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宗人民币IPO有望今年现身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 Clearing Ltd., 0388.HK, 简称:香港交易所)行政总裁李小加(Charles Li)周二表示,香港首宗以人民币计价的首次公开募股(IPO)有望在今年出现,香港交易所正在研究设立人民币资金池,帮助投资者购买以人民币计价的股票产品。

李小加称,发行人民币计价股票的监管架构已经就绪,但考虑到香港人民币供应有限,发展人民币股票产品面临挑战。

李小加说,他们已经做好了发行人民币计价产品的准备,但正如他之前所讲,他们仍希望探索人民币产品的长期可持续发展模式。

他指出,香港交易所不希望看到只有一、两宗人民币IPO出现。

香港交易所在一份公告中表示,正与银行一同研究设立人民币资金池,但没有透露时间表。

香港交易所还在另外一份公告中表示,计划在今年年中就启动期货期权盘后交易发布咨询文件,并表示至今接到的初步反馈令人鼓舞。

港交所筹备发行人民币股票

Logo-HKEx

香港交易所正在制定办法,帮助投资者在不持有任何人民币的情况下,依然可以购买用人民币发行的股票。港交所还将强化降低市场整体风险的措施。

按市值计算,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Hong Kong Exchanges & Clearing Ltd.)是全球第五大交易所。它正在为公司发行人民币计价而非港元计价的股票做准备工作,这有可能成为港交所一个新的、巨大的业务来源。

为使人民币国际化,中国已经对其严密管制的货币放松了部分限制。这在香港造就了一个蓬勃生长的离岸市场。香港这个金融中心是中国领土,但有自己的货币和法律。

人民币汇率的波动仍然局限于一个狭窄的区间,但自2010年6月以来总体上是在对美元升值,很多人预计未来几年还会升值更多。

随着香港银行户头上的人民币存款越来越多,对这些资金投资渠道的需求也越来越大。香港人民币计价债券已经获得欢迎,港交所希望人民币计价的股票也能引起人们的兴趣。

但要举行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话,就需要有一个更大的流动性池子,这样才能对发行人产生吸引力。这个因素让人担心离岸人民币的供应可能不够。

港交所正在与香港银行业商讨建立一个人民币资金池,让手头没有人民币的投资者利用这个资金池购买人民币股票。港交所说,建立这个池子的时间表尚未落实,但它期望在今年下半年推出。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Charles Li)在对媒体发言时乐观地表示,可能很快就会有人民币股票发行。

李小加说,我个人认为,今年港交所会有一桩(人民币)IPO或股权产品;今年能不能开发出一套制度,让我们能够解决这个流动性问题,并让一种可持续模式成为可能,我不知道。

据知情人士说,富豪李嘉诚(Li Ka-shing)正计划进行可能成为香港首宗的人民币IPO。他们说,他正在为一家房地产信托基金的上市做准备。

港交所也在研究建立适用于人民币期货交易的系统。

李小加说,港交所正在加强风险管理,将根据金融危机后新形成的国际惯例,提高交易所全体成员的保证金要求。

官员们说,他们仍在研究,保证金是随着市场波动水平浮动,还是维持固定水平。

除此以外,李小加说,港交所还在研究是否让市场参与者为一只担保基金缴纳更多资金;这只基金是为了在成员无法履行责任时向投资者提供赔偿。

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在温率先“破冰” 即日起可申请

以个人身份直接投资境外,在温州“破冰”——《温州市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方案》及配套政策昨日正式公布,温州市民即日起可向外经贸部门提出投资申请。市外经贸局表示,此举意味着温州成为全国首个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工作的城市。

此次试点的个人境外直接投资,是指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18周岁以上并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温州市个人,通过新设、并购、参股等方式,在境外设立非金融企业或取得既有非金融企业的所有权、控制权、经营管理权等权益。

境内居民向境外转移资金,一直受到严格限制,目前境内居民自有外汇资金只能投资于B股、QDII产品(投资于海外市场的理财产品)、商业银行发行的外币理财产品,或者进行外汇及黄金买卖等,投资渠道有限。市外经贸局局长苏向青表示,温州民间资本充裕,此次试点对于拓宽温州民资投资渠道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并有利于实现对外投资主体的多元化,更好地促进温州开放型经济的发展。同时,选择在温州率先试点,也源于温州巨大的潜在市场需求。记者了解到,温州企业境外直接投资近年来增长明显,截至去年11月底,“走出去”的温州境外企业和机构达600家,其中不乏海外“温姓商城”、境外经贸合作区等。

