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杂谈 – 股神巴菲特原来不炒股

美国人沃伦•巴菲特向来被中国人奉为“股神”,十多年前上初中的时候就听闻过,一直将信将疑。直到最近亲自看了巴菲特写给股东的信件和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的公司网站(巴菲特的投资几乎全部都通过Berkshire完成),才真正了解了巴菲特这个被传得神乎其神的富翁,股神原来不炒股。

身为Berkshire Hathaway董事局主席巴菲特1996年给股东发了一份《股东手册》,巴菲特在手册中阐述了公司的经营理念。这些理念倒让我回想起不久前看的一部纪录片《晋商》。巴菲特是个很传统的商人,但是很个精明的商人。传说比尔·盖茨曾磨破了嘴皮试图说服巴菲特买一点点微软的股票,结果还是白费口水。巴菲特说,我不懂这个东西,绝不投资。后来巴菲特给比尔盖茨夫妇的基金会捐了三百多亿美金。

看厚厚一堆书,不如读薄薄几封信。阅读和翻译巴菲特的信件都是一件愉悦的事情,因为这位老人不仅睿智,而且幽默。

文中提到的Charlie Munger 跟巴菲特一样,都是Berkshire的大股东,两人一起主导经营了Berkshire几十年。

相关资讯:在中国大陆如何买入或做空美股:

其实身处国内的投资者不出国也能在网上开户做空或买入美股、ETF(纽交所、纳斯达克或OTCBB、粉单市场上的股票),只要找能开国际账户的美国本土网上券商开立账户就可以(当然,这家网上券商必须是参加SIPC强制保险的,因为美国政府规定全部券商都必须是SIPC会员),具体开户步骤可参考这里:http://www.e-investingguide.com/2011/05/firstrade-us-stock/

与股东相关的商业原则 OWNER-RELATED BUSINESS PRINCIPLES

在1983年合并Blue Chip的时候,我设定了13条与股东相关的商业原则,旨在帮助新股东理解我们的经营方式。时至今日,我们仍然坚持这13条原则性的理念。

1. 虽然我们是一家公司,但我们彼此都以合伙人相对待。

我和Charlie Munger 认为,股东是出钱的合伙人,我们则是管理经营的合伙人。当然,我和Charlie也是本公司的股东,因为持有的股份较多,我们还是控股股东。但在我们的理念中,公司本身并不是资产的实际所有者,全体股东才是公司资产的实际所有者,公司只不过是一种组织形式。

我和Charlie都希望你不只是持有一纸本公司股权证书的投资者,因为股价波动是家常便饭的事,随便风吹草动就可能动摇你继续持有股票的信心。我们希望你能把自己当成是公司的合伙人,而这份生意是你可以终身信赖的,就像你跟家人共同拥有一个农场和一间房子一样。在我们的心目中,股东并不是一群素不谋面、永在变动的人;相反的,我们把股东看作是共同冒险的伙计,他们将大笔的钱托付给我们来打理,而这笔投资很可能让他们后半辈子可以高枕无忧。

事实上,大部分Berkshire股东都认同了这一长期伙伴关系的理念。从股权变动来看,就算我所持有的股份不算在内,Berkshire股票每年的换手率都很小,比美国其它任何公司的股票换手率都要低很多。

因为抱有这样的理念,股东们对待Berkshire的股票,就如Berkshire对待其所投资的公司一样。不管是持有Coca-Cola的股份,还是持有American Express的股份,Berkshire始终将自己定位为不参与日常经营管理的合伙人。对于这样两份出色的生意,我们衡量投资的得失不是根据它们的股票价格短期的涨跌,而是长期的业绩增长。就算这些公司的股票好几年都没有人买卖,我们依然可以无动于衷。只要我们看好公司的远景,短期股价如何波动对我们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除非该公司愿意以比较有吸引力的价格卖多点股票给我们,让我们的持股比例更大一些,这到可以考虑。

2. 与Berkshire股东精神相一致的是,公司的大多数董事都将个人相当一部分的财富投资到了Berkshire中,他们是“自食其果”的人。

Charlie家族90%以上的净资产是Berkshire的股票,我自己则是99%的净资产都是Berkshire的股票。我有很多的亲戚朋友都将在Berkshire有相当大的投资。

我和Charlie对这种将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中的做法一点都不担心,因为Berkshire本身就拥有许许多多的出色生意。实际上,无论是就多样化还是优秀程度而言,Berkshire拥有的生意几乎是独一无二的,不管我们在其中是控股股东还是小股东。

我和Charlie不敢向你承诺任何投资回报,但是我们可以保证,在作为Berkshire合伙人的期间内,你的财富跟我们的财富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我们对高薪和期权没有半点兴趣,也不会挖空心思去占你的便宜。合伙人有钱赚了,我们才有钱赚,而且分红的比列是一样的。这样的话,当我不幸马失前蹄的时候,你也可以得到些许的心理平衡,因为们的损失程度跟你是一样的。

3. 我们经营的长期目标是最大化Berkshire自有生意的每股年收益率。

我们不是以规模大小来衡量Berkshire的经济重要性或经营表现,而是以每股收益的增长。可以肯定的是,公司的每股收益增长率在可预见的将来会不断降低,从资本金的巨额增加就可以预见到这点。但是,如果Berkshire的每股收益增长率不高过美国公司的平均水准,我们仍然会感到很失望的。

4. 为了实现长期经营目标,我们的投资首先偏好于直接拥有一系列多样化的生意,这些生意不仅赚钱,而且投资回报率高于行业的平均水平。

退而求其次,我们持有同业公司的部分股票,这主要通过旗下的保险公司在市场上购买可流通股票来实现。用于这部分内收购的资金多少取决于可收购的公司、股票价格,以及保险资金的需求。

最近几年,我们开展了一系列的收购。尽管将来可能有的年头收成不好,我们还是期待在将来的几十年中赚更多的钱,预期那将是一笔不菲的回报。如果这批收购来的生意跟我们从前收购的那些一样好,Berkshire就发大财了。

我们面临的挑战是,脑筋要转得更快,要比赚钱还快。就这点而言,不景气的股票市场反而给我们提供了重要的有利因素。第一,公司股价下跌,整体收购的成本就越低;第二,低靡的股市使得我们的保险公司更容易以比较划算的价格买进一些绩优公司的部分股票,其中有些公司我们已经持有了部分股权;第三,业绩好的公司,比如Coca-Cola,会经常回购本公司的股票,股票价格下跌就意味着他们(也包括了我们,因为我们也是公司股东)可以较低的价格回购股票,从中获利。

总的来说,Berkshire及其长期股东会从缩水的股市中获利,就像家庭主妇可以从食物的降价得到实惠一样。所以当股市跳水的时候——就如此前经常发生的那样,不必恐慌,更不必捶胸。对Berkshire来说,股市的坏消息就是好消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see captcha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