Sports Illustrated)封面,向股市在美国本土女模担任杂志封面时表现更好的传统说法发出挑战,美国股市依旧毫不畏缩。美国甚至推出了追踪智能手机的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ETF) FONE。

美国银行/美林(BofA Merrill Lynch) 2月份的全球基金经理调查结果显示,基金经理们明显倾向于股票和大众商品投资,风险偏好则创出2006年1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对冲基金的持仓水平也创自2007年7月份以来的最高水平。同时,全球基金经理在新兴市场的头寸在其投资组合所占比例从43%大幅下降至5%,为2009年3月份以来的最低水平;现金余额的比例也降至仅3.5%。

没有人预计美国市场的盛况将永久持续下去,但谁也不愿意过早脱手。市场似乎一致认为应该抓住每一个机会逢低吸纳。当前的局势已经变成一场猜测,投资者们都在预测美国市场出人意料的强劲表现何时才会走向终结。

不过,在此之前,投资者撤离新兴市场的局势将有所转变。当全球经济停止增长时,新兴市场会表现较为落后,但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花旗集团(Citigroup)全球策略师Robert Buckland称,新兴市场的收益仍然强劲,尽管相对估值接近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有理由相信相对发达市场而言,新兴市场的估值将继续得到改善。在花旗集团看来,新兴市场的回落恰恰提供了买入的时机。

美国方面,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上周连续第三周反弹,累计上涨118点,至12,391点,涨幅1%。标准普尔500指数涨14点,至1343点,涨幅1%;该指数较2009年3月9日收盘时的676.53点上涨98.5%。纳斯达克综合指数(Nasdaq Composite Index)涨25点,至2834点,涨幅0.9%。罗素2000指数上涨13点,至835点,涨幅1.6%。

作为最大的新兴市场,中国引领了同类市场近期的回调走势。自去年11月初以来,中国股市一度下跌15%,但目前上证综合指数已经连续第四周反弹,反弹幅度累计达到6.8%。那么,中国股市未来还会继续反弹吗?

中国股市的回调走势始于市场对中国央行大力度收紧政策、以抑制通货膨胀的担忧。上周五,中国央行将银行存款准备金率上调至19.5%,为2010年以来第八次上调,中国成为世界上银行存款准备金率最高的国家之一。MKM Partners首席经济学家Michael Darda称,上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很快将对房地产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起到抑制作用。

尽管中国上周停止公布全国房价指数的决定引发了中国房市存在泡沫的有关讨论,但里昂证券(亚洲)(CLSA)中国策略师Andy Rothman认为,中国房市不存在泡沫,因为房价与收入同步增长。的确,2006年-2010年间,中国房价的平均涨幅为10.4%,但城市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增速达到了12.8%。中国人口超过百万的城市有150多个,尽管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的房价大幅攀升,但这四个城市毕竟仅占中国房地产市场总量的9%。在二三线城市,超过80%的住房仍然由自住业主购买。

更重要的是,中国居民购房的财务杠杆比例很低,中国的消费者信贷仅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9%,而这一比例在美国高达91%。Rothman称,中国房价可能下跌,但由于很少使用杠杆,这一现象不会造成与美国房地产市场一样的影响。

消费者尚未成为中国经济的推动者或撼动者,但Rothman称,中国是全球最有增长潜力的消费市场,其主要原因在于,中国人口数量为世界之最,中国居民的收入不断增长,但负债很少。如果能成功地建立一个社会医疗保障体系,中国的消费者支出可能进一步增长。对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医疗费用是一项得由自己负担的大额支出,也是导致中国居民进行预防性储蓄的重要因素。

2011全球股市寻牛

金砖四国寄望中国前景

“金砖四国”(中国,巴西,印度,俄罗斯),新兴经济体的四大领头羊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高速发展之后,其中长期经济走势已足以影响世界各国投资决策。正如专注于新兴市场投资的SFM集团执行主席Jakub Sykora所言:“谁也没有能预测未来的水晶球,但中国的发展前景应受到紧密关注。”。

‘关注内需’是SFM集团在上海证交所2011年投资的主要策略,其着重选择与城市化发展、国内消费以及低碳经济相关的产业。“我们对制造业保持观望,很多公司的业绩过多受制于原材料价格、工人工资等因素,况且他们过于注重出口。” Jakub Sykora说道,“人民币也许还会加快增值,中国股市的增长只是时间问题。”