根据此次出台的政策,温州投资者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的,须向户籍所在地的外经贸部门提出申请。所在地外经贸部门初审通过(一般为5个工作日)后转报市外经贸局核准。市外经贸局应于15个工作日内确定是否予以核准。核准登记后,投资者可持核准文件及相关材料,到市外汇局办理外汇登记,再到外汇指定银行办理资金汇出或购付汇手续。

同时,政策还对投资金额、投资领域、投资规模等作出限制。比如金额方面,依照规定个人单项境外投资额不超过等值300万美元;多个投资者共同实施一项境外直接投资的,投资总额不超过等值1000万美元;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年度总额不超过2亿美元。其中,投资者境外直接投资资金、获取利润及境外所得汇回境内的,都应通过个人资本专用账户办理外汇收支。

苏向青说,此前温州的个人投资者因为没有相关政策的明确许可,往往需要靠“变身”设立公司去对外投资,“此次试点工作还旨在建立规范化的个人境外直接投资渠道,既能加强对个人项下跨境资本流动的管理,也有利于维护个人境外投资的合法权益。”

海外衍生品交易所加速渗透 万亿外盘资金盼阳光化

海外衍生品交易所再一次看到了中国市场涌动的需求。

2010年底,在中国监管机构和交易所忙于下达种种指令对期货市场进行趋严管控之时,来自于美国、欧洲、东南亚、拉丁美洲的衍生品交易所高层正在密集赶往中国,大力进行游说和推广。

来自证监会和经纪商的信息显示,超过千亿的资金已经“输血”国外衍生品市场。“外盘”阳光化的脚步再三停滞,这些资金从灰色渠道流出,监管困难加大,投资者利益也难有保障。

海外交易所推广加速

Ice logo.svg

作为新锐衍生品交易所洲际交易所(ICE)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杰弗里·斯普雷彻近日中国之行的重要目标,就是与中国的监管机构协商怎样才能允许更多的中国投资者进入ICE的衍生品市场。

最近的一个季度,海外衍生品交易所高层密集抵达中国,纷纷加大在中国市场推广和布局的力度。

10月底,全球最大的衍生品交易所欧洲期货交易所(EUREX)首席执行官安德斯·普鲁斯来华会见大连商品交易所高层,推动相关合作。

全球拥有最多种上市衍生品的伦敦国际金融期货交易所(NYSELiffe)、以棕榈油期货著名的马来西亚衍生品交易所也参加或者参与举办中国相关品种的大会。

“海外衍生品交易所近期在中国的推广的确很多。”一家中国商品交易所内部人士透露,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巴西交易所(BM&F)等,都已是中国市场的“常客”,“他们在中国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游说证监会开放”外盘”业务,他们经常举办一些业务培训,让中国的投资者更加熟悉他们的合约,从而吸引更多中国客户参与交易。”

“事实上,中国四家交易所近期出台了一系列打击过度投机的措施,降低了投资者参与国内交易的积极性。而海外交易所尊重市场规则的特性此刻看起来更具吸引力。”一家期货公司副总经理说。

一万亿“地下输血”

虽然根据监管要求,除了少数国企,普通企业和个人不允许参与海外衍生品交易,但被业内称为“外盘”的境外期货市场却在暗处迅速壮大,和内盘“互补”,体量也正在迅速接近。

杰弗里·斯普雷彻表示,过去一段时间,ICE来自亚洲的交易量增长了一倍,“这和中国有很大关系。”

一家国外衍生品交易所高层透露,中国的资金多从新加坡和伦敦入场。据统计数据,伦敦金属交易所的期铜合约70%的交易量来自中国内地。

接近证监会人士透露,证监会最近完成了一份关于 “外盘”的调研报告,报告称目前参与外盘衍生品交易的保证金规模约为1万亿元人民币。“因为这部分资金都并非通过合规渠道流出,所以很难统计,但我认为1万亿只少不多。”上述人士表示。

