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股市场上的做市商和国内的庄家是一回事吗?

显然不一样,这个问题要从成交机制说起。

国内的股票、交易所债券、ETF、等二级市场交易都是会员报价到交易所,由且只由交易所撮合成交,交易所也好,券商也好,绝对不会自己作为交易对手直接成交。但是美股的情况不太一样。

纽交所有一种机制叫specialist,大多主板的股票都有一个specialist负责日常的报价、撮合和做市。在电子报价系统出现之前,纽交所只要是交易这只股票,买卖订单都会到这个specialist手里,由他来决定谁与谁成交,有必要的时候,他会自己出面与其中的一些订单成交。specialist通常是非常有实力的金融机构,而且纽交所在这方面的制度是“世袭罔替”。尽管后来出现了电子报价系统,但是这个specialist制度仍然保留下来,负责提供流动性和稳定市场。这些家伙一般情况下都是死人一个,但是当股价出现异动,或者有人试图操纵股价的时候,他就可能会出面,他可以动用难以想象的巨额资金弄死任何试图操纵市场的人。

在中国国内如何买卖美股:

其实身处国内的投资者不出国也能在网上开户做空或买入美股、ETF(纽交所、纳斯达克或OTCBB、粉单市场上的股票),只要找能开国际账户的美国本土网上券商开立账户就可以(当然,这家网上券商必须是参加SIPC强制保险的,因为美国政府规定全部券商都必须是SIPC会员),具体开户步骤可参考这里:http://www.e-investingguide.com/2011/05/firstrade-us-stock/

纳斯达克的类似制度叫market maker,也就是做市商,不是每个股票都有,是要上市公司自己花钱请的。同时一个股票可能有好几个做市商。他们干的事和specialist类似,也是负责提供流动性和报价,虽然纳斯达克有自己的电子报价系统,但是这些做市商席位的报价依然是很多客户成交的首选,而且做市商席位的成交速度和订单厚度往往是短线交易者的一个参考依据。

其实某种意义上说,做市商制度就是为了防止所谓的庄家操纵市场,损害其它交易者利益。他们做市用的账户都是自营账户有很严格的风险控制和外部监管,如果做市商敢违规操纵市场,很快就会被SEC出面搞死。

国内那些不入流的所谓庄家,那套放到美股去,要是规模小可能人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敢玩大的,一旦被做市商盯上,绝对捏死没商量。

在中国,老百姓心目中的庄家一般被描绘成上面图片中这样吧…一看就是从小受《上海滩》强哥的毒害…

其实只要不涉及内幕交易,控盘的庄家怎么交易股票是无所谓的,所谓的低位吸筹和拉高出货只是说说,拉高要砸钱,而高位不一定出得了货,遇上大势不好,拉高了还帮不少人解套了,做了圣女,坑的还是自己,什么?你说庄家能读懂指数怎么走?要能读懂那个谁还坐庄啊。总之,这事的风险系数一点也不比散户低,高抛低吸对散户难,对庄家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07年的时候鸡犬升天,所谓每个股票背后都有个庄,08年熊市的时候庄家都死绝了。

而现实世界的specialist,一般是蓝衣工人摸样….

你问为什么人家制服那么统一?因为…NYSE一共才7家specialist firm…能不统一吗…

首先说做市商,有同志提到了NYSE和NASDAQ市场的区别,但本质上Specialist和Market Maker的区别相当微妙。大致上,Market Maker就是Specialist的削弱版本。NYSE几年前就开始构思削弱Specialist的特权,08年中的时候,NYSE出了政策,Specialist已经名存实亡变成Designated Market Maker了…曾几何时这些工人摸样的家伙是可以从下面图片中那种自家程序里收到进市场的order,而这些order还没有显示在公共屏幕上给所有人看到。这是什么样的信息优势啊。

这代表什么不言而喻了,只要知道或者推测某个客户要大批量买进某个股票,就可以提前推高价格,在更高的价格成交客户的单子。当然,(当然如果他们手里已经有了客户的order,那么再做这种事就是要坐牢的。)有关这种Specialist与客户利益冲突的问题已经被争论几十年了,这也就是为什么NYSE会考虑削弱Specialist逆天的特权。

交易所默认是给这些蓝衣工人特权是为了回报他们为市场所做的贡献,那么他们干了什么呢?

首先想象一下没有这些蓝衣工人的市场。Mike想卖一只冷门股票,结果发现市场上没有接盘的人,于是他灰心丧气得离开了。恰巧他离开后1个小时,Linda过来想买这支冷门股票,却发现没有卖家….若是时光倒流,我们的蓝衣工人可以先买下Mike同学卖出的股票,然后守在那里等Linda出现以稍微高一点的价格卖给她。皆大欢喜是不是?

这就是做市商的起源,为了让交易有延续性(continuous trading),或者叫提供流动性。做市商还被交易所强制赋予崩盘必买的使命,所以一旦恐慌性暴跌,这帮蓝衣工人很可能是唯一会在那里锲而不舍接盘的人。若突然出现强大买力,而市场供应不足,他们也有义务抛出自己的存货提供流动性。他们盈亏自负,承担相应的责任,得到相应的优势。所以作为理性人,绝对不是什么利他主义者。

现在的美股市场上,1分甚至几厘的价差很普遍了,而97年以前NASDAQ市场的股票最小价差是1/8美元,94年的时候,学术界发现NASDAQ股票成交价格中缺少奇数(如1/8、3/8等),所以做市商把最小的价差保持在0.25美分以上。在公布这一研究结果的第二天,NASDAQ交易统计中奇数报价比例顿时由1%上升至50%,舆论哗然。由此发现,NASDAQ的做市商互相勾结,保持过宽的交易差价。这一报告给NASDAQ做市商带来强大的压力,最终在1996年演化为投资者的集体诉讼。现在,为了防止这种类似的情况发生,平均每个NASDAQ的股票有14个做市商,互相竞争,以求提供最有效公平的价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see captcha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