在邻国印度,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Arvind Mohan对孟买交易所个股走势的预测简单精辟:“所有的增长都将在与基础建设相关的产业内发生——电力、交通以及通信,IT股会停滞在高原位置。” Mohan认为国内外投资将继续提震印度经济,但该国陈旧的土地、劳工法,以及低透明度的经商环境将会是其发展的瓶颈所在。

经济走势与大宗商品市场直接相关的俄罗斯和巴西两国,其主要股市的走势都被认为受到“中国经济增长前景”的影响。与巴西去年7.4%国民收入总值增长相比,圣保罗的Bovespa交易所1%的增长略显疲软。独立资产管理公司Gávea Investimentos主席Amaury Bier “期待与大宗商品相关的股票能在2011年收回失地。”中国在2009年末取代美国成为巴西的最大贸易伙伴,去年前三季度中国从巴西的进口额上升30%,接近三千亿美元。

俄罗斯Otkritie金融公司高级分析师Tibor Bokor 建议投资者在俄罗斯投资资源、能源产业时要更为谨慎:“新的税制改革将允许上游石油企业投资基建,这是很大的获利机会;同时要小心下游企业——我们预计政府会加重金属、采矿等企业的税赋。” 可以预见的又一轮私有化浪潮、银行业清理不良贷款的能力、加入世贸组织的预期以及中国经济的增速都被Tibor Bokor认为是影响莫斯科证交所2011年走势的主要因素。

美德英关键看经济复苏

老牌经济体,如美国、德国和英国的货币策略和市场活力仍然会主导世界经济的走向,但其2011年股市的走势将因不少可能激发变动的切点而变得非常有趣。

BH证券的研究员Kamil Bednar认为美联储对经济的注资在带来通胀压力的同时,却会活跃股市交易,因为人们往往因对通胀的期待而选择将投资从债券市场转移到股市。Bednar对美国股市的乐观估计还建立在研究选举周期的基础上,‘历史数据表明,每一届政府上台的第三年往往是股市表现最好的一年 ‘,但他同时强调美国国内低迷的房产和就业市场使得投资者“更关注能够在海外市场、尤其是那些在亚洲和拉美友良好生意基础的公司。”

专注于外汇和股市交易的SAXO银行高级市场分析员Nick Beecroft在预测伦敦交易所今年走势时说道:“美联储提震经济的措施和信号会继续拉动股市。但伦敦交易所今年的路上还有不少坎坷,要特别小心中国房地产市场,北韩、伊朗以及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的影响。”

对于欧元区经济的引擎和掌握着欧洲央行货币政策话语权的德国来说,经济复苏和股市回暖只是时间问题。 法国巴黎银行的网上证券公司Cortal Consors的高级投资策略师Carsten Riedel在分析德国法兰克福交易所今年的走势时指出:“对经济形势变化较为敏感的汽车、原材料、化学品以及制造业绝对能在经济缓慢复苏的过程中走出严冬;而那些较少受到经济周期影响的产业,如公共事业、食品、零售和医疗产业将会在DAX指数增长的热潮中受到冷落。”

欧元区债务危机是最大担忧

由希腊主权债务危机而升级的欧洲债务危机在去年几度牵动着欧洲交易市场的走势。在这一年,欧元区国家的债务问题将继续直接影响欧盟包括非欧元区国家在内的经济体。

Bloxham 股票经理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Alan McQuaid认为“欧洲债务危机会在2011年前半年加深。政治力量会竭力保持欧元的稳定,但长期来看,并不能排除欧元解体的可能。” 对于处在欧洲债务危机中心的爱尔兰,McQuaid建议股市投资者关注那些重于海外拓展的企业,例如廉价航空Ryanair。

对于丹麦和奥地利这两大低调且相对稳定的经济体,受访的投资策略师均表示股市会多少受到欧洲其他国家债务问题的影响,但总体呈现乐观态势。“经济危机期间很多投资涌入丹麦的IT行业,科技股将在来年比较热门。”Nordea资产管理的资深策略师Henrik Drusebjerg认为哥本哈根交易所的C20指数会有10-15个百分点的上涨。