此种说法在从事经纪业务的期货公司里得到了证实。一家公司高层透露,其公司从2004年开始从事外盘期货经纪业务,保证金规模已经从2004年的500万以每年50%的速度增长,目前已经过亿,“虽然保证金规模尚不及‘内盘’,但外盘贡献的利润早已超过了‘内盘’。”此人士估算,全国在海外参与包括大宗商品、黄金、外汇等衍生品交易的资金规模,总和已经超过了在国内四家期货交易所的保证金总量。

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姜洋透露,截至2010年10月底,中国期货市场保证金总规模接近1800亿。

国内期货公司不能从事“外盘”期货经纪业务,但其进行境外期货二级代理业务已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此外,许多小型黄金、外汇类投资公司也在从事“外盘”衍生品的经纪业务。

“吸引国人做外盘的因素是:外盘主要交易时段和全球货币、股票指数同步,外盘走势规则、价格流动速度匀称、技术性强,少巨幅跳空,相对好把握。外盘期货品种比国内风险事件频发的品种成熟规范,这使运用技术面分析的投资者找到用武之地。”期货交易员秦商说。

而海外交易所收取的手续费,即使在经过两次代理之后,还是远远低于国内,有分析师计算差别约为5到6倍。

不过,长期处于灰色地带也使得海外衍生品交易风险频发,经纪商倒闭累及投资者等案件时有发生,投资者利益无法受保护,也为市场监管带来难题。此外,因为中国的经纪商无法成为会员直接代理交易,投资者在海外交易所的头寸直接暴露在国际投行和对冲基金面前,使得许多中国机构损失惨重。

监管机构对“外盘”阳光化也感到了燃眉之急。证监会主席助理姜洋9月份曾透露,证监会正在制定中国期货公司从事境外期货经纪业务的管理办法,市场曾预期2010年年底之前“外盘”期货将开放。只不过,10月份大宗商品价格一轮惊人上涨引发的控制物价措施打乱了这一预期。

国内许多资深的期货投资者早就对外盘期货跃跃欲试,但都苦于没有合适的渠道。其实随着网络的日益发达,在国内通过网络在美国本土的期货经纪商那开立外盘期货交易账户已经变得非常容易了。IB盈透证券就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并提供中文服务的外盘期货经纪商。

CME Group

IB(Interactive Brokers,盈透证券)相关介绍及开户最详细教程

2011:美股前景一片大好?

2010年或许是彷徨与犹疑的一年。标准普尔500指数(Standard & Poor’s 500)1月份以1115点开场,而后随着投资者就政府推动的经济复苏是否会持续这一问题展开争论,该指数在这一关口上下摆动不下165次。但这一年行将结束时却有一个清楚的共识:2011年美国股市应该会迎来好年头。

《巴伦周刊》调查的10位策略师和基金经理总体认为,明年标普500指数将收于1373点附近,较今年12月17日报收的1,244点上涨10%左右。这个目标不能说不切实际,至少是个客观的预测,它掩盖了这些策略师和基金经理对美国股市越来越看涨的观点。大多数人认为2011年经济复苏将形成可持续之势,让怀疑的人不再怀疑,同时也让公司和消费者放开死死攥着存款的双手。不断增强的信心和较低的利率,对于公司利润来说都是不错的兆头。与此同时,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仍在不顾一切地提振资产价格,而工资和物价的上涨也还没有达到拉响通胀警报、让美联储改变其极度温和政策的程度。

纽约证券交易所大楼圣诞亮灯仪式

在这种背景下,我们调查的10位策略师中,有九位预测明年股市的涨幅在7%到17%之间。拖累股市上涨的因素可能包括越来越紧张的贸易关系、随着新兴经济体收紧信贷而出现的全球增长放缓、以及伊朗和朝鲜半岛等世界各地发生的各种冲突。但相比以前,现在的股市在每次风险爆发之时的下挫幅度已有所减少。