在欧盟最年轻的成员国匈牙利、捷克和波兰,分析师期待政府政策能在新年中刺激股市。匈牙利X-Trade Brokers的分析师Zoltan Hideg预见到外汇交易也许会在来年吸引部分目前专注于股市的投资者,但他也认为新上台的右翼政府在经济和政治上的作为将对来年该国的股市表现产生关键影响:“减少人们的赋税压力也须可能帮助匈牙利免于赴希腊后尘,也能帮助还贷者们减少因瑞士法郎或者欧元贬值而产生的负担。”

在捷克,Fio银行的金融分析师Josef Novotny认为2011年布拉格股市表现最佳的应该是能源股,他期待欧洲央行新注入的资金能尽快使整个欧洲市场活跃起来。

波兰股市在去年年底出现了短期的牛市,X Trade Brokers的波兰分析师Przemyslaw Kwiecien认为这是受到了政府宽松的货币政策的驱动,同时也是沾了德国经济复苏的光:“与德国市场相关的波兰企业在这一年更具吸引力,特别是工具和设备生产商。大宗商品企业的股票已经过于昂贵,而且很可能在新年中受到中国需求减缓的影响。”

其他新兴市场更多依赖本国经济

紧随在金砖四国的身后的,是包括印尼、阿根廷、秘鲁乃至马拉维在内有着发展潜力的各大新兴经济体。对于这些国家来说,其股市在2011年上升的驱动力更多来自于本国经济。

参与大量新兴市场投资的SFM集团执行主席Jakub Sykora认为印度尼西亚贷款、车辆、水泥、房贷的普及率仍相对较低,这表明这些产业在中期内都有较大的上升空间。他也同时指出印尼同邻近亚洲国家相比较少受世界经济周期影响,其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率在过去的三年中更为稳定。Sykora对于印尼股市投资取舍的看法是:“继相对较为平静的2010年之后,煤矿业在2011年应该发展强劲,印尼电力化的比例在不断上升,同时印度和中国也对煤矿有很大的需求。我们对电信产业则并不大乐观,日前各大通信商的恶性价格战使得该行业蒙上了一层消极情绪。”

拉丁美洲国家在2010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平均增长率为5.5%,比发达国家高出3个百分点。市场对拉美公司营业额和利润的持续增长都有较高的期待。

在阿根廷,SMF集团执行主席Jakub Sykora相信那些与国内消费直接相关的产业会在2011年“大热”。“银行借贷预计会增长大约15%-20%左右,相应的股本回报率也预计会超过20%。阿根廷中产阶级可支配收入正在增长,教育和医疗产业都会因此有所提升。相反,那些受到政府严格监控的产业,如电力公司,则时刻面临着政府减价的压力,从而无法全面享受有力的国内经济增长而带来的机会。这些增速较低的公司又将受到加息压力而进一步减少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Sykora同时也强调了阿根廷政局的不确定性也值得投资者关注。

秘鲁因国会未能通过一项必须的征税法案而准备退出原本商议中的“智利、秘鲁、哥伦比亚三国证交所合并”项目。位于首都利马的投资公司Compass Peru的投资经理Carlos Rojas认为正在筹划中的几宗IPO将会大大改善利马交易所的走势 :“每两年平均才有一宗IPO的局面将被改善,我们预计今年将有4到5家企业在利马上市。”

与上述国家相比,位于非洲东南部的内陆小国马拉维是世界经济版图中绝对的边缘者。但目前政局和经济形势稳定的马拉维正在以较高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速吸引着国内外投资。马拉维证券交易经理公司董事Benson Jere说:“自2008年以来,马拉维经济有着一股冲劲。我相信这股冲劲将会被带入到2011年,如果经济持续增长,我可以预见会有更多的公司选择上市。推动经济的主要行业矿业在来年会有更强劲的增长。”同时,以农业为经济中心的马拉维的增长也与政府的化肥补贴项目分不开的。“化肥补贴项目是的人们能够种植足够的食物,并且还有剩余。”Jere指出,对于马拉维这样的国家来说,能使本国经济自给自足是目前主要的目标。

证交所合并带来的挑战

这一次,故事的主角是全球证券交易所,而不是在交易所交易的股票。但是这波非同寻常的拟议并购给政策制定者带来了问题。竞争本就已经更为激烈,监管也已收紧。监管机构应密切审查这些新交易所采取的形式。但它们应该管理(而不是抵制)市场力量。

证交所是它所服务的市场的翻版。曾经每个城市都有一个证交所。如今随着资本的全球化,证交所合并也上升到国际层面。交易所必须是国家实体的理念不再正确。美国那些反对德意志证交所(Deutsche Börse)经营纽约证交所-泛欧交易所(NYSE Euronext)的人不应忘记,纽约证交所(NYSE)也是巴黎证交所的拥有者。

合并引起的真正担忧在于,较大的提供商可能会滥用其主导地位。过去十年,美国和欧洲监管机构打破了交易所的交易垄断。随之而来的分散经营非常适合股票交易。在英国,伦敦证交所(LSE)如今处理着富时100指数(FTSE 100)不到60%的交易。其余部分通过较小的平台、“暗池”以及银行和经纪商提供的安排进行处理。

目前不甚清楚的是,市场是否会在衍生品交易方面提供足够的竞争。衍生品是交易利润最为丰厚的产品,在多德-弗兰克(Dodd-Frank)和其它推动衍生品到交易所交易的监管规定出台后,也是增长潜力最大的产品。鉴于事实已经证明,对衍生品交易者来说最为重要的是流动性,因此这个市场倾向于自然寡头垄断。然而,美国2007年通过了对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收购竞争对手的反垄断审查。芝加哥商交所如今主宰着美国的期货交易。欧洲是要追随美国的脚步,还是要创造一种不同的证券市场模式,取决于欧洲监管机构。但是德意志证交所与纽约证交所-泛欧交易所拟议的合并,至少会缔造一个可与芝加哥商交所相媲美的欧洲交易所。

如果说衍生品交易所是自然的寡头,那它们应该与其它此类近乎垄断的机构受到同样的监管。政策制定者必须确保全球巨头不会滥用自己的实力,而非防止它们的形成。

交易所数量减少、规模变大可能会带来一些好处:定价更透明;交易更容易监控。但如果并购继续下去,监管机构必须拥有追究其责任的工具和政治意愿。他们必须对这项任务有所准备:这波交易所合并浪潮才刚刚开始。

德交所与NYSE Euronext公布合并计划

德意志交易所(Deutsche Börse)与纽约证交所-泛欧交易所(NYSE Euronext)正式公布了它们的合并计划。此次合并将缔造出全球最大的股票与衍生品交易所。新交易所将在法兰克福与纽约各设一个总部。

此举为全球交易所一周的忙碌合并活动画上了句号,但也有冒出竞争性报价的威胁,市场猜测目前集中在新集团的主要竞争对手——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身上。

在纽约,对于纽交所将被并入一个多数股东来自德意志交易所的集团,德、美两个集团似乎已化解人们的反对。

纽约州资深民主党议员查尔斯•舒默(Charles Schumer)表示:“这项计划有许多可取之处,尤其是它将为纽交所打开新市场,维持纽约作为全球领先金融中心的地位。”

纽约证交所-泛欧交易所与德意志交易所表示,除了上周介绍的3亿欧元的协同效应外,它们还计划通过交叉销售产品,实现“至少”1亿欧元(合1.35亿美元)的额外节省。合并后集团的收入将为54亿美元,预计2010年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为27亿美元。

交易安排将是:德意志交易所与纽约证交所-泛欧交易所合并后,由总部位于荷兰的一家新控股公司控股。该控股公司将在法兰克福、纽约和巴黎上市。

纽交所首席执行官邓肯·尼德奥尔(Duncan Niederauer)在新集团中的职位不变。他表示,新集团的名称不会是德意志交易所-纽约证交所。“也不会是‘大交易所’。我们仍在讨论。”

德意志交易所首席执行官雷托•弗兰西奥尼(Reto Francioni)将出任新集团董事长。

美德交易所暗示将与香港合作

当纽交所(NYSE)与德意志交易所(Deutsche Börse)首席执行官邓肯•尼德奥尔(Duncan Niederauer)与雷托•弗兰西奥尼(Reto Francioni)周二宣布合并计划时,他们惯常地谈到了“亚洲的重大增长机遇”。

但周四,这两位负责人向beyondbrics传递了关于这话可能意味着什么的诱人的暗示——以及未来可能与香港交易所(Hong Stock Exchange)建立的联系。

纽交所首席执行官尼德奥尔告诉beyondbrics:

“就香港而言,我认为,长远地看,你可以把它看成我们在此次讨论中一直在谈论的那种交易所之一……不管是其产品的交叉上市,还是类似的东西。”

但是,运营着全球市值最大股市的香港交易所,会如何对即将到来的这一新交易所做出回应?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上周,香港交易所控股公司——香港联交所(Hong Kong Exchanges & Clearing)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它“将考虑在全球范围内结成盟友、合作伙伴及其它关系的机遇,只要这些伙伴关系可以带来与其专注中国市场重心相一致的诱人战略利益。”

在最近的跨大西洋并购潮之后,焦点正逐渐转向亚洲交易所。周四传来巴西商品期货交易所(Bovespa)与上海证券交易所(SSE)签署股票交叉上市协议的消息。

尼德奥尔与弗兰西奥尼均强调了香港对于尚未命名的合并后新实体的重要性。

尼德奥尔表示,纽交所“主要专注于日本及中国市场,而我们专注于香港的能力已开始提升。”纽交所目前在日本提供技术服务,在中国内地,它与100多家纽交所上市中国公司发行机构有业务往来。

弗兰西奥尼表示,合并后的平台“将与中国进行良好的合作,配合中国发展的方式与速度”。为了强调德国交易所对新兴市场的兴趣,他指出,德意志交易所持有孟买证交所(Bombay Stock Exchange)5%的股权,且已经参与了香港与新加坡的衍生品市场。

鉴于香港交易所事实上已经将自己推向市场,他们间的对话可能很快将超越衍生品的合作问题。

如果证交所不再是证交所

德意志交易所(Deutsche Börse)与纽约证交所集团(NYSE Group)拟议的合并,提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问题,但纽约州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却把枪口对准了一个最最无关紧要的问题:合并后公司的名称。

舒默希望在名称中保留纽约州名,因为“纽约证交所是国家威望的象征,其品牌不应该成为此次合并的受害者”。更明智的做法应该是为名字的另一半操心——证交所。

1792年在华尔街一棵梧桐树下成立的纽交所曾经是美国资本主义最强大的引擎。如今,对纽交所来说,合并交易的吸引力在于,泛欧交易所(Euronext)旗下的伦敦国际金融期货期权交易所(Liffe)与德意志交易所的欧洲期权与期货交易所(Eurex)将实现强强联合,合并后的公司与此说是一家证券交易所,不如说是一家衍生品交易所。

看待此次合并的正确方式不是视其为德国与美国的对立,而是公开交易与私募交易的对立。纽交所面临的真正竞争并非来自其它的全国性交易所,而是各种各样的股票场外交易和自营交易方式,以及金融市场远离公开交易股票的更广泛趋势。

舒默应该忘记地域自豪感,专注于帮助纽交所(或不管咨询公司构思的是何品牌)成为一个有更多投资者展开交易、更多中小企业上市的场所。否则,无论公司叫什么、归属于谁,交易活动都将继续转向别处。

美国和其它一些经济体,银行与机构投资者宁愿选择场外私募交易,而不愿选择公开交易所的交易。对于这些经济体而言,此事意义重大。它不仅会让散户投资者无法公平竞争,还会拖累实体经济。

纽交所在股票交易中的地位已经遭到严重削弱。2005年,当美国证交会(SEC)通过了旨在加强“全美市场系统”的《全美市场系统规则》(Regulation NMS)时,纽交所上市股票79%的交易量是在该交易所内完成的。而到去年3月,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23%。

挤压纽交所市场空间的不仅有BATS之类的新兴交易所,还有“暗池”——供机构间进行大宗交易的私募交易所——以及进行内部交易的银行。后两者目前约占美国股票交易的三分之一。

“我们面临大量发生在公开市场以外的暗池交易,而股票交易已经变成一种纽交所和纳斯达克(Nasdaq)难于展开竞争的大宗商品,”BATS首席执行官乔•拉特曼(Joe Ratterman)表示。纽约证交所-泛欧交易所(NYSE Euronext)来自股票交易与发行的收入去年减少了10%,而这两类业务将只占合并后集团业务总量的29%。

随着高频交易与指数基金成为证交所的主导力量,机构一直寻求通过从私人股本和对冲基金到私募的私人投资获取更高回报。高盛配售15亿美元Facebook股票的计划正是华尔街所觊觎的交易类型。高盛不得不把募资对象限制为国际投资者。