今年春季,南欧和爱尔兰不断加剧的财政问题引发资金全面逃离风险资产,美股大跌15%,但今年11月欧洲危机进入第二个阶段,只造成美股暂时下跌4%。

百能投资(Putnam Investments)国际资产配置负责人奈特(Jeff Knight)说,人们越来越觉得,并不是每一个问题都大到会让股市崩盘。

可能是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已经远去,也可能是因为债务和风险从私营部门转移到了可以说拥有更多危机管理工具的政府身上,总之人们担心的一些危险并没有变成现实。美国经济在年中出现放缓,但并没有陷入二次衰退。中国和印度等多个增长更快的国家开始收紧信贷,但还并未出现所谓的“经济硬着陆”。小布什的减税方案在12月16日获得延期,而不管你赞成与否,这都意味着我们的救援账尚不需要马上还清。

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Morgan Stanley Investment Management)全球宏观经济与资产配置负责人麦克威(Henry McVey)说,较长期的问题全都没有得到解决:发达国家仍旧背负着过多的债务,工资增长低于应有水平,央行就快要弹尽粮绝了,若经济再出现下滑将无计可施;但在央行的安排下,我们获得了一个周期性的喘息之机。

几乎所有策略师都预计明年股市表现将好于债市,特别是好于美国国债市场。就连预计标普500明年基本收平(接近1250点)的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美股策略师克里葛(Douglas Cliggott)都说,只有在相信马上就会出现通货紧缩的情况下,才会在当前将更多资金投入债市。

其他人对美国债市的态度甚至更加谨慎,因为美国政府还在大张旗鼓地印制钞票,另外美国利率也已接近历史最低水平。自11月初以来,甚至在美联储详细阐述了购买6,000亿美元的国债计划之后,依然出现了疯狂抛售美国国债的场面,这使得10年期国债的基准收益率从2.49%猛涨至3.3%。麦克威说,美国债市的长期熊市才刚刚开始,而众所周知,股市才是资本市场上存放现金最保险的地方。

但即使这样,投资者也并没有太多奢望,接受调查的策略师预计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明年的平均增长率仅为3.2%。美国银行/美林(BofA Merrill Lynch)首席美股策略师比安科(David Bianco)说,由于标普500指数的成分股公司超过三分之一的收入都是在美国本土以外的市场上赚得的,因此都恰好搭上了大宗商品价格飞涨和企业支出加大的顺风车,所以即使明年经济复苏的走势不是呈V字型,企业的V字型盈利复苏也可能会持续。

鉴于借贷成本较低、经济衰退期间企业大幅削减成本以及由于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企业长时间不愿增加雇员等等这些因素,企业的利润率大幅飙升,标普500指数的成分股公司今年每股收益的加权平均值为85美元,远远高于2009年61美元的水平,明年不用费多大劲儿就可超过2006年创下的88美元的历史最高纪录。

不过标普500成分股公司根据明年预期业绩计算的市盈率为13倍,相比过去十年中值的16倍来说并不算高。显然,投资者怀疑经济复苏是否可持续,并且他们没有找到一个简单易行的办法摆脱目前可笑的政府开支。随着债务从私营部门转移到政府手中,去杠杆化的责任也随之转移。另外,美国的分裂国会似乎并不认为削减赤字是当务之急。

以下是对策略师所选股票的一些思考:

科技股受到10位策略师中8位的偏爱,没有人完全避开了这一类。科技股因为赶上企业开支加大和全球经济增长的大好形势,可谓是“既性感又安全”的股票,对那些有成本意识的雇主来说有着提高生产力的诱惑,同时这些股票还受到全球大富豪的鼎力支持。但是,买科技股的人是否正越来越多?很多曾遭遇科技股泡沫破裂的散户至今仍对购买科技股心有余悸,但当他们开始购进这些股票时,你就应该有所警觉了。

最近被打入“冷宫”的股票是公用事业股和医疗股,其中12支股票不被策略师看好,只有一支获得首肯。相比之下,能源股和工业股分别受到5位策略师的看好,没有策略师排斥它们。不看好对利率敏感的公用事业股,这一点很好理解,因为加息的可能性非常大。但在某些情况下,集体追涨的状况会成为过去,那些够便宜的股票会引起投资者关注。

鉴于房地产市场的复苏步伐还不确定、银行对主权债务问题拥有敞口以及消费者信心十分脆弱等,绝大多数策略师对于金融股和非消费必需品类股持中立态度。看好这两类股票的极少数几个策略师看法各不相同。

KOPIN TAN

本文译自《巴伦周刊》

原文