而依靠高额交易量赚钱的交易所则转向了衍生品交易和技术业务。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的市值超过了纽约证交所-泛欧交易所的两倍,从而使芝加哥的排名领先于纽约和法兰克福。

衍生品领域的挑战与股票相似——场外市场令场内市场相形见绌。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去年6月,场外衍生品市场的名义价值为582万亿美元,而交易所交易期货和期权的名义价值为75万亿美元。

监管部门正努力推动衍生品到交易所交易,或至少进行集中清算,这是纽约证交所-泛欧交易所与德意志交易所从合并中看到的机会之一。但银行与大型企业仍会更愿意在公开交易所之外开展大量此类交易。

私募市场和投资银行对公开交易所构成的竞争是有价值的——只有这样的竞争才能迫使大型交易所转型,不再是为同业公会所主导的低效机构。但如果交易所被挤到一边,投资者就会失去透明度和流动性。

此外,尽管私募交易体制或许适合大型投资者、银行和企业,却会伤害希望上市的小公司。均富(Grant Thornton)的一项研究显示,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纽交所的首次公开发行(IPO)数量急剧减少。2001年以来,美国平均每年有126宗IPO,而上世纪90年代每年有530宗。

上市公司股票高度分散的体制使得投资机构很容易进行股票大宗交易,而且成本低廉,但它却摧毁了华尔街股票经纪与研究的古老根基,让新公司很难获得关注。

“市场越有效,支持小公司的动机就越弱。创新经济的供给系统正受到伤害,”均富的戴维•维尔德(David Weild)表示。他认为,美国经济需要一个新的公共事业型股票交易所,征收更高的交易佣金。

回到1975年华尔街摒弃固定佣金制度(随后伦敦金融城迎来了“金融大改革”(Big Bang))之前的岁月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可取的,但此次合并显现出公开股票交易所正日显疲态。这修正起来可要比名字困难得多,但也重要得多。

巴菲特套现美国银行和康卡斯特公司

美国银行是巴菲特这位“奥马哈的先知”卖出股票最多的几家公司之一。巴菲特还出清了美国最大的有线电视运营商康卡斯特公司的股票。

Bank of America logo comcast.com

沃伦•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图片由AFP通过@daylife提供

沃伦•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萨维公司公布了2010年第四季度持股情况,其中显示该公司售出了一些知名大公司如美国银行(Bank of America)和康卡斯特公司(Comcast)的股份,并增持富国银行(Wells Fargo)。

Wells Fargo

伯克希尔哈萨维的投资基金净值从2010年第三季度的486亿美元增加到了526亿美元。伯克希尔哈萨维是亿万富翁投资者巴菲特旗下的投资机构和控股公司,该公司在去年第四季度大举套现,沽清了7家持股公司的股份。

美国银行是巴菲特这位“奥马哈的先知”卖出股票最多的几家公司之一。巴菲特抛售了其在去年第三季度末持有的全部500万股美国银行股票,按2月14日——即第四季度季报公布的当天——的收盘价计算总市值达到7.445亿美元。

巴菲特在福布斯世界富豪榜上排名第三,紧随卡洛斯•斯利姆•埃卢和比尔•盖茨之后。巴菲特还出清了美国最大的有线电视运营商(以市值计算)康卡斯特公司的 股票。伯克希尔哈萨维卖出了其持有的186,897股康卡斯特股票,按2月14日收盘价计算价值450万美元。巴菲特在去年二、三季度已售出约1,100 万股康卡斯特股票。

伯克希尔哈萨维基金进行股份套现的公司还包括NALCO公司和耐克公司。从去年第三季度开始,伯克希尔就开始持续出售这两个公司的股票了。其他套现的头寸还包括雀巢、金融解决方案提供商Fiserv公司和洛斯保险公司(Loews)。

据报道,巴菲特已重新亲自掌管伯克希尔的投资组合。彭博社称巴菲特的“代理选股人”卢•辛普森(Lou Simpson)去年年底退休了。巴菲特还让基金经理托德•康布斯(Todd Combs)来协助管理股票投资。

伯克希尔哈萨维的股价在周一收盘时攀升了469美元,涨幅0.4%,报127,869美元,即将达到自2008年10月以来的最高值。

中巴交易所即将签署合作谅解备忘录

当地时间21日下午3点到5点(北京时间22日早晨2点到四点),由上海交易所和巴西交易所联合举办的中巴资本市场论坛将于巴西的圣保罗交易所开幕。

当天下午6:00,在证交所的雷蒙多空间,上海和圣保罗证券交易所还将签署MOU(合作谅解备忘录)。这正是最近媒体热炒的中巴交易所合作推动交叉上市一事。

圣保罗掠影

不过巴西方面对论坛的宗旨描述较为保守,并为提及交叉上市之类字眼:该论坛标志中国-巴西的合作活动的开始,促进两地市场参与者,特别是证券公司/投资者、银行、投资基金和软件供应商之间的互相了解。在论坛大会期间,将介绍些潜在未来可能在巴西交易所BM& FBOVESPA上市的中国企业,和介绍一些能够吸引中国投资者来投资的巴西企业。

从目前的议程来看,出席论坛的人员将有巴西国开行行长、证监会主席、交易所副总裁、圣保罗州州长、巴西Bradeso资产管理公司(巴西最大资产管理公司)总监和Itau  unibanco机构负责人(该机构为巴西最大私人银行)以及巴西大企业代表:巴西航空工业公司、巴西ALL公司、巴西食品和LLX公司的总监级代表。

中方的出席人员则包括:中国驻巴西参赞/上交所总经理张育军、副总经理徐明、华夏基金总经理范勇宏以及中信证券、中金、国信、汇添富等金融机构代表,此外还包括三一汽车金融董事、冠农股份董事长、巴西格力财富总监和中国海运(巴西)代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中巴资本论坛的内容包括中巴交易所介绍、中巴券商座谈会、中巴基金座谈和中巴企业座谈会。

在圣保罗参加完论坛后,中国一行还将拜会当地一些金融机构/中资企业。此后赴里约热内卢参观当地企业,与政府官员座谈。

巴西公司有望在上海上市

BM&F Bovespa logo.png

上海证交所(SSE)与拉美最大交易所运营商巴西商品期货交易所(BM&F Bovespa)将于下周一签署一项协议。预计该协议将会带来股票的交叉上市。

交叉上市将会为全球正在形成的最重要的双边贸易关系之一添加又一个元素。它将为巴西基准股票打开通向中国流动性的大门,提高它们在亚洲交易日期间的交易量。

巴西商品期货交易所一名发言人周三表示:“我们的目的就是实现股票的两地上市。由于时区,我们认为,较之欧美,亚洲的机会更大。”

他拒绝说明在谅解备忘录签署后,有哪些股票计划两地上市,但预计将包括巴西市场的一些基准公司,比如巴西国家石油公司(Petrobras)与矿商淡水河谷(Vale)。

这项交易出台之际,正值市值居全球第四位的巴西交易所运营商可能面临新联盟的竞争。新联盟由另类交易平台Bats Global Markets与巴西资产管理公司Claritas发起。

这两家公司本周宣布了一项协议:即,将研究创建新的交易平台,并用该平台的结算与托管服务,挑战巴西商品期货交易所近乎垄断的地位。目前,其它国家的老牌交易所正寻求通过合并来保护自身的市场地位。

德意志交易所(Deutsche Börse)与纽约证交所-泛欧交易所(NYSE Euronext)、伦敦证交所(London Stock Exchange)与多伦多证交所集团(TMX Group)、以及新加坡交易所(SGX)与澳洲证交所(ASX)均在进行收购谈判。

巴西商品期货交易所发言人表示,谅解备忘录将于周一晚签署,次日还将举办巴中资本市场论坛。

上海证交所总经理张育军将带领一个代表团,代表团成员还包括中国投行中金(CICC)及其它金融集团的高管人员。巴西商品期货交易所表示,股票在亚洲上市,将帮助其赢回一些领头羊股票的交易份额。此前,它还与香港达成了类似交易。

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与淡水河谷等股票约50%的交易都是通过纽交所上市的美国存托凭证(American Depositary Receipts)完成。去年12月,淡水河谷成为首家在香港异地上市的巴西公司。

媒体最近援引巴西商品期货交易所的话称,它正在研究与印度交易所签署类似的协议,尽管据信双方尚未就该问题展开具体的谈判。此外,该交易所还在与全球最大的期货交易所——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集团(CME Group)合作开发多资产类别